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杜桑 卢维杜尔 历史故事

在卢维青出生前,母亲患上重度精神疾病,父亲抛下她们。在十几年的岁月里,卢维青扛起了照顾母亲的重担。当初高考分数超过本科A批时,她唯一的择校要求是,“在省内,能够照顾妈妈的地方”。无论多大的代价,也要守住她永远放不下的人。

卢维青照顾妈妈吃饭

清晨7点,同学们还在熟睡,卢维青已为妈妈做好了早餐;中午12点,同学们在食堂有说有笑,卢维青却急匆匆地为妈妈打包饭菜;晚上10点,同学们渐渐睡去,卢维青还坐在桌前,洗完了衣服,打扫了卫生,她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学习时间。

走在海口经济学院的校园里,大二女生卢维青的心里,有一份精准的时间表。所有的时间安排,都是围绕母亲。

在她20岁的人生里,

照顾妈妈是生活的主题。

当初高考分数超过本科A批时,

她唯一的择校要求是,

“在省内,能够照顾妈妈的地方”。

在她出生前,母亲患上重度精神疾病,父亲抛下她们。在十几年的岁月里,她扛起了照顾母亲的重任,甘愿让青春的花季伴随雨季,与母亲永远相伴,是她唯一的心愿。

放不下 我的母亲

母亲患上精神疾病 从小打工照顾母亲

暑期的校园,没有了热闹,行道树安静地挺立,七月的烈日炙烤着水泥路面,一阵急促的脚步踩过树荫,瘦弱的身影向食堂走去。

这是卢维青的第二个大学暑假,她没有回到昌江的家。在她心里,母亲在哪,家就在哪。此时此刻,她只想快些为母亲打包午饭,送回校园北区的小屋里。

对于父亲,卢维青皱起了眉头,想了很久,也记不起关于父亲的一丝记忆。在她出生前,母亲患上重度精神疾病,无法与人交流,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出生不久,父亲突然离开了这个家,留下患有精神疾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

卢维青的家在昌江黎族自治县石碌矿区,母亲的家人都是铁矿工人。父亲走后,外公一家接纳了母女俩。可是,母亲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和无端打骂,连外公也难以靠近。家人们只能补贴经济,照料母亲衣食起居的责任,还是落到卢维青的肩头。

“小学时,她没和我们说过家里的情况,每天下午放学后,总是第一个骑着单车冲出校园,到市场买菜。”同学吕芳瑜还记得,卢维青每天都很忙。

为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小学时,卢维青就开始卖报纸。初中时,她每晚到夜市打工,带着课本摆地摊。回到家里,还要帮着做饭,照料母亲。每天清晨,她先为母亲做好早餐,才出门上学。

为了照顾母亲,卢维青放弃了更好的求学机会。高考时,她的分数超过本科A批,她想报考省外学校。可是,却始终放心不下母亲。“除了我之外,母亲很难与其他人相处,担心照顾不够。”

她决定留在省内,留在母亲身边,无论多大的代价,也要守住她永远放不下的人。

有妈在 我的家就在

带着妈妈读大学 放弃去支教机会

大学入学第一天,卢维青找到校领导,反映了自己的情况。校领导当即表示同意,免除卢维青的住宿费用,还发放了慰问金,并且安排一间职工宿舍,在每月1000元的房租基础上,只收取400元的租金。

这间位于校园北区的小屋,成了母女俩的家。“昌江的家里已没有亲人,外公前几年去世,舅舅、小姨都搬家了。”今年春节,卢维青和妈妈在小屋度过。看着冷清的校园,心里有些落寞,“同学们都回家过年了,我还在学校里,只有回到小屋的那一刻,看见妈妈,才觉得自己和其他同学一样,有个家。”对于卢维青而言,妈妈在,家就在。

可是带着妈妈读大学的过程,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读会计专业的卢维青,需要每天面对繁多的作业,当其他同学晚自习时,卢维青却要洗衣做饭、照顾妈妈。直到晚上10点,妈妈入睡,卢维青才有自己的学习时间。

“有时早上起床,看到卢维青发来的信息,找我借一些学习资料,上课时带给她。一看发送时间,经常是半夜两三点。”官伟虹是卢维青的同班同学,一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支教社团,有机会去偏远乡村支教。“卢维青的成绩很好,也想去支教,可是挂念着妈妈,把支教的机会都放弃了,为大家提供后勤服务。”

品学兼优的卢维青,是海口经济学院青年宣讲团的一员。每个学期开学时,会到各个二级学院讲述她的故事。“讲完后,同学们都很感动,想要找她交流,可是一转眼,她就不见了。”担心母亲饿肚子,宣讲一结束,卢维青就赶去买菜、买食物,第一时间回到小屋。

1

未来,和妈妈一起走

有过不安和委屈 但不会放弃母亲

读小学时,卢维青就发现自己与其他同学不一样。“周一上课前,别的同学会讲讲周末父母带去哪里玩,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些我都没有。”不安和委屈,一直围绕着卢维青。刚上大学时,看着周围青春自信的同学们,自卑如约而至。

尽管如此,卢维青也没有将委屈向母亲发泄,从没有打骂过母亲。从她记事起,照顾母亲,就像别的孩子接受父母照顾一样,是注定的事。“我们不住在一起,她小的时候去看望她,她总是推着自行车,车篮装着菜,笑着和我们打招呼。”小姨杨炎虹忘不了小时候的卢维青,这个瘦弱的身影不仅照顾母亲,还力所能及照顾外公。

由于工作关系,卢维青的舅舅、小姨早年离开了昌江。临走时,杨炎虹和家人商量,打算由大家照顾卢维青的母亲,让卢维青安心读书。“可是卢维青不愿意,她担心母亲与大家相处不来。”回忆当初,杨炎虹仍十分感慨。那时,卢维青只有一个要求,让学过医疗的小姨教她静脉注射,帮妈妈打针。

卢维青不仅是妈妈的“护士”,还是她的“发型师”和“心理辅导师”。在卢维青的照顾下,母亲衣着整洁,健康清爽,看起来和正常人几乎没有不同,偶尔也能与卢维青进行简单交流。

当母亲患病、父亲离去,外公一家并没有抛下她。大学四年的学费,由舅舅承担,房租与生活费,由小姨负责。得知她的经历,同学们在学业上为她提供无私的帮助。逢年过节,校领导和老师们还会上门慰问。

会计专业的卢维青,

不去计算爱的得失,

对于未来,她不会放弃母亲,

那笔厚厚的人生账单,

她愿意和母亲用爱完成。

本文《杜桑 卢维杜尔 历史故事》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