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厉鹗 的档案

在下城区潮鸣街道东园街的文化墙上,有一幅名为《诗魔厉鹗居东园》的铜版画。这位“诗魔”是何许人也?他又与下城有何渊源?本期《武林“星”说》,就让我们去走近厉鹗的“诗意人生”。

↑厉鹗画像

厉鹗,字太鸿,号樊榭,生于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祖籍慈溪,后迁居钱塘成牙营(今下城区潮鸣街道),清代著名诗人、学者,浙西词派中坚人物。他自幼好学,很早就与诗结缘。据记载,厉鹗“读书数年,即学为诗,有佳句”;同时他也涉猎广泛,“于书无所不窥,所得皆用之于诗”。厉鹗28岁参加乡试,考官是内阁学士李绂。在试闱中,李绂见到他的谢表,感叹道:“此必诗人也!”立即录取。可惜,厉鹗情性孤寒,不喜逢迎,也没有建功立业的雄心,这使得他日后并未在仕途上有更大的发展。

↑潮鸣街道东园街文化墙铜版画《诗魔厉鹗居东园》

不过,厉鹗对此似乎也并不太在意。他更愿意寄情于山水,用诗词畅叙胸臆。正如他在诗中所吟:“性拙见山喜,匹如故疾失。”他曾自叙:“遇一胜境,则必鼓棹而登。足之所涉,必寓诸目;目之所睹,必识诸心。”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在山光水色之中,厉鹗感到舒心惬意,文思泉涌,在诗词上的造诣也日益精深。他立下志向,“毕生以觅句为自得”,决心在诗学上有所建树。据野史记载,厉鹗不修威仪,常曳步缓行,仰天摇首,即使在大路上,也常有吟咏之意。因此,又被人称为“诗魔”。

↑厉鹗画像

而作为一位“山水诗人”,厉鹗的作品中,自然也少不了对家乡杭州的描写。他吟咏杭州山水的诗篇,数量之多,范围之广,堪称前无古人。很多前人未曾注意的景物,在厉鹗的诗中露出容颜;很多前人已经题咏过的风光,在厉鹗的诗中展现新彩。在他的眼中,黄龙洞的美是“阴窦绝曦景,石雨垂痴龙”;在他的笔下,灵隐寺的夜是“月在众峰顶,泉流乱叶中”;在他的诗里,钱塘江的潮是“城东夜月悬群木,汹汹涛声欲崩屋”。而那一句对西湖的经典评价“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同样是出自他的诗中。清诗研究专家、浙江大学教授朱则杰对厉鹗如是评价:“整个杭州,几乎凡有风景之处,都有厉鹗诗。在历代描写杭州风景的无数山水诗人中,成就恐怕即以厉鹗为最高。”

↑厉鹗《樊榭山房集》八册全

值得一提的是,厉鹗还曾编撰《东城杂记》一书,记录杭州城东种种野史逸闻,很多内容不见于正史与地方志书,具有较高的文学和史学价值。他在序中说:“小子生于是,居已三十余年,凡五迁,未尝离斯地也。”足可见他对于城东的深厚感情。

参考文献:

何春环:《风尘耻作吏,山水事幽讨–论厉鹗的人格特征及对其诗词风格论的影响》,《 江淮论坛 》 ,2005年第3期;

张兵,王小恒:《厉鹗与浙派诗学思想体系的重建》,《 文学遗产 》 , 2007年第1期;

刘炼石:《厉鹗其人其著》,《下城今古钩沉》2005年第四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