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丘逢甲 历史故事

对丘逢甲的认识缘自于他所写的《春愁》,说实话,以前我对丘逢甲的了解还真不多,大致只知道他是保台英雄,客家人,诗人,写了很多思念宝岛的诗作,至于其它,皆茫然中。

丘逢甲,字仙根,号蛰庵,晚清爱国诗人、教育家,同进士出身,授任工部主事。但丘逢甲无意在京做官返回台湾,到台湾台中衡文书院担任主讲,后又于台湾的台南和嘉义教育新学。甲午割台后,和唐景崧及刘永福一起,建“台湾民主国”力保台湾不失,任义勇军统领,事败后内渡广东,先在嘉应和潮州、汕头等地兴办教育,倡导新学,支持康梁维新变法;被兴民学堂聘为首任校长;后利用担任广东教育总会会长、广东咨议局副议长的职务之便,投身于孙中山的民主革命,与同盟会等革命党人参与许雪秋筹划的潮州黄冈起义等革命活动。中华民国建国后,丘逢甲被选为广东省代表参加孙中山组织的临时政府。1912年病逝,终年48岁。

丘逢甲出生在一个具有浓厚爱国爱乡思想、生活上则保持清朴风尚的乡村塾师的家庭里,自幼受清朴刚正家风的熏陶和艰苦生活的磨炼,“幼负大志”,渴望报效国家民族。这一切对他日后的事业以及人生道路都产生了积极有益的影响。

他中进士后,出于对官场腐败和清廷无能的不满,年仅26岁的他便无意仕途,辞归故乡,专意养士讲学。当时西方列强的殖民侵略使中华民族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威胁,这样的社会现实不能不使丘逢甲感到郁闷和隐忧,他慨叹道:“风月有天难补恨,江山无地可埋愁。”他虽隐身山林,但渴求报效国家之情却炽热而强烈。并时刻准备报效国家。

甲午战败,清廷割台湾和澎湖列岛与日本,消息传出,全岛一片恐慌。丘逢甲愤然召集台湾乡绅咬指血书,联合电奏清政府抗争,表明“万民誓不服倭”,先后上疏四次、血书五次以示愤慨和决心,要求废约抗战、保卫国土。但清廷回电“台抗京危”,并急召守军早日撤回,派员专程南下交割台湾。

在清政府弃台并拒绝岛民内渡,台湾人民“无主可依”、“无人肯援”而强敌压境的危急情况下,丘逢甲力倡建立了以清朝为正朔的“台湾民主国”,反对日本侵略,维护民族尊严和祖国统一、领土完整。他倾尽家资,组织和率领数万人的抗日护台义军,横刀跃马与日寇浴血奋战,并向国内外发表讨日檄文,宣言:“愿人人战死而失台,决不愿拱手而让台。”尽显誓死不做亡国奴的崇高爱国情操和英雄气节。

与被推为总统的唐景崧不同,丘逢甲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本地士绅,对台湾有着深厚的感情,而唐为政府委派官员,战前守土尽责,战后清廷已割让台湾,并饬令各级官员全数内渡,虽然唐景崧对清廷的作法很是不满,并激于义愤答应同丘逢甲和刘永福一起,建“台湾民主国”以抗日寇,但毕竟是临时而为之。

其实大家心中都明白,以全国之力尚不敌日本,台湾之一岛如何能与之相抗衡,建国的目的一是向清廷表示不弃台之决心,二是期望西方列强能调停或干涉。但结果是无果和失望。

打是打不赢的,守是守不住的,虽然全岛军民拼死奋战,毙伤日军三万多,还将日北向川能久亲王击毙,但终因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孤立无援,抗日军民弹尽粮绝、死伤严重。

凭心而论,作为领导人,说誓死保卫台湾其实都知道是不可能的,谁都不愿意殒命于这不可能胜利的战斗,于是,随着唐景崧、丘逢甲、刘永福等内渡大陆,气壮山河的保台抗争终告失败。这些仁人志士虽壮志未酬,而义声震于天地,名节已堪千古。

丘逢甲内渡后,在大力推行教育的同时,丘逢甲积极从事变法维新和民主革命活动,曾任中华民国广东省军政府教育部部长,赴南京参加筹建临时中央政府当选为参议院议员。并写下很多诗篇,怀念那让他魂牵梦绕的故土。及至临终弥留之际,乃嘱咐家人:“葬须南向,吾不忘台湾也!”。

唐景崧离台后,满满地是无奈和失望;丘逢甲内渡后,满满地是怀念和悲愤。他内渡后的的作品约1700多首,以怀念台湾和感愤时事之作最为突出。倾诉了对台湾沦亡的悲愤,抒写思念故园的愁情和恢复失土的壮志。

后人对丘逢甲评价甚高,尤其是他的诗文曾获得诸多学者高度的评价,梁启超赞誉他为诗界之“革命巨子”“ 天下健者”。此论当不是过溢之评。

当然,对他也有负面之论,反割台运动期间,丘逢甲虽首先刺血上书反对割台,尔后却提前内渡,其前后言行不一,实际表现未尽理想,使后人稍有微词。其实,如果我们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想一想,对这一众人最后内渡一事,应该取宽容和理解之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