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周福清 的资料

周福清,本名致福,字震生,又字介孚,号梅仙,浙江绍兴人,生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一月十二日,同治十年(1871)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光绪元年(1875)外放至金溪任知县。

在金溪任上,他居官清廉,持正不阿,既不贪赃,尤不枉法,处理民刑案件,务求真凭实据,从不草率从事,常亲理诉讼,案无留牍,随到随审,随审随结,不任当事人长期拖累。对胥吏衙役,防范周密,驾驭甚严,不容有少许隙漏。当时狱吏看守,为人凶恶,常对犯人敲诈勒索,如不送钱,便任意拷打。为此,周福清常派人去监狱探听。如有犯人被狱吏所打,就坐堂验看,发现有伤,即对狱吏予以严办。

身为县太爷的周福清,虽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姿态,没和他接近过的,总不免望而生畏。其实,他是色严而不厉,词锋而不激。他绝不耍官牌子,他家有一个老年女佣人,是跟着周福清的母亲九老太太来金溪的。每当吃饭的时候,这个老佣人总是跑到签押房喊周福清的乳名,稍微迟延,还要再来声赶快点,他总不以为忤。

周福清不吸烟,不喝酒,尤其痛恶鸦片。他的长子为病魔所扰,经久治不愈,不得已染成了吸鸦片的嗜好,但他绝不因儿子是以治病而予以原谅,就是在挽联中还表示谴责。其联曰:世间最苦孤儿,谁料你遽抛妻妇,顿成大错;地下若逢尔母,为道我不能教养,深负遗言。

周福清学问渊博,思想开明。在那八股文盛行的时代,他并不强求儿孙去钻八股,却主张他们先读一些历史,然后看《西游记》等。他曾示樟寿(即鲁迅)诸孙说:“初学先诵白居易诗,取其明白易晓,味淡而永。再诵陆游诗,志高词壮,且多越事。再诵苏轼诗,举力雄健,辞足达意。再诵李白诗,思致清逸。如杜之艰辛,韩之奇崛,不能学亦不必学也。”这个专门写给鲁迅等孙儿们的意见书,对于鲁迅读书有着直接的指导作用,在思想上对鲁迅也有长远的影响。

周福清生性孤傲,对上司决不巧言令色,也不阿谀奉承,尤其瞧不起不是科甲出身的上司。一次,他与知府不知何事顶撞起来,使知府下不了台。知府就拿出大帽子来压他,说:“这是皇上的事情。”周福清立即反诘说:“皇上是什么东西,什么叫皇上!”知府原想用皇上的势压他就范,谁知周福清不买账。他的无礼犯上使得知府十分恼怒,于是抓住周福清说的这句话,给他扣上“大不敬”的罪名。

周福清脾气暴躁,喜欢骂人。上自昏太后(慈禧太后)、呆皇帝(光绪皇帝),下至家族中子侄辈都无不加以痛骂。他与夫人蒋氏不合,常在姨太太房中休息,从而引起蒋氏不满。有一次,蒋氏趁福清夜宿姨太太房中之机,潜往窗下窃听。福清察觉窗下有人,料是蒋氏,便骂岀一声“王八蛋”。蒋氏被骂,内心愈忿,但又不便声张,恐失大夫人身份。次晚,便到九老太太房中,添油加醋地告了福清一状,并请老太太同往窗下,蒋氏故意弄出响声。周福清闻声又脱口骂了一声“王八蛋”。蒋氏趁机大叫:“你连老娘都骂起来了!”周福清自知闯祸,立即出房跪在母亲面前认罪,请求责罚。九老太太不问原由,只顾号啕大哭,蒋氏又帮着大闹,一时闹得满城风雨,全衙皆知,人人都说:“县老爷骂娘”。与周福清有夙嫌的知府真是求之不得,忙将上次的“大不敬”,加上这次的“大不孝”,构成革职罪状。周福清的知县就这样被罢免了。

革去知县的周福清改充教官,但他不甘心看守孔庙,坐冷板凳。光绪五年,他变卖了部分家产,捐了内阁中书一职,图谋再起。光绪十九年(1893年),他又因“科场贿赂案”入狱,关押在杭州。光绪二十七年一月,刑部尚书薛允升奏请无罪,他才获准释放,后病逝于家,终年6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