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伊本 西拿 的档案

伊本·白图泰(1304~1377年)是中世纪阿拉伯世界最有影响、最负盛名的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曾于1325年至1354年间3次出游,足迹遍及整个阿拉伯世界,向东到了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向东南到过印度和斯里兰卡,向南深入到非洲中部,向北去过西班牙。伊本·白图泰精力充沛,目光锐利,他在长年旅途中耳闻目睹,广泛地涉猎了各地的山岳河流、风土人情、典章制度和奇闻逸事。1354年,伊本·白图泰第三次出游回抵摩洛哥京城非斯,他讲述的出生入死的旅游生涯和怪诞离奇的旅游见闻使非斯城的王族和百姓啧啧称奇。于是非斯城的苏丹阿布·安纳尼接见了伊本·白图泰,在了解了他的旅游经历后,特命王室的书记官伊本·裘赞笔录他的全部旅游见闻。1355年,伊本·裘赞完成了著名的《异域奇游胜览》,汉语译名为《伊本·白图泰游记》的手稿。由于在《游记》中记述的内容大多真实可靠,阿拉伯人在提到伊本·白图案时,常常冠以“忠实的旅行家”的美称。而伊本·白图泰本人也因《游记》在全世界的传阅,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伊本·白图泰于1304年2月24日出生于面临大西洋的北非海岸城市丹吉尔。他的家族是当地的一个望族,他的先辈中有不少人从事文化、教义、法律等工作,其中有人还担任过安达卢西亚的法官。由于受到家庭的熏陶,伊本·白图泰自幼聪颖好学,少年时代就能背诵全部《古兰经》,成年后谙熟教义学和教律学。他的父母也殷切地期望他长大后能光耀门眉、继承家业,成为家族中另一个有所作为的法官。但伊本·白图泰却并没有按照双亲的意愿去行事,而是选择了一条完全出乎家庭意料的生活方式——漫游世界。

1325年6月,伊本·白图泰当时21岁,他决意离家出游。这是他第一次出游(1325~1349年),他选择的目的地是去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和麦地那朝觐天房和膜拜先知陵墓。中世纪时代,从北非最西端的大西洋海岸长途跋涉前往沙海茫茫的阿拉伯半岛腹地是一段充满风险、令人望而生畏的艰难路程,不仅旅途遥远,道路险阻,而且沿途盗匪猖厥、瘟病肆虐,随时都有丧失生命的危险。尽管困难重重,但阻挡不住伊本·白图泰出游的决心。伊本·白图泰最初的旅游路线是沿地中海南岸由西向东往埃及进发。行至阿尔及利亚,伊本·白图泰结识了前往突尼斯的商旅,就与他们结伴登程。在途中,伊本·白图泰历尽艰险,有时还身患重症,真是九死一生。

伊本·白图泰在进入阿拉伯半岛之前,先后游历了利比亚、埃及、巴勒斯坦、约旦、黎巴嫩、叙利亚等地区的的黎波里、亚历山大、开罗、耶路撒冷、苏尔、赛达、贝鲁特、阿列颇、拉塔基亚等历史名城。后来,他在《游记》中记述了上述城市的历史风貌、名胜古迹、城市建筑、社会设施和发生的重大事件等重要资料,从而给我们生动地展现了一幅色彩斑斓的中世纪阿拉伯社会的生活画卷。伊本·白图泰非常注意观察当地具有特色的事物,这为以后的《游记》增添了靓丽的一笔,同时也为后人的考证工作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伊本·白图泰是一个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他对麦加的宗教遗迹非常向往,他在将近24年的第一次出游中,曾四次前往麦加朝圣。1326年,伊本·白图泰到达了麦地那和麦加。他首先瞻仰了麦地那的圣寺和圣陵(即穆罕默德建造的清真寺和他的陵墓),然后,赴麦加朝觐。伊本·白图泰在《游记》中,对麦加的风物人情,禁寺的克尔白、黑石、渗渗泉等伊斯兰圣迹都作了十分细致的记述,给后人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历史文化资料。

伊本·白图泰在麦加完成朝觐后,并没有返回家乡,而是继续他的游历,登程前往伊拉克和波斯,此时他先后游历了巴格达、库法、巴士拉、摩苏尔、设拉子等历史名城。随后,再次来到麦加朝圣。这一次,他在麦加留驻达两年之久。然后,西行至吉达港,沿红海南行,抵萨那、亚丁。由此,西渡红海至东非的摩加迪沙、达累斯萨拉姆等地,然后又东渡红海返回阿拉伯半岛,至阿曼最南端的佐法尔,并游历了霍尔木兹、马斯喀特、巴林和波斯湾等地,最后又返回圣城麦加作第三次朝觐。

伊本·白图泰第三次在麦加朝觐完毕后,决定去罗姆人地区看看。“罗姆人地区”,是当时阿拉伯人对历史上著名的拜占廷帝国的所在地——土耳其一带的称呼。伊本·白图泰由麦加西行至吉达港,由吉达北上至埃及,再由埃及沿地中海北上至叙利亚拉塔基亚港,然后由拉塔基亚港继续北上,行程十日来到了土耳其境内。伊本·白图泰在土耳其境内由北向南游历,访问了安塔基亚、君士坦丁堡等10多个著名城市,一直到达黑海南岸,并北渡熙海抵达克里米亚半岛。

伊本·白图泰在中亚黑海沿岸游历时,曾计划前往“黑暗地区”,即现在俄罗斯境内的西伯里亚地区。但后来由于缺乏必要的如雪橇等交通工具,伊本·白图泰放弃了这个旅行计划,改道前往君士坦丁堡和乌兹别克的首府赛拉等城市。接着又继续东行,访问了花剌子模、布哈拉、撒马尔罕;然后又越过阿姆河一直到达奈撒布尔和阿富汗的喀布尔。之后,伊本·伊图泰又决意前往印度。1333年9月(伊历734年1月),伊本·白图泰抵达印度河流域。

伊本·白图泰在印度生活了比较长的时间,对印度的风土人情、礼仪习俗作了细致的考察。他在《游记》中对印度的记述始终是研究中世纪印度社会的重要参考资料。伊本·白图泰在印度期间,受到了苏丹的热情接待,苏丹给予了他很高的礼遇,他得到了极为丰厚的赏赐:苏丹给了他几个村子的封地,他每年的收益可折合五千多第纳尔。此外,苏丹还专门为他修建了类似于清真寺的礼拜道堂。不仅如此,由于伊本·白图泰学识渊博,品行端正,深受苏丹的推崇,苏丹曾一度任命他为德里的宗教法官,而且,后来又作为印度国王的友好使者护送大批珍贵礼品出使中国。

伊本·白图泰由印度出使中国走的是海路。他们一行先到达加尔各答,然后搭乘中国海船驶往中国。伊本·白图泰在前往中国的途中历尽了千辛万苦。他的乘船不幸遇险,又遇到抢劫;他虽幸免于难,但随船携带的印度苏丹的礼品却悉数丢失,无一存留,伊本·白图泰不敢就此返回印度,于是独身前往中国,在航行中国的海路上,经过了锡兰岛、爪哇岛和苏门答腊等地。1346年,伊本·白图泰最终抵达中国的海港——刺桐(今泉州),然后又先后游历了广州、杭州和元朝的首府——大都(今北京)。伊本·白图泰在中国逗留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他依然保持他素有的习惯,对中国某些方面的观察十分用心细致。

在伊本·白图泰眼里的中国地大物博,它的水果、农作物、金银制品极为丰富,是世界其它地方无法与之相比的。在《游记》中伊本·白图泰还说,中国的每一个城市内都设有专门供穆斯林居住的区域,里面设有清真寺,穆斯林在中国备受大家的尊重和照顾。

伊本·白图泰对当时世界各地仍普遍使用金属硬币交易,而中国已广泛使用纸币一事饶有兴趣,他详细地描述了纸币的大小、模样和旧币兑换新币的手续等等。他说,每张纸币的大小犹如手掌,上面盖有苏丹(即皇帝)的印记。他还细心地注意到如果纸币用烂了,则可到制币局去换取一张面值相等的新币。

伊本·白图泰对中国境内治安措施的严密性也极为感慨。他说,中国是过往旅客最为理想的安全国家。一个单身客商即使携带大量钱财,进行长时期的旅行也不必担惊受怕,因为旅客每到一处都有客店下榻,那里住着一位长官,统领一小队骑兵。天黑之后,这位长官带领一名文书来到客店查夜,他们逐个记录下在店中过夜的旅客姓名,并在上面加盖戳记,随后就把客店的大门上锁紧闭;第二天清晨,这位长官和文书再次来到客店查点人数,当核对无误时,就指派专人护送旅客一直至下一旅站。到站后,由这一站的长官签收,并由护送者带回注明全体行旅安全到站的签条销差。

伊本·白图泰还怀着极大的好奇心对中国的诸如瓷器、煤炭、魔术、绘画、手工艺品、船舶管理等都作了极其细致生动的描述,这些记载,无疑是研究中国元朝的社会生活、典章制度的极有价值的历史资料。

伊本·白图泰结束对中国的游历后,返回印度。不久,又辞别印度回国。他取道苏门答腊,搭船至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佐法尔,然后北行,重游了设拉子、伊斯法罕、巴士拉、巴格达、大马士革、耶路撒冷、吉萨、开罗等城市。之后,从开罗至麦加,作回国前的第四次朝圣。1349年,伊本·白图泰结束了长达24年的第一次旅游,终于踏上了自己的故土——非斯。当他回到非斯时,已是物是人非,他亲爱的母亲已离开了人世。

由于旅途劳顿,伊本·白图泰回到非斯后卧病三个月不起。在他病好后不久,又决定进行第二次旅游。他这次的目的地是经直布罗陀海峡前往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这次旅行行程较短。从西班牙回到非斯稍作休整后,伊本·白图泰接着进行了第三次出游,此次出游的目的地是黑非洲大陆。根据当代学者的研究,伊本·白图泰对于黑非洲的地名记载不够清楚,但是从他记述的风物人情分析,很可能到达了中、西非的刚果、加纳和尼日利亚。因此,伊本·白图泰被视作阿拉伯历史上第一位在著作中描述中世纪中、西非社会生活的旅行家。

伊本·白图泰是中世纪杰出的旅行家,他是沟通阿拉伯人民与中亚、西亚、印度、中国各族人民友好往来的先驱者,为中世纪欧、亚、非三洲的文化交流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直至现在,他还是阿拉伯民族,尤其是摩洛哥人民的骄傲。

本文《伊本 西拿 的档案》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