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波尼亚托夫斯基 资料

1756年的夏天,在奥拉宁巴姆宫,叶卡捷琳娜同一位女侍臣的关系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执。叶卡捷琳娜感觉到身边这些年轻女子已经开始公然冒犯她了,于是她来到她们的寝室,声称除非她们改变态度,否则她就要把她们的行为禀告给伊丽莎白女皇。其中几个女孩子吓得哭了起来,其他人则恼羞成怒,叶卡捷琳娜刚一离去她们便心急火燎地去找大公。

听罢她们的哭诉,彼得勃然大怒,他立即冲到了叶卡捷琳娜的房间,说自己对她忍无可忍,她已经变得越来越令人发指了,还指责她对待这些有地位的年轻姑娘就像对待女仆一样,倘若她去向女皇抱怨,那他也会去告诉自己的姨母她是多听罢彼得的指责,叶卡捷琳娜说丈夫尽可以去跟他的姨母抱怨,说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女皇很有可能会认为,解决争端的首选方案还是将导致外甥夫妇发生龃龉的那个姑娘从叶卡捷琳娜的身边赶走,无论那个姑娘是谁。

她还说自己相信为了让他们两个人重归于好,也是为了避免再听到类似的争端,女皇势必会采取这种解决办法的。彼得大吃一惊,他意识到叶卡捷琳娜比自己更了解伊丽莎白女皇对这些女侍臣的态度,女皇的确会因为此事而赶走她们,于是他压低声调说:”跟我说说你究竟知道些什么。有人跟她说过她们的事情么?”叶卡捷琳娜断言一旦此事传到了女皇的耳朵里,女皇陛下必定会一如既往地果断解决掉这件事情。彼得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

当天晚上,为了警告这些姑娘,以免她们继续向大公哭诉委屈,叶卡捷琳娜便将自己与大公发生的冲突,以及接下来有可能出现的结果都绘声绘色地向比较理智的几位女侍臣描述了一遍。么的自负、傲慢,而且还常常发火。叶卡捷琳娜喜欢斯坦尼斯瓦夫·波尼亚托夫斯基,可是直到他不得不暂时告别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么喜欢他。这次的分别完全是波尼亚托夫斯基自己招惹来的。

他一向憎恶波兰那位有名无实的国王,即来自萨克森的奥古斯都,当时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已经大举入侵了奥古斯都的选帝侯国。波尼亚托夫斯基不断地发表着对奥古斯都的鄙薄之辞,有些人将他对奥古斯都的人身攻击当作出于对腓特烈的同情,彼得就在此列。然而,误认为波尼亚托夫斯基支持普鲁士的不止彼得一个人,萨克森-波兰朝廷对他也持有同样的看法,他们恳求伊丽莎白女皇将这个年轻人送回波兰去。波尼亚托夫斯基没有选择的余地。1756年7月,他不得不踏上回国的旅程了。

叶卡捷琳娜没有阻挡他的脚步,但是她打定主意终有一天要让他再回到她的身边。在动身的两天前,在瑞典的霍恩伯爵陪同下,波尼亚托夫斯基来到奥拉宁巴姆宫,他是来跟叶卡捷琳娜道别的。他们在奥拉宁巴姆宫相守了两天,第一天的时候彼得还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到了第二天,他原本就打算在那一天趁着手下的猎人举办婚礼之机美美地喝上一场,所以他直接离开了王宫,将叶卡捷琳娜一个人留在宫里招待客人们。

晚宴结束后,叶卡捷琳娜带着霍恩伯爵参观宫殿。当他们走到叶卡捷琳娜的寝室时,她那只意大利灵提冲着霍恩伯爵狂吠不已,等看到波尼亚托夫斯基时,小狗却冲对方拼命地摇起了尾巴。霍恩伯爵注意到了小狗的反应,他将波尼亚托夫斯基拉到僻静的角落,说:”我的朋友,什么都比不过小哈巴狗更能出卖人了。

每次恋爱时我首先要做的就是送给对方一条这样的小狗,这样一来,我就能发现有没有别的什么人比我更受她的垂青。这个法子屡试不爽。你刚才也亲眼看到了,这条狗想来咬我,因为我是个陌生人,可是一看到你它就乐疯了。”两天后,波尼亚托夫斯基离开了俄国。在1756年7月动身返回波兰的时候,斯坦尼斯瓦夫·波尼亚托夫斯基以为几个星期之后就能重返俄国,然而他没能按照预期的时间回来,叶卡捷捷琳娜便采取了行动,她要让波尼亚托夫斯基回到俄国来。

就是这次的努力让别斯杜捷夫见识到未来女皇的意志。1756年整整一个秋天,别斯杜捷夫一直竭尽全力地按照叶卡捷琳娜的请求忙碌着,不断地劝说波兰内阁将波尼亚托夫斯基重新派回圣彼得堡。在给波兰外交大臣布吕赫尔伯爵的信中他写道:”目前诸多事务发展到了关键而微妙的阶段,我愈加认为波兰王国应当立即向俄国派驻一位杰出的使节,他的出现必将拉近两国王室的关系。

我发现对我国来说没有谁能比波尼亚托夫斯基伯爵的到来更令人感到愉快,因此我建议您最好将他派来。”最后,布吕赫尔伯爵接受了对方的建议。波尼亚托夫斯基重返俄国的障碍已经扫清了,可是出乎叶卡捷琳娜意料的是他还是留在了波兰。什么事情在阻挠着他?在给叶卡捷琳娜的一封信中,波尼亚托夫斯基解释说障碍就在于他的母亲。我强烈要求她同意我重返俄国,可是她眼泪汪汪地对我说,我跟您的关系势必会让她失去我对她的爱,她将自己这一生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对她的爱之上。

她还说虽然很难拒绝俄国提出的邀请,但这一次她是坚决不会答应的。我顿时就慌了神,一头扑倒在她的脚下,哀求她改变主意。她又哭着说:”我意已决。”说完她捏了捏我的手,然后就走掉了,留下我独自面对着两难处境,这辈子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棘手的事情。在两位颇有影响力的叔父的帮助下,波尼亚托夫斯基最终还是在1756年12月逃离了母亲的束缚,以波兰王国官方代表及使节的身份回到了俄国。

一赶到圣彼得堡,他便立即跟叶卡捷琳娜恢复了关系,此后他在俄国继续生活了一年半,期间叶卡捷琳娜产下了次子。这时,伊丽莎白女皇常常疾病缠身,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真正的致病原因,有些人将其归结为月经期并发症,还有一些人在背后议论说女皇之所以身体不适是由中风或癫痫造成的。1756年的夏天,女皇的病情陷入了危急状态,御医们甚至担心她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

本文《波尼亚托夫斯基 资料》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