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固伦和静公主 资料

《王府生活实录》说法:“那王府,是外蒙古亲王在北京仅有的一处王府。”第一代亲王策凌的封号为“蒙古喀尔喀大扎萨克和硕赛音诺颜亲王”,因有“超勇”赐号,王府亦称“超勇亲王府”;又因最后一代亲王名叫那彦图,王府遂有“那王府”的俗称。

《燕都丛考》记:“超勇亲王府在宝钞胡同。案:王讳策凌,尚纯悫)公主,圣祖十女额附也,谥曰‘襄’,配享太庙。按:今其后人那彦图袭爵,府曰那王府。”

二 那王府格局

那王府在宝钞胡同西侧,坐北朝南,南北贯通国兴胡同和国祥胡同。

那王府府门(宫门)三间面南,府门东、西两侧各有角门(阿司门)一座。府门外照例对面是一座影壁,两侧设置石狮、灯柱、拴马桩和辖禾木。

那王府门内有一座木质影壁,银安殿建筑宏伟、结构紧凑,殿宇均按皇宫形式建筑,只是规模小一些。

那王府与京城内的满洲王府、内蒙古王府相比,蒙古习俗明显。如:每年腊月二十三,都在府中佛堂院内架设一座蒙古包,中间生一个大火炉,府内的喇嘛和其他人员在亲王的率领下,围着火炉高声念经。如今,那王府已大部分改建,只有国祥胡同甲2号还保留着当年的风貌。

国祥胡同甲2号原来是那王府中路最北面的两个并排的院落,现在是街门面北的独立院落。东院南墙是一座一殿一卷式垂花门,北端有7间后罩房;正房5间,为带廊起脊瓦房,举架高大、灰筒瓦屋面,两侧各有耳房1间;东、西厢房各3间,西厢房与西院东厢房为两卷勾连搭过厅;院子四周有回廊环绕,中间有两座放置在雕有海水江涯石座上的太湖石。

西院亦有回廊环绕,南房3间,顶为大式歇山筒瓦调大脊,四周带围廊;东、西厢房各3间;正房5间,两侧各有耳房1间,正房顶为大式硬山筒瓦箍头脊,前出轩,轩为悬山卷棚顶,面阔三间,前有月台三出陛,即月台的东、西、南三面有台阶;西跨院有一座西式二层小楼。

三 那王府历代主人

1.策棱

博尔济吉特·策棱(1672-1750),清代前期蒙古族重要将领。博尔济吉特氏,成吉思汗嫡裔,蒙古喀尔喀部人,喀尔喀台吉。

他在康熙、雍正年间的平准战争中作出的贡献不可低估。

雍正帝在位时,任命策棱为清朝在喀尔喀蒙古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清朝在喀尔喀蒙古除分封诸王公,编设盟旗外,还在重要地方设立军政长官,以加强管辖。

雍正十一年(1733),清朝设定边左副将军于乌里雅苏台,“诏策棱佩定边左副将军印,进屯科布多”。以后,乌里雅苏台城筑成,定边左副将军开府该城。直到清末,乌里雅苏台定边左副将军为清朝在喀尔喀蒙古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而策棱为首任将军。

乾隆五年(1740),乾隆帝命策棱勘定喀尔喀各部的游牧界限,不能越过紥布堪、齐克慎、哈萨克图、库克岭诸地,喀尔喀与准噶尔各守固定的界限。

乾隆六年(1741),乾隆帝因为策棱年老,命移军驻扎塔密尔。

乾隆十五年(1750)去世,终年78岁,谥号襄,入祀京师贤良祠。策棱遗言请求与纯悫公主合葬,丧报传至京师,乾隆帝亲自驾临祭奠,命配享太庙,谥号“襄”,御制诗挽之。

策棱从雍正十一年(1733年)至乾隆十五年(1750年),策棱一直驻防漠北,对北方边境的安宁,起着重要作用。

2.那彦图

那彦图(1867-1938),字矩甫,姓博尔济吉特氏,蒙古赛音诺颜部人。清朝末年大臣,成吉思汗第二十七代子孙,父亲达尔玛是怡亲王载垣女婿。

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那彦图袭第七代喀尔喀亲王,又称“那王”,是光绪小时学骑射的伴读,大光绪四岁。其岳父为庆亲王奕劻。为了辖制外蒙的势力,慈禧重用那彦图,使他与岳父庆亲王奕劻权倾一时,历任清廷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八旗都统、上驷院大臣等。

1898年6月补授阅兵大臣。

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城,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西逃,那彦图率兵沿途保驾,“护上躬甚至”。

1903年4月,庆亲王奕劻升任军机大臣,把自己原任的銮仪卫事务大臣、镶黄旗满洲都统让其女婿那彦图充任。

1905年8月(清光绪三十年),《京话日报》刊文揭露了住在北京北城宝钞胡同的蒙古王爷那彦图家中的一件赅人听闻的丑闻,王爷下令家中的奴仆将一名小妾无故活埋在王府枯井中的事件,文章见报后,那彦图十分惊慌,为了掩盖事实真相,那王府里的人四处活动,威胁恫吓报馆,并且表示愿意出巨额广告费买下几天的版面,借以刊登“王府声明”否认活埋小妾的事实,《京话日报》对于那府提供的巨额广告费和赞助费拒绝接受,并公开表示“那王府活埋人的事,真而又真,本馆访友(记者)亲眼目睹,宝钞胡同一带居民一口同音,如有虚假,本馆甘认其罪”,那王府无可奈何,那彦图只好怀恨在心。

1906年9月29日,《京话日报》创办人彭翼仲因极力宣传文明进步,揭露野蛮黑暗而惹恼了清廷,报馆被封,他本人也被流放新疆,但是彭翼仲敢于伸张正义和拒收那王府广告赞助则成为当年的佳话。

1909年1月,驻京蒙古王公那彦图等奏准创办“殖边学堂”,并参与创办蒙古实业公司。

1910年5月,清朝设立资政院,以那彦图、贡桑诺尔布等蒙古王公为钦选议员;10月12日“蒙古实业公司”正式成立。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11月1日袁世凯组阁,12月24日那彦图等成立蒙古王公联合会(亦称蒙古同乡联合会),那彦图任会长,积极开展抗俄爱国斗争;12月26日,由贡桑诺尔布、那彦图等人领衔,并以“蒙古王公联合会”的名义,代表内外蒙古全体蒙古王公向清朝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呈递一件信函,其主旨是“保存君主”,反对共和,阻挠清帝退位;复通电拥戴袁世凯。那场“恢复帝制”的闹剧中,那彦图又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

清帝退位后,历任大总统府副都翊卫使、乌里雅苏台将军(未到任),授上将军衔,历次国会议员及1917年临时参议院副议长,拥袁的共和党、进步党理事。

国民党当政后,曾应邀参加1932年洛阳国难会议,被列为百灵庙蒙政会委员。

3.金寄水

金寄水是多尔衮的第十一世嫡孙,如果不是时势变迁和家道衰败的话,金寄水是手拿把攥要袭爵的。按照民俗专家金受申的说法,是“有资格从王府接到宫中当皇上的”的主儿,他也确实在王府中当了近十年的“世子”②,虚龄10岁时曾“恭代”其伯父在除夕家祭与清明扫墓中担当主祭,有过当王爷的体验,出府八对宫灯引路,郊游四辆汽车跟随。

金寄水的父亲死于1923年,其伯父中铨又于1931年因盗卖祖坟里的陪葬品被判徒刑,下了大狱。

自从金寄水1925年随全家迁出王府后,就不断搬家,房子越住越小,乃至成年便只能居于斗室之中靠卖文为生了,可是,他活得潇洒。“九一八”事变后,在日本侵略者扶植下,溥仪当上了伪满洲国的皇帝,成了民族罪人。一些丧失民族气节的皇族贵胄跑到伪满洲国去讨封,然而,金寄水却不为所动,并写诗言志:“午夜扪心问,行藏只自知;此心如皎日,大地定无私。”沈彭年是这样描写金寄水当年在东单三条24号居室的:“在这个院落的小小后院里,有一间依靠西墙南墙形成的直角搭盖起来的小坡屋。小窗小门,货真价实的斗室。住着清代开国元勋睿忠亲王多尔衮的‘末代世子’金寄水。

金寄水,他把日本鬼子的威胁利诱置之潇洒的一笑,说什么也不去祖宗发祥地的白山黑水之间充当‘世袭亲王’。他挺着一身穷而硬的瘦骨头,在北京卖文为生,潇洒地挺到解放大军浩浩荡荡开进了北京城。

那彦图又因赌场失利,一夜之间将王府以两万元押给西什库天主教堂用于抵债,到期无力还款反而再向教堂神甫包世杰借款7万元。1931年,包世杰为讨债将那彦图诉至法院,两年后,那彦图败诉,迁出了那王府,租住在豆腐池4号。20世纪40年代,教堂将“那王府”转给金城银行、精神病院。

那王府历经了清王朝由鼎盛而至衰亡的历史进程,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