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刘铭传 资料

太平天国有一支比较“特殊”部队,就是张乐行等率领的“捻军”,他们在皖北一带与清军厮杀,威胁京师安全,为太平天国做掩护。为何说“捻军”是一支比较“特殊”军队呢?“捻军”独立性强,却奉太平天国正朔,打着太平军旗号作战,并接受太平天国封号。如此,学者研究太平军历史时,将“捻军”也列入其中,自有其道理。

“捻军”阵营悍将众多,意志也坚定,多数都是血战而亡,要么宁死不屈。张乐行就是典型代表,他拒绝投降清朝,与妻子、儿子,同日被凌迟。本文主角,太平天国荆王牛宏升:与刘铭传血战而亡,儿子牛遂被清朝斩首。

牛宏升,安徽亳州人,“捻军”首领之一,册封荆王千岁。1854年,张乐行在淮北发动起义,率领“捻军”击杀清军,牛宏升在家乡率部响应,拥戴张乐行为“大汉盟主”。但是,牛宏升并未追随张乐行作战,而是加入任柱、李允率领的蓝旗军队,后则参与太平军西征关中,招兵买马。

1861年9月,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退守庐州。为挽救局势,陈玉成派遣陈得才、蓝成春、梁成富、赖文光等四大悍将西征,去关中招兵买马。此时,牛宏升率军前来汇合,加入蓝成春一路,前往关中。牛宏升麾下骑兵众多,战斗力非常强悍,清军一路溃败,太平军横扫关中,并占领汉中。

牛宏升骁勇善战,钦差大臣胜保想招降他,于是派人去“迎接”牛宏升母亲,迫使他就范,但牛宏升不理会,胜保无可奈何。《太平天国史》记载:“清吏以其事母至孝,拘诸颍州狱,遣使诱其降,宏升拒之。”

1864年初,天京局势危急,湘军“吉字营”合围京师,陈得才只好率20万大军从关中分兵四路南下救援。此时,牛宏升还是加入蓝成春军团,从河南进入湖北孝感。“勤王军团”奔着救援天京目标而来,气势汹汹,一路冲破清军封锁,直接杀到鄂东,准备进入安徽,攻击湘军后方。

谁知,正当牛宏升等人准备东征时,天京陷落,曾国藩屠城,太平天国灭亡。天京陷落,太平军失去了救援目标,士气低落。霍山黑石渡决战,陈得才被僧格林沁击败,所部20余万人溃散。蓝成春被叛徒出卖,送给清军凌迟,陈得才服毒自杀身亡,太平军陷入混乱,赖文光、牛宏升、邱远才血战突围而出。

黑石渡战败后,赖文光联手任柱、张宗禹等着手改组军队,将太平军、“捻军”整编,扩充骑兵数量,增强部队机动性。改组后的军队,继续打着太平天国旗号作战,任柱册封鲁王、张宗禹册封梁王、牛宏升册封荆王,继续抗清。

1865年5月,牛宏升迎来人生巅峰之战。1865年4月,僧格林沁率万余八旗马队追击起义军,不顾将士疲惫,从湖北一路追杀到山东,已经是强弩之末。赖文光、张宗禹、任柱、牛宏升决定打个漂亮伏击战,他们引诱僧格林沁追击,然后在高楼寨设下埋伏,斩杀八旗马队7000余人,僧格林沁在逃亡麦田避难时被小兵一刀劈死,殒命沙场。

僧格林沁阵亡后,慈禧让“中兴名臣”之首曾国藩率湘军北上,追杀起义军。谁知,曾国藩呆板的“河防战术”,无法应对起义军,除了消耗大量饷银,没多大效果。如此,慈禧让曾国藩回到两江总督任上,改由李鸿章督师,节制前线各路兵马,淮军开始取代湘军,成为清朝军事支柱,深刻影响近代历史进程。湘军将帅不愿意接受,却又不能不认可,彼此矛盾非常尖锐。

淮军唱主角,前锋主将自然是淮军第一悍将刘铭传,这让湘军第一猛将鲍超非常不满,彼此经常暗中较劲,结果鲍超输得一塌糊涂,所部“霆军”被遣散,本人回家养老,淡出军界。1867年初,赖文光、任柱、牛宏升在湖北京山尹隆河严阵以待,与淮军、湘军进行决战。

此战,刘铭传率先进攻,兵分三路渡河,直扑起义军阵地。赖文光也分三路迎战淮军,其中牛宏升担任右路,与刘铭传麾下一号战将唐殿魁厮杀。战斗开始,牛宏升手持大刀,指挥骑兵冲杀,势不可当。唐殿魁部装备大量洋枪,凭借火力优势,猛射牛宏升。

淮军火力优势,起义军攻势一度受阻。此时,任柱击败淮军刘盛藻部,然后率兵攻击刘铭传中军,淮军阵脚大乱。唐殿魁无奈,只好撤兵,转身回去救援主帅刘铭传,保护中军安全。唐殿魁撤兵,牛宏升乘势掩杀,淮军惨败,唐殿魁在战斗中被砍死,刘铭传陷入绝境。《太平天国史》记载:“宏升乘势麾众大进,斩殿奎,尽覆其三营,围铭传于垓心。”

唐殿魁阵亡,刘铭传失去了最能打的悍将,淮军有全军覆没之危险。局势非常危急,刘铭传脱下官服,带兵血战厮杀,试图突出重围。但是,任柱、牛宏升军团重重包围,刘铭传屡屡突击均以失败告终,淮军士气全无。如此,刘铭传席地而坐,准备束手就擒,起义军胜利在望。

谁知,关键时刻杀出猛人鲍超,16000余“霆军”精锐突然出现在侧后,分三路杀来。赖文光、任柱、牛宏升等被胜利冲昏头脑,没有整理队形,直接冲向“霆军”,双方展开厮杀。“霆军”战斗力强悍,且体力充沛,赖文光、任化邦、牛宏升等虽奋勇拼杀,但还是挡不住,只好撤兵,结束战斗。

尹隆河之战,淮军死里逃生,刘铭传恨透了鲍超,认为他故意迟到,想置淮军于死地。如此,刘铭传向主帅李鸿章诉苦,痛斥鲍超。李鸿章偏袒淮军,上奏弹劾鲍超,将“霆军”全部解散,鲍超无奈回家养老,湘军势力一落千丈。

赶走了“对手”鲍超,刘铭传就是绝对先锋,继续带兵追杀起义军。1867年12月,双方在山东日照交战,牛宏升身先士卒,锐不可当。谁知,淮军“洋枪队”一顿齐射下来,牛宏升被枪弹击中头部,阵亡沙场,所部由儿子牛遂带领。

1868年,赖文光战败扬州,被俘虏。李允、牛遂等血战突围而出,然后去投奔李昭寿,寻找保护。李昭寿,典型小人,清朝、太平军都恨透了他。为了讨好清朝,李昭寿将老朋友李允、牛遂“送给”安徽巡抚邀功。结果,李允被凌迟,牛遂被斩首,“清廷诏斩牛遂于军前。”

参考书目:《太平天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