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仓央嘉措 历史解读

他曾是西藏无上权力的象征,却也是政治斗争的牺牲者,他虽是活佛的转世,却有一颗向往自由和追求爱情的心。

他就是仓央嘉措。

康熙二十二年,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的一户农奴家庭,一个小男孩呱呱坠地。

传说这一天,天显祥瑞,漫天神佛纷纷显出法相,散发着异香的花瓣雨从天空散落,高山,河流,天空,草木……都在祝福着这个刚出生的小男孩。

他被父母取名计美多吉协加衮钦,小名就叫阿旺。

也不知命运到底是祝福了他,还是诅咒了他?

就在阿旺出生前一年,西藏五世达赖在布达拉宫圆寂,为了继续执掌格鲁派(黄教)事务,五世达赖的亲信弟子桑杰嘉措对外谎称达赖“入定”,将无限期修行,所有事物交由他处理。

同时一方面下令秘密寻找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在阿旺三岁的时候,黄教人员来到门隅纳拉山下时,听说了阿旺出生时的异象,依照传统寻找灵童的方式,认定阿旺为转世灵童。

也就是下一任达赖喇嘛。

于是他所有的快乐,在十四岁这一年嘎然而止,他被迎进布达拉宫,举行了坐床仪式,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被尊为活佛,成为西藏名义上最大的王。

可是,成为王对他来说,并不快乐。

五世班禅做了他的老师,每天教他诵经念佛,修习佛学,枯燥而无味,他爱玩的孩子天性被压抑,出入都有人亦步亦趋地跟着,提醒他注意言行举止。

在成为活佛前,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姑娘,名叫仁珍旺姆,他深深的爱着那个女孩。

可是因为身份和地域距离,这段感情只能结束。

为了排解学习佛法的枯燥,仓央嘉措晚上会换上私服偷偷溜出布达拉宫,来到拉萨民间街头游玩。

他扮作贵族公子,化名宕桑汪波,和一帮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成了朋友,他们一起唱歌跳舞喝酒,好不快活。

在这里,他认识了达娃卓玛,一位酷似仁珍旺姆的姑娘,仓央嘉措为她深深着迷。

两个年轻人相爱了。

白天,他是众人朝拜的活佛,她也是万千信仰者中的一员。他们的视线跨越人们的头顶交汇。

夜晚,他是宕桑汪波,偷溜出宫与情人幽会,互诉衷肠,再于天明时归来。

一天清晨,铁棒喇嘛发现了雪地上的脚印,仓央嘉措夜晚出宫的事暴露了,他和卓玛的事也被教众知道。

在家族世代信奉的红教,僧侣是可以结婚成家的,但是他现在身属的黄教却不允许,何况他是活佛,更是要六根清净。

为了彻底了断他的心思,他的姑娘及朋友遭到不幸,他本人也受到严厉地惩罚。

仓央嘉措伤心至极,却无能为力,他不过是桑杰嘉措的政治傀儡,哪里有实权呢?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这世上最大的悲哀,大概就是爱而不得,可是这种爱而不得,对于仓央嘉措来说,不是在于情感中的双方,而是来自于外界因素。

他这个王,无非就是锦衣玉食,其他的一无所有。

权力上形同虚设,爱情又被毁灭。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走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仓央嘉措用诗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反叛。

可是,谁又会听见他的心声呢?

在他二十岁那年,他拒受五世班禅的比丘戒,还要求收回以前所受的沙弥戒,他要还俗,否则宁可自杀。

可是,哪里又能如他所愿?统治阶层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

在纵情声色的日子里,他认识了酒家女于琼卓嘎,这是一位美丽的女子,仓央嘉措在她身上又找到了恋爱的感觉。

可是,对于爱情,他从来没有话语权,谁知道那一夜缠绵背后,会不会又是残忍地离别?

谁又知道美梦会不会被突然叫停?

这一切,都只因他是“仓央嘉措”。

自古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后来,桑杰嘉措在和拉藏汗的斗争中失败,桑杰嘉措被处死,拉藏汗诬陷仓央嘉措是“假达赖”,奏请康熙皇帝废掉他的身份,将他从宝座上拉下,押送入京。

传说仓央嘉措在押送途中,在青海湖圆寂;也有传说他流浪天涯,寻找他的人生去了……

是是非非,已如过眼云烟,但他的情诗,却留在世人的心中。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