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僧格林沁 的档案

公元1865年5月19日晚上,被清廷倚为长城的名将僧格林沁被杀。此前,他逃到山东曹州的高楼寨,陷入重围。僧格林沁冒死突围,后来与人失散。又饿又累的蒙古亲王独自躲在麦田里,被一名16岁的捻军战士张皮绠亲手斩杀。

僧格林沁战死疆场,清廷上下一片震惊,皆以失去“国之柱石”而惋惜。同治帝亲自致祭。名震天下的僧王是为何死于捻军之手呢?这就要从僧王剿捻说起了。

蒙古亲王僧格林沁

所谓捻军的捻,也就是“股”的意思,描述的是捻军散而成股,合而成队的活动特征。捻军主要活跃于淮河南北,尤其在山东、安徽、江苏、河南为多。主要依赖当地农民与白莲教分子作为主要兵源。1853年,太平军北伐经安徽、河南时,皖北捻党纷起响应,饥民到处揭竿而起。黄河决口时,鲁南、皖北、苏北也有大批灾民纷纷入捻。淮河南北,遍地皆捻。

1855年秋,各路捻军在安徽亳州会盟,推张乐行为盟主,号称“大汉永王”,制定《行军条例》十九条,建立了黄、白、蓝、黑、红“五旗军制”,后来又设了镶五旗,共十旗,人数达十余万。

捻军骑兵

但是,他们的对手僧格林沁也绝非善类。也是在1855年,僧格林沁大败太平军北伐军,生擒其统帅林凤祥、李开芳,林、李均为太平天国名将,骁勇善战,却败于僧格林沁之手,僧因此威名震于海内。

太平军北伐丧于僧格林沁之手

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僧格林沁败于英法联军,暂时被褫夺爵位。但清廷离不开他,同年9月,因捻军在山东活动频繁,僧格林沁被重新启用,率一万清军进入山东,开始了对捻军的作战行动。

新上任的同治帝很给这个叔叔面子,恢复了他的爵位,又给他授予大权:节制直、鲁、豫、鄂、皖五省兵马。僧格林沁带着蒙古马队、黑龙江马队和五省绿营,多次大破捻军,曾在湖北的黑石渡收降了捻军十几万人。但僧王也懂得辣手,1862年,经过连番作战,僧格林沁又相继攻破捻军数个城寨,僧王对付捻军手段十分狠辣,他在商丘攻下金楼寨时,将全寨1400人全部赶尽杀绝。可谓一时风头无两。

僧军典型装束。骑马者为满洲骑兵 持弓者为蒙古马队

1863年3月,52岁的僧格林沁在安徽雉河集一带与捻军大战,捻军四处逃散,捕获了捻军首领张乐行,解送京师处死。经此一战,安徽一带捻军遭受重创。但是,捻军的另一位首脑,赖文光,在河南境内对剩余的捻军进行了整编,针对清军骑兵居多的特点,捻军调整了部队编制。

首先,捻军在黄河两岸尽可能地搜罗驴骡驮马等牲畜,编成了大量驴骡骑兵,让捻军面对清军骑兵有了反击能力,并不再一味被动挨打,反而能通过机动灵活的游击战重创清军。另外,捻军通过走私渠道,搞到了大量二手洋枪,这就在武器上对清军僧格林沁的马队形成了优势。由此,捻军的军势重新强大起来。

捻军大量搜集骡马建立了骑兵

1864年底,捻军在河南、湖北一带大范围机动作战,僧格林沁一开始打了胜仗,消灭捻军数万之多,并率军一路追赶。但后来捻军反败为胜,双方先后在邓州、鲁山等地交战三次,均以清军失利告终。气急败坏的僧王调马队单独追赶,甩开身后的几万步兵,几千马队在黄淮地区转来转去,疲惫不堪,被从5000人磨到千把人。

但是,僧格林沁很能与士兵同甘共苦,因此尚能维持不错的军心士气。他在军旅途中,士卒不眠他不入帐,士卒不饭他不用膳。有一次军粮断绝,只剩胡萝卜数石,部下以此充饥,难以下咽,他却带头吃胡萝卜,决不搞特殊。在军纪上,僧格林沁也相当宽容,他的部下,可以在营中听书看戏,他几乎不处罚士兵,加上马队几乎是他的家乡人,所以,他的马队尚能维持。

此时,僧王已是强弩之末。虽然上谕多次要求僧王,必须休整部队,等待步兵前来会和,不得贪功冒进,但僧王置若罔闻。

经历1865年一整个春天的追逐,捻军把僧军引到了山东与河北交界处的曹州,此处是黄河水套地区,水网密布、河汊众多、芦苇丛生,对于僧军马队可谓是天然的障碍。

要了僧王老命的高楼寨之战

捻军先在高楼寨击溃了一支僧军先头部队,随后,僧军向高楼寨进逼。捻军小部队遇敌后且战且走,示弱诱敌。僧格林沁不知是计,将万余名精锐步骑兵分兵三路,进击高楼寨。结果中了捻军埋伏,捻军数万伏兵突起,马步并进,枪炮齐发,久经鏖战的清军一时不支,纷纷溃败。

僧格林沁见败局已定,遂收集残兵退入高楼寨南的郝胡同负隅顽抗。捻军则将清军团团围住,并在四周挖掘长壕,防其逃窜。见势不妙,僧格林沁当晚率部突围,半路遭到捻军截击,死伤惨重,凭借部将陈国瑞等人死战,僧格林沁终于冲出包围,但已身负多处创伤。

临近天亮时,受伤的僧王单骑逃到吴家店,头戴顶冠、身穿战袍的僧王想在麦田中休息一下,结果被骑骡子的捻军战士张皮绠发现,张一刀便将僧格林沁砍死,并缴获了他的顶冠。

僧格林沁之死给清廷以重大打击

消息传来,清廷震动,而在这一战中,清廷精锐的蒙古马队、黑龙江马队都损失惨重,阵亡7000余人,从此,清廷彻底失去了精锐的中央军,军权基本落入地方督抚手中,也不得不依靠曾国藩的湘军来对抗捻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