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尼库 齐奥塞斯库 的档案

您的支持是我创作的东西,若喜欢拙作,请点击关注,第一时间接收文章更新信息,谢谢您的支持!

1989年12月26日下午16时,罗马尼亚前总统——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埃列娜被押出禁所。他们已被判处死刑,三名年轻的士兵即将送他们上路。总统夫妇大为震惊,没想死刑判决居然是来真的!埃列娜大声呼喊,想阻止士兵们对“自己的母亲”开枪?被斥回后,机枪轰鸣,这对曾经在罗马尼亚不可一世的夫妇双双殒命。

1918年,齐奥塞斯库出生于罗马尼亚一个贫苦农村家庭,自幼“尝尽了地主的压迫和资本主义的剥削”。15岁时,徘徊于社会底层的小齐入党,成为革命青年。但也因为活跃过头成了当局的眼中钉,1936年被拿捕入狱。

结果小齐一进监狱,却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组织。当年罗马尼亚几乎所有重量级的革命家全给关进了牢里,连罗共领袖格奥尔基·乔治乌·德治都在里头蹲着,所以当年进监狱跟进中央意思差不多。

这位格奥尔基·乔治乌·德治可不是一般人,虽被关进号子,罗共的革命运动和组织建设工作都在他的指挥下照常进行,并逐步形成了党的领导核心—监狱派。而且乔治乌连牢房都没出,就布置好了1944年的武装起义方案,还将前罗共总书记斯特凡·福里什取而代之。坐牢坐的像办公室一样,可见其能力之强悍!

少年小齐很快入了乔治乌大佬的法眼,这孩子这么小就给政府逮了进来,足以说明其敢作敢为,值得重点培养。而小齐也总算找到了组织,拜对了老大,从此鞍前马后、尽心侍奉,从此成了大佬的亲信和监狱派的中坚力量!

1944年8月,“监狱派”领袖们王者归来!并于8月23日在布加勒斯特发动武装起义,在苏军强悍的支撑下,推翻了安东内斯库的亲德政权。在后面8年中,大佬乔治乌带着狱里狱外的兄弟们,一路斩关夺旗,边搞建设、边搞政敌,把各式各样反对势力瓦解殆尽后,成功接掌国家政权,并成了国家元首党的最高领导人。

出狱年时仅23岁的齐奥塞斯库,则跟紧大佬步伐,开始了自己的从政生涯。20多年间,他在实操中学会了如何管理国家、发展经济、以及如何搞人搞斗争,从一个青涩的共青团书记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充满了心机的政治家,也从小齐熬成了老齐。1965年时,他已经是罗共中央委员、中央书记,稳居党内二把手。

而最重要的,是乔治乌执政期间,基本已经完成了罗马尼亚的统治架构、经济属性和基层组织的社会主义改造。国家工业化初具规模,经济稳中向上;国内外也没什么敌人、全国四平八稳。所以当齐奥塞斯库接手的时候,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

1965年7月,老齐晋升成为罗共总书记(乔治乌3月去世)。经历了两年并不很激烈的斗争后,他踹掉了长的徒有虚名的基伏·斯托伊卡,正式成为了罗马尼亚的国家元首,并迅速开启了国家的“黄金时代”,此时的齐奥塞斯库,年仅46。

上台后的老齐没有什么创新,基本就是把上代政策“继往开来”,简单讲是以下几方面:继续重工业优先的国家经济策略;将全国2市16州打散,变成1市39个县,往纵深方向强化罗共对全国的垂直管理;外交方面,则谋求独立自主、踹开苏联和靠近欧美,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关贸总协定,在华约当中的独立性相当的高;另外就是我们熟悉的,放卫星、高速度、高积累、高指标,猛灌鸡血,大搞举国体制。

一番操作后,罗马尼亚“脱胎换骨”,成为了重工业发达的经济强国!老齐执政的二十多年间,国民收入增长32倍,工业增长119倍,农业增长6倍,82%的国民住进了新房,人均国民收入已达3000美刀,如果这些数没有灌水,这在那时代是相当吓人得经济成就了!

然而就在的实力与威望达到顶峰的时候,老齐也变得越来越独裁和腐败。1967年开始,为成为“罗马尼亚第一人”,老齐不断的清除元老、任用亲信,还一个劲的把军权、选举权、最高决策权往自己身上撸,导致国家机关被架空、集体领导制也遭到破坏。整个罗马尼亚变成了他老齐的囊中物,党政军围着他一个人转,他翻手云覆手雨,用谁、杀谁都在他一念之间,谁敢不服,说没就没!简直如同“红色罗马帝国皇帝”。

不断攫取权利的同时,老齐还大搞个人崇拜,他们两口子的报道成天占据各大媒体头条,无论去哪出差都会受到山呼海啸的“群众欢迎”,一片歌功颂德、处处形象工程,开会时候更是掌声嘹亮、钟鼓齐鸣,人人歌颂“圣君”。为显示自己扎实的理论创见和不俗的文学功底,齐总统的文集、著作、语录不断面市,充实了学校教材和人民的业余生活。在全国人民的热情拥护中,齐总统一家的行宫别墅布满全国,养猫养狗、打猎进口,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遗憾的是,这样快活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

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罗马尼亚的重工业策略明显失效,经济开始停摆。同时国内经济格局严重失调,农副产品供应不足。未几,又赶上阿拉伯国家大搞石油禁运,世界能源危机爆发。这还没算国内欠着苏联的巨额贷款。罗马尼亚的内外环境陡然一变,压力倍增!日子变得不好过了不说,繁荣时看不出来的矛盾开始暴露,党内外开始呼唤改革了。

这时候,老齐只能顺水推舟、不能力挽狂澜的缺陷暴露无遗,虽然他被迫承认经济结构失调,却坚决不认这二十多年带错了路,也一并拒绝改革,并将其斥为“走资”、和“倒退”,生怕改革把给他给改没了。

不从民意也就罢了,后面的政策又屡屡出错,他搞农村“规范化”,得罪了农民;他强行偿还巨额苏债,让人民饿了十年肚子;对改革以求自保的东欧诸国说三毛四,自绝于友邦;在党内搞个人专断,谁不服就踢谁,甚至杀人以绝后患。

几年胡搞下来,问题没有解决、矛盾没有缓解,人民的不满却越积越深。而此时老齐居然还在到处歌颂“建设成就”,充满了讽刺的味道。进入八十年代后,东欧国家普遍陷入了剧烈的动荡,而西方国家正不遗余力的大行颠覆。风口浪尖上的整个罗马尼亚,已经变成了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

1989年12月,以匈牙利族牧师 特凯什·拉斯特被驱逐为导火索,蒂米什瓦拉市陷入了针对齐奥塞斯库的大规模抗议中。抗议队伍从200变成数千,进而演变成万人游行,又从地方波及到了全国,抗议诉求非常明确:要生存、要齐奥塞斯库下台!

在镇压群众的同时,自信的齐总统居然企图用“雄辩”来征服抗议群众,可见其对当前的形势是多么的不醒目。结果,12月20日全民会议当天,首都一下子来了近十万人!总统的发言如同火上浇油,使集会再度变为抗议、“雄辩”又变成了镇压。而国防部长米列亚的“畏罪自杀”(他拒绝向群众开枪)又造成了军队的反水。愤怒的抗议人群终于攻破了罗共党中央大厦,众叛亲离齐奥塞斯库夫妇仓皇出逃。

走投无路的总统夫妇在慌乱中跑到了特尔戈维什蒂,随即被当地警察局收捕。此时紧急成立的罗马尼亚救国阵线已经接管了国家权利。在救阵主席扬·伊利埃斯库的授权下,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登古雷斯库于12月25日对前总统夫妇进行审讯,特别军事法庭以五项罪名判处齐氏夫妇死刑,而他们对审讯结果的藐视,也终结了自己的最后一线生机。次日下午四时,三名士兵用机枪打了几百发子弹,将这对年逾七旬的夫妇处决。

齐奥塞斯库的人生、包括他的死,都是充满争议的。他在二十多年的执政生涯中,从万众瞩目的国家领袖,直接跌落神坛成了枪决处死的罪犯。罗马尼亚的历史,也因为他而经历了一场耐人寻味的动荡。即便到临死前一刻,他似乎都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对他的评价,无论是过分褒赞或是过度丑化,也好像也都有失公允。孰是孰非,就交给大家去判断吧。

本文《尼库 齐奥塞斯库 的档案》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