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安提柯一世 历史故事

铸币者:Antigonus I Monophthalmus, (Antigonus I One-Eye)即独眼安提柯一世(或译为安提贡努斯),“攻城者”德米特里乌斯一世之父,马其顿安提柯王朝奠基人。他是亚历山大部将,虽然没有参加亚历山大远征中的多数战役,但却作为后方最重要的总督之一镇守弗里吉亚,保障了马其顿本土和远征军的交通线畅通,并在治安战中彻底粉碎了当地波斯余孽的反扑。他也是大帝死后群雄争霸的上位者之一,史称为众“继业者”(Diadochi)的一员。生卒年382BC-301BC。

币种:四德拉科马银币。

铸币时间:306BC-301BC。

重量:16.79 克。

左侧:头戴刀枪不入尼米亚狮皮的赫拉克勒斯头像,这也是泛希腊化世界中最常见的英雄形象。右侧:最右方是ALEXANDROU字样,即亚历山大。浮雕宙斯坐于中央的王座之上,左手执权杖,右手平伸出,手心向上,掌中为胜利女神(Nike)。正反面的主要图案外围都有环形排列的点状凸起。

铸币地点:奥伦提斯河上的安提贡尼亚(Antigonia on Orontes River)。安提贡尼亚和现今属于土耳其的安塔基亚(Antakya)距离较近,可以参见下图。作为以王朝领袖名字命名的城市,原本安提贡尼亚是作为都城使用的(类似的还有莱西马库斯建立的色雷斯的莱西马基亚,塞琉古建立的底格里斯河畔的塞琉西亚等等)。可惜安提柯王朝的霸权如昙花一现,不过数年之后,便因为伊普苏斯(Ipsus)战役的大败而灰飞烟灭,战斗中独眼安提柯阵亡,德米特里乌斯败逃,而首都安提贡尼亚也随之被废弃,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奥伦提斯河发源于叙利亚西部,流向近似由南向北,最终折向西面,注入地中海。这条河可称得上是古代黎凡特地区最为有名的河流之一,附近的古战场见证了近东群雄的兴起与衰落,其中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1274BC赫梯国王和埃及法老的卡迭石战役。

有趣的是,尽管在306BC塞浦路斯外海的萨拉米斯战役中,安提柯之子德米特里乌斯大胜埃及的托勒密一世,从此将东地中海的海权收入囊中,安提柯父子威望大增之下,双双接受了国王的头衔,但他们在当时的铸币上,仍然没有使用自己的形象和名字。事实上,这枚银币的形制完全仿照了亚历山大时代的铸币,而安提柯也一直以亚历山大的正统继承者自居,因此也希望将新铸币与旧币的差别减到最小,这也是安提柯掌权时期安提柯王朝铸币的最主要特点。宙斯手中的胜利女神形象,据推测就是为了纪念萨拉米斯大捷,因为传统上而言,宙斯的凡间使者—鹰理应占据这个位置,这样的象征方式后来被诸多继业者王朝仿效,如塞琉古一世铸币中也使用胜利女神,可能是为了纪念战胜安提柯王朝的伊普苏斯战役。

补充一个“名义上”属于独眼安提柯的铸币,同样的四德拉科马银币,不过是BC303年在希腊由德米特里乌斯铸造发行,正反面的图案基本类似于之前介绍的银币,不同之处在于,背面部分在宙斯形象的两侧,刻着ΑΝΤΙΓΟΝΟΥΒΑΣΙΛΕΩΣ,即“安提柯王”(Antigonus Basileus)。

铸币者:Demetrius I Poliorcetes 307-283 “攻城者”德米特里乌斯一世,安提柯王朝第二代统治者,具有相当个人魅力和军事才能的一代枭雄,赢得了许多海陆战争的辉煌胜利,曾经和父亲一起控制着大半个亚历山大的帝国。

然而随着伊普苏斯的一溃千里,面对诸多亚历山大昔日部将的群起围攻,更为年轻的德米特里乌斯虽也是久经战阵,两军相争之际取得的胜利也为数不少,但在算计方面显然还不是这些老狐狸的对手。失去了小亚细亚和叙利亚的土地之后,他一度夺得了马其顿的王位(294-288 BC),但他在马其顿扩张性的的军备、东方君王的做派以及自身所处的特殊战略位置和多年积累恩怨还是招致了周围虎视眈眈群雄的攻击,最终兵败被囚,3年的软禁之后死于纵欲,生卒年337BC-283BC。下图是德米特里乌斯的胸像,原为公元前3世纪的希腊/马其顿作品,存世的是1世纪时的罗马人仿制品。

以下是两枚同类银币的图片:

币种:四德拉科马银币。

铸币时间:298BC-295BC。

左侧:展开双翅的胜利女神形象,右手中的是号角(trumpet),左手执权杖,挺立在船头浮雕之上。

有说法认为,胜利女神代表了塞浦路斯的萨拉米斯大捷,而年代更晚,却远为著名的无头胜利女神雕像(The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正是仿造了铸币中的胜利女神姿态。

右侧:下方和右侧刻有BASILEWS DHMHTRIOU,即“国王德米特里乌斯”字样,钱币正中是裸身的海神波塞冬,左手上悬着斗篷(chlamys),右手执海权的象征—三叉戟,向前蓄势待击。

相比其他的继业者们,安提柯王朝在海军上一度拥有巨大的优势,通过在塞浦路斯岛外海的萨拉米斯海战,更是决定性地击败了埃及的托勒密,一度取得了整个东地中海的海上霸权,而这场胜利(以及之后许多海战胜利)的直接指挥者正是德米特里乌斯本人,因此,发行以海权为主题的铸币也就不足为怪了。

德米特里乌斯也曾发行过类似于父亲时代的铸币,如下图所示,因为相似度较高,不加赘述。

相对而言,德米特里乌斯还是偏好波塞冬的形象,以下的两种四德拉科马银币中,左侧都是戴头冠的德米特里乌斯本人形象,右侧则有所不同。

两幅图中,前者铸币时间为289BC-287BC,地点是底比斯(Thebes,或译为忒拜),站立的裸体波塞冬形象浑身肌肉凸显,脚踩岩石,左手三叉戟指向天际。左脚边还有一个三脚祭坛,形象两侧则是国王德米特里乌斯的希腊字符。

后者铸币时间则是292-291BC,此时德米特里乌斯已然成为了马其顿国王,铸币地点也转换到了马其顿的国都培拉(Pella)。左侧的国王形象基本没有差别,而右侧波塞冬则改为坐像。

本文作者:farseer_top

本文《安提柯一世 历史故事》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