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冯紫英 历史解读

红楼梦里,贾宝玉虽然在家作诗常常垫底,但是在外边的聚会上他却很厉害。这天冯紫英特地请了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等来做客。久坐滥饮无趣,宝玉便让众人行酒令,酒令要说出关于女儿的悲愁喜乐的四件事。薛蟠不想参加,可是众人都觉得有趣,他也不得不加入其中。

酒席上每个人都说了酒令,宝玉和冯紫英的最雅,云儿最合适宜,薛蟠的下流,可是蒋玉菡的却大有深意,他的酒令到底暗示了什么呢?原来他的酒令讲述了他、宝玉和袭人之间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第一、蒋玉菡的酒令暗示了他和袭人的良缘

每个男子的酒令都暗示了他未来的伴侣,蒋玉菡的酒令很明显地暗示了他和袭人未来的良缘。袭人本是宝玉的丫头,但是因为后来宝玉出家,王夫人认为留着袭人白白耽误了她,便做主把她嫁给了蒋玉菡。

在此之前,蒋玉菡从未知道袭人的存在,可是他在酒令的最后底面选择的是木樨,也就是桂花,他对诗词并不擅长却机缘巧合地说出了“花气袭人知昼暖”的诗句。

说毕,唱道:可喜你天生成百媚娇,恰便似活神仙离碧霄。度青春,年正小,配鸾凤,真也着。呀!看天河正高,听谯楼鼓敲,剔银灯同入鸳帏悄……念道:“花气袭人知昼暖。”

袭人本名叫珍珠,可是因为她姓花,所以宝玉想到了这句诗就把她的名字改作了袭人。这也许就叫做缘分吧!脂砚斋也在此评论,曲内将来和袭人成配偶。

袭人的判词里也有这样的句子“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优伶自然指蒋玉菡,蒋玉菡的本职是唱戏的小戏子,他的艺名就是琪官;其中的公子指的就是宝玉,袭人痴心傻意的觉得有了王夫人认可,将来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留在宝玉身边做妾,可是没想到最后王夫人会把她撵走,所以这也就成就她和蒋玉菡的姻缘。

袭人长得不算最美的,但是胜在温柔可人,袭人除了性格好,而且一旦认定一个人,心里眼里都会是这个人,所以袭人不管嫁给谁都是这个人的福气。

第二、暗示了袭人日后的生活,从悲愁走向喜乐

蒋玉菡的酒令暗示了和袭人的姻缘,那么酒令的每一条就暗示了袭人未来的生活。袭人的生活并非一帆风顺,而是从悲愁走向喜乐。

于是蒋玉菡说道:“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

袭人的悲伤来自于丈夫的外出尚未归家,蒋玉菡出门多半是为了谋生计,那么在家中的袭人自然会牵挂、会担忧、会伤心。袭人此时的生活完全不能和当初在贾府时相比,清贫的生活都没有多余的钱去买桂花油。

否极泰来,袭人的生活也不会一直都悲伤,这不“灯花爆,好事到”。蜡烛点燃后的灯芯变成了两个穗状的烛花,这象征着吉祥或夫妻久别重逢,这就暗示着蒋玉菡回家了。丈夫回家,夫唱妇随、举案齐眉,所以袭人自然也就快乐了。

袭人一女嫁二夫,对她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可是相较于其他去世或者出家的女子,她的生活已经算是很幸福的。她是宝玉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或许最后的结局里宝玉也希望她可以找到自己的归宿,有一个安稳和幸福的生活。

第三、宝玉同袭人、蒋玉菡之间,非常奇妙的渊源

宝玉、袭人和蒋玉菡三人之间有着非常奇妙的缘分,可以说是宝玉无形中促成了袭人和蒋玉菡的姻缘。

袭人是一个很传统的姑娘,她和宝玉有了肌肤之亲就想要一辈子非宝玉不嫁,宝玉即便出家不回来,她也愿意守着他的屋子过一生,可是王夫人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为此袭人想到了一死,可袭人是一个很会为人着想的人,她不能死在贾府,不能死在新郎家,反正瞻前顾后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后来看到蒋玉菡收藏着她的送花汗巾,她知道了蒋玉菡是宝玉的好友;而蒋玉菡看到了袭人收着他的大红汗巾子,他也就知道了她是袭人,两下知道实情。这样一来袭人就更不能死了,于是将错就错,她也就安心做蒋玉菡的妻子,两人一起生活。

如果当初宝玉没有在这场聚会上和蒋玉菡成为朋友,相互交换汗巾子,那么也就不会有蒋玉菡同袭人早已牵连的过往,他们也就不可能发生后边的交集,所以宝玉无形中做了他们的媒人。

他们两人和宝玉都有很深的交往,他们的结合对宝玉而言也是一种安慰。后来贾府被抄家,他们夫妻还救助了落魄的宝玉,这就是冥冥中注定他们三人有很深的渊源。

总之,蒋玉菡的酒令暗示了三点内容,其一他和袭人未来将会有一段良缘;其二,酒令描绘了袭人以后会过怎样的生活;其三,点明了蒋玉菡、袭人和宝玉之间早就注定的缘分。世界很大,大到原本近在咫尺的宝玉和袭人会分开;世界很小,小到毫无交集的袭人和蒋玉菡会因为一条汗巾而走到一起。

注:本文依据通行本百二十回红楼梦进行解读。

作者:酒馆说戏人,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