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丁宝桢 资料

提起清末的丁宝桢,不少小伙伴们第一印象就是,这哥们真真是条好汉,当年老佛爷身边最得势的太监安德海,就是这位爷下令给剁了的。

丁宝桢杀安德海

那么作为晚清时期,最有权力的女人,自己心爱的太监被人给弄死了,以慈禧的行事作风,能会轻易善罢甘休,咽下这口气?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丁宝桢再怎么说,也始终是在慈禧的手下混。领导看你不顺眼,想找机会给你个小鞋穿穿,往后的的日子里,倘若慈禧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难度也确实不是很大。

慈禧

那么丁宝桢后来的结局到底是怎样的呢?

杀安德海是同治八年(1869年),从史书上来看,此事后来并没有对丁宝桢造成什么影响,丁宝桢在山东巡抚任上又一直稳稳地干了7年。

丁宝桢

直到光绪二年(1876年),朝廷才调派山东巡抚丁宝桢署理四川总督,授头品顶戴、挂兵部尚书、督察院右都御史衔。

当年丁宝桢进京面圣期间,光绪帝颇加慰勉,赐“紫禁城骑马”,慈禧太后不仅亲自接见,而且还为他亲笔题写了“国之宝桢”字幅。

慈禧太后和光绪帝

民间一直议论两人结下梁子的流言蜚语,这个时候,基本可以被证明子虚乌有了,人家慈禧太后,还是相当看重丁大人的。

光绪十二年,为蜀地辛劳十年的丁宝桢在成都任所辞世。光绪帝“遽闻溘逝,悼惜殊深。”下旨追赠太子太保,入祀贤良祠,谥号“文诚”。

讣闻传到山东,山东父老联名上书朝廷,希望能够将这位爱民如子的山东父母官灵柩迎回山东安葬,但四川人民也是挽留不已,希望能够将其就地葬在巴蜀之地。

因为丁宝桢是贵州平远州牛场乡人,为了照顾三地人们的心情,朝廷随后下旨:

“准葬山东,予山东、四川、贵州建祠。”

次年秋,丁宝桢的灵柩归葬于济南历城丁家林地。

丁宝桢像

丁宝桢的结局可谓完美,从他的仕途经历来看,杀了当年“气焰熏天”的安德海,好像对丁大人一点儿影响也没有,慈禧也根本没有想过要找丁宝桢麻烦的意思,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应该有以下三个原因:

当下有句很时髦的话,“不作就不会死。”这句话对于当年的安德海来说,也是相当合适的。

安德海

对于丁宝桢杀安德海这件事,大家千万不要将情绪陷入民间小说当中,认为丁宝桢是因为刚正不阿、眼里容不下沙子,才冒着触怒慈禧逆鳞的风险,将大太监给法办了的。

这样想绝对拉低了名臣的智商,如果丁宝桢真是那么冲动的人,他后来也稳坐不了这么多年的封疆大吏。

安德海之所以被丁宝桢所杀,那是因为上面,有不少人想要他的脑袋,细算下来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作为慈禧的心腹太监,安德海所办的事儿,自然就是慈禧想办的事,但慈禧当时想办的事儿大多跟权力相关,这就很容易得罪人。

当年废掉肃顺等顾命八大臣之时,安德海在慈禧与恭亲王之间秘密奔走,立了不少功劳。

然而,等两宫垂帘听政,恭亲王奕?以议政王身份专权于外之时,慈禧又觉得恭亲王如今,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恭亲王奕?

揣摩到慈禧的意思之后,安德海便开始在慈禧面前诋毁奕?,制造事端,同治四年,奕?被罢去议政王之职,这里面就有安德海的不小功劳。

这下子,安德海算是跟恭亲王结下了不死不休梁子。

得罪王爷还不算什么,安德海千不该,万不该,还把皇帝给得罪了,即便你站队是皇帝的亲妈,但人家毕竟是皇上呀。

当年还是阿哥的同治帝载淳因惧怕亲母慈禧的严厉,往往受了委屈,喜欢去找嫡母慈安诉说。

安德海仗着慈禧的宠信,对小皇帝也不放在眼里,经常探得载淳的踪迹之后,向慈禧打小报告。

载淳总是被亲妈责备,当然对老妈面前的这个令人心烦的太监恨之入骨。

同治皇帝

当年六岁的载淳在得知自己即将登基的消息之后,曾问身边的太监:

“我当皇上,就能说杀谁就杀谁吗?”

贴身太监问要杀谁,载淳用指头在其手掌心内,写下了:

“小安子。”

而对于慈安太后来讲,慈禧的日益跋扈,也让她对慈禧身边的这个得力太监,非常忌惮。因此,小安子如果能倒霉的话,慈安太后自然也不会觉得,帮着踹一脚麻烦。

两宫垂帘

得罪了这么多上层人物,安德海作为一个宫内的奴才,他确实离死不远了。

1867年,安德海在仅仅得到了慈禧的同意之后,便以赴广州采购同治大婚龙袍为名,离开京师,大张旗鼓地一路南下。

对于这件事,同治、恭亲王、慈安太后等人都表现出一致的沉默,大家明知道太监擅自离京,触犯了当年顺治帝定下的铁律:

“非经差遣,不许擅出皇城。”

安德海这次出行,没有走正规程序,但没人提醒,因为大家都等着他钻进罗网送死呢。

随后,招摇过市的安德海便被山东巡抚丁宝桢给处决了,那么丁宝桢为什么敢杀安德海呢?

他应该早就收到了上面的暗示——帮下忙,弄死这个姓安的。

在《清史稿.丁宝桢传》里,有这么一段话:

“同治八年,太监安德海私出山东,矫称采办御衣服,宝桢奏闻,即饬属严拿,获之泰安,讯实具奏,得旨就地正法,并随从太监人役等,斩绞如律。”

从这里面就能看出,人家丁宝桢刚开始是向朝廷请奏过的,至于朝廷怎么说,没记载,但作为地方大员,既然已经向朝廷请奏了,随后没有朝廷旨意便拿下深宫太监,不太合理。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朝廷给了强烈暗示或明示——办他。

紫禁城

随后,丁宝桢拿下安德海之后,审讯得出“假冒钦差”、“控词私出”、“招摇煽惑”等罪证。

丁宝桢将证据找得很足:

一、我朝列圣相承二百余年,从不准宦官与外人交结,亦未有差派太监赴各省之事。

二、朝廷要织龙袍,向来下明谕命织造“敬谨遵行”,何用太监远涉靡费;

三、万一命太监外出,也应“明降谕旨并部文”并有“传牌勘合”

四、安德海所用龙袍旗帜、女乐等违禁御用禁物。

一个个的爆锤,让安德海根本无法解释,自己明明是正大光明出京,在丁宝桢一条条律法之下,变成了一场太监也疯狂的私自行动。

而且最后一条,简直就是一招必杀,太监还用御用禁物,这可是造反的大罪呀,即便是平日飞扬跋扈的安德海,此刻也知道,自己这把恐怕是要栽了。

丁宝桢的奏折传到北京,恰巧慈禧有病,最后这事儿就经慈安太后同意,由同治、恭亲王等内务大臣共同审办。刚开始内务大臣还想替安德海辩解一番,结果同治帝直接气愤地说:

“此曹如此,该杀之至。”

皇帝都已经给此案定下了必杀的基调,谁还敢替这个倒霉鬼说情。很快军机大臣们便一起敲定安德海死罪,朝廷拟旨,以六百里飞寄直隶、两江、江苏、山东督抚和漕运总督,要他们:

“迅速派委干员,于所属地方将六品蓝翎安姓太监严密查拏,令随从人员指正确实,毋庸审讯,即行就地正法。”

随后,丁宝桢遵照圣旨,对安德海行刑处斩,确实做得很符合流程,人家只是奉命办事,冤有头债有主,慈禧即便想要找回场子,也不是找丁宝桢这种角色。

更何况人家丁宝桢杀了安德海之后,还办了一件让慈禧不得不承他人情的事儿——下令“裸尸暴市”,供所有人观看。

这倒不是丁宝桢故意侮辱安德海,而是要以正视听。

慈禧太后出行

先前民间一直有传言,慈禧之所以对安德海如此宠爱,是因为安德海是个假太监,他混进宫来,与慈禧“秽乱宫廷”。经过丁宝桢这一出验明真身,这些谣言顿时止息,慈禧虽然对杀安德海这事儿不爽,但对于丁宝桢的处理此事的细节,还是比较欣赏的。

所以,按流程办,总是不会错的,而细节更是能够决定成败,自古亦然。

在我们以往的印象里,晚清时期已经溃败不堪,但真实的情况是即便在工业社会的步步进逼之下,晚清那帮儒臣们,依然在拼命地修补着朝廷这艘破船。

这里面有组建湘军与太平天国鏖战的曾国藩;有兴建北洋水师,使中国在列强中立足的李鸿章;也有平定陕甘回乱,收复新疆的左宗棠。

同治中兴名臣

一大批汉人士大夫挽狂澜于既倒,生生在晚清时期,弄出了一个“同治中兴”的气象,撑起了晚清最后一道曙光。

丁宝桢也属于这群修补匠中的一员,二十年治理鲁、蜀,虽然不见拓土开疆的伟业,却有平凡耕耘的累累政绩。

同治六年,47的丁宝桢成为山东巡抚,当时的山东有两大难题:剿捻、治河。

同治七年,捻军从河北定州北上,逼近京都,丁宝桢闻讯星夜率领数千劲旅驰援,与敌军激战旬月,最终击溃捻军。

独以一军,猝出寇前,转战雄、任、深、祁、高、肃间,复饶阳,功最盛,数降敕褒嘉,加太子少保。

捻军自此一战,胆气尽失,在各路官军围剿之下,最终被歼灭于山东,历时十八年的“捻乱”自此平定。

清军平捻

而安德海之事,就是在丁宝桢受到嘉奖的第二年发生的,一个为朝廷立下大功的功臣,按照流程办事,慈禧确实不好怪罪。

其后,太平年间,丁宝桢花大力气治理黄河决口,不仅亲自制定方案,还组织亲临现场督办。

“与役夫共艰苦,人情和乐,争先趋事。”

两次堵塞决口,拯救数十万黎民百姓,让生民得以存活,这也是为什么山东父老恳请朝廷,要求让丁宝桢魂归鲁地的原因。

其后丁宝桢治理蜀地,整顿吏治、改革弊端,还将失修百年、淤塞不堪的都江堰,进行了修浚。

治理河道

因为丁宝桢治理河道非常有经验,因此当年修浚都江堰,不仅花费较少,而且修浚之后,当地民众受利百年,成为了福泽后世的大善政。

晏然顺轨各堰,层层消纳,但有灌溉之利,绝无泛滥之患。

丁宝桢因此也获得了“能臣”、“廉正”的美名。

慈禧虽然宠爱安德海,但她首先是一个政治家,政治家看问题不可能只是凭个人喜恶,对于手下有这么一个能臣,她确实不可能为了一个作死的奴才,去毁掉国家的栋梁。

安德海的死,看似是丁宝桢的刚烈,其实背后隐藏着宫廷高层的斗法,丁宝桢,作为下面一位忠贞为国的大臣,不管是哪位高层得势,最终都不会波及到他,毕竟人才难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