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维米尔 历史故事

维米尔的画总是给人一种真实感,那是一种甚至用现代最先进的技术都难以捕捉的真实的流露。除了日常生活中的真实之外还使人感到一种信仰上的真实感。

很多人会把目光投射到少女颈上的那只珍珠耳环上,但当你仔细观赏这幅画作,你会发现无论耳环、还是少女的眼睛、嘴唇,画家均用了同样的白色颜料绘画,使它们闪烁着相同的光彩。维米尔用白色点画法画出了少女闪亮的眼睛、晶莹剔透的嘴唇,竟然画出了那种难以用绘画表现的湿润感,同样闪耀的还有耳环上的那抹珠光。这也许就是画家想要表达的吧,就好像说少女如同珍珠一样闪烁着动人的光芒。你甚至都不会注意到少女缺失的睫毛、眉毛,和隐匿在光影里的鼻子,这些丝毫没有减损她的美感。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1665-1667)

他的画作多是反映民俗的普通人的生活场景,却把连相机都难以捕捉的人物的生气神色都体现在了绘画中。观赏维米尔的画作时,你不会感觉面前是一幅有着三四百年历史隔离的作品,反而觉得画里的人物,他们就生活在你的身边,无论人物还是静物,身上都散发着生灵活气的光。

维米尔于1632年10月31日,出生在荷兰代尔夫特一个画商家庭,在父亲去世后他便子承父业,经营画室,同时从事绘画艺术创作。他的风景画流传下来的很少,描绘家乡代尔伏特风光的画作便是其中一幅。天上的云,水中的船,岸边的人,时间在画家手中静止了。

代尔夫特的风景(1660-1661)

在没有摄影技术的十七世纪,画家并非纯粹艺术创作的需要,而是一种谋生的社会职业。画家保留了人们存在的痕迹。维米尔的绘画大多反映市民平常生活,是一位优秀的民俗画家。然而由于维米尔子女众多,生活十分贫困,她的妻子一共生育了十五次,有十一个孩子存活了下来。

极端贫困加上过度劳累,维米尔在43岁那年就去世了。

然而即便在如此贫病交加的情况下,维米尔仍然没有放弃对艺术精湛的追求,他的画作通常要花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创作很精细,用很贵的颜料。维米尔对于光影的应用令人叹为观止,他的画面中常常出现明朗的黄色,静谧舒适的蓝色,那是一种很摄人的蓝,要用阿富汗的青金石研磨的颜料,这玩意儿在当时比黄金还贵。黄色,是从只吃芒果树叶的牛的尿液里提取的。红色,要用纯正的朱砂粉末。他的画通常给人一种宁静,明净的感觉,被称为“静谧的永恒”。

在如此极致的追求下,维米尔留下的每一幅画,都堪称精品。

倒牛奶的女工(1658-1661)

倒牛奶的女工,仔细观察画作,你会发现女工的小臂、双手、脸颊,能够看出劳作的痕迹。陶罐中的白色牛奶汩汩流淌,给静止的画面以流动的记号。

画家对于织物的刻画技艺令人叹为观止,同样是蓝色和黄色的组合,在不同织物的绘画效果中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完全刻画出了每种织物的不同光感和质感。这也在他的其他作品中频频表现出来。光线从左侧的小窗子里透出来,赋予房间里每一件物品不同的光感。维米尔运用了当时罕见的暗箱技术来捕捉光影的画面,他的好朋友列文虎克是精通光学透视和显微镜的荷兰著名科学家,有人说他那自成一派的创作技法要归功于他的这位朋友。

窗前读信的女子(1657)

在《窗前读信的女子》一作中,你可以看清织物的花纹在光线里的呈现,你可以感受到它的厚实、精致。读信女子微张的嘴唇、低垂的眼睑的投影、放松的下颌、微微前倾的姿势,让人感受到女子读信的投入,让人不忍打破这种宁静。其实除了这些,还有一处细节,就是画中的瓷器,那个盛放水果的盘子。在十七世纪的欧洲,瓷器是从中国通过大航海进口的舶来品,属于奢侈品,十分昂贵和稀有,而画面中出现的这个中国磁盘让人忍不住猜想,给女子写信的人是不是在远方航行?屋内并不十分明亮的光线,和玻璃窗上的斜射照影,仿佛是日头西斜时分,此时光景更容易引起女子的种种思绪。女子并不在意对方给自己带来的昂贵礼物,而更愿意与信中的人早日相见。

三十几岁是维米尔的创作盛期,在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大量反映当地日常生活的精美画作,像同时期的作品还有《绣花边的女工》、《拿天平的女人》、《画室》等。

持天平的女人(1662-1665)

十七世纪的欧洲,金银是流通货币,画中女人原型是维米尔的妻子,她正在手持天平细细称量。

画室(1666-1667)

画室中的画师正是维米尔,这也是他在传世的四十几幅作品中唯一自己出境的地方。

绣花边的女工(1669-1671)

花边女工正迎着光线认真工作。她的衣领上也有自己刺绣的精致花边。

这些描写普通民众琐屑日常的图画,何以成为惊世之作?

相信看画的人,都能够体会到维米尔画中的那份超越时间的永恒的真实。于微茫之中窥见宇宙,它们和当时的时间一样易逝,也和永远的时间一样不朽。真实永远存在于时间的裂隙里,把片刻留驻成永恒。

那些在时间变化的流逝中产生的美好:烧热又渐渐冷掉的水,加热后膨胀的空气,日光升起又消散,植物嫩绿的抽芽……要如何留住。

维米尔却做到了。他那捕捉美的眼睛,胜过当代任何一台最先进的摄影机。

人人都爱维米尔画中的蓝色,而我却窥见那画中光影的白色斑驳,悄悄记录着时间裂隙里的真实。

白色,是所有颜色叠加之后的颜色,正如俄国几何抽象派画家马列维奇在《白色上的白色》所表达的那样,一具至高无上的白色方块,并不象征任何东西,它只是一种存在,它的内涵均存在于它本身以及和它关联的东西上。“存在”,在绘画的白色沉默之中,被展现。

躲进维米尔的暗箱,闭上眼睛,用心观察,你是否在片刻之间看到那时间裂隙里的真实?

本文《维米尔 历史故事》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