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肖邦 个人档案

12月28日,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在英国去世,享年86岁。 他要是生活在故国,肯定能活下去。

可惜,傅聪早已是英国籍艺术家了。

病毒无情,而英国的控制疫情的工作之差人所皆知。

傅聪生于1934年,上海人,父亲是大翻译家傅雷,母亲是朱梅馥也是上海人,知性女人,也受过良好的教育,初中就读于上海教会学校稗文女校,高中进入另一所教会学校晏摩氏女校,曾学过钢琴。

在家庭的熏陶下,傅聪8岁半开始学习钢琴。

为了培养傅聪,父亲傅雷与母亲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们的教育方式很独特,没让傅聪按部就班地去读书,而是在家接受父亲的亲自教育。

傅雷学问很大,教育儿子自然是小菜一碟。

在傅聪的成长过程中,傅雷夫妇写了大量的书信,后来集结出版为风靡一时的《傅雷家书》,感动了无数的读者。

傅雷曾经很骄傲地在家书中写着:“你从小到现在的家庭背景,不但在中国独一无二,便是在世界上也很少很少。哪个人教育一个年轻的艺术学生,除了艺术以外,再加上这么多的道德?我完全信任你,我多少年来播的种子,必有一日在你的身上开花结果——我指的是一个德艺兼备、人格卓越的艺术家!”

傅雷的此言不虚。

在上海,傅聪投身前苏联女钢琴家勃隆斯丹夫人门下,演奏技艺日臻完美。

1953年,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四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初出茅庐的傅聪作为唯一的中国选手,在比赛中获得了3等奖。

1954年,傅聪公费到波兰留学,追随著名钢琴家和钢琴教授杰维茨基学习,准备次年在华沙举行的第5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

那时的中国,很穷,但依然公费送有前途的孩子出国深造,为了给我们国家培养各方面的人才。

新中国太不容易了。

1954年,傅聪在华沙为次年的肖邦钢琴比赛做准备。

1955年,在波兰华沙举行的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中,傅聪凭借难度极高、极富哲学意味的《玛祖卡》获得3等奖(即第3名),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在国际性钢琴大赛上斩获荣誉。

1956年,傅聪开始在欧洲巡回演出,渐有“钢琴诗人”之誉。

1958年,傅雷遭遇了两件不幸的事情,一是他被划为右派,二是他精心培育的儿子傅聪从红色的波兰逃到了西方阵营中的英国。那时,正是冷战时期。这在当时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中国驻波兰大使馆还派人去阻止傅聪,但没拦住。

傅聪到了英国,还未下飞机,西方的记者们就在机场等他。这意味着什么,相信稍有阅历的人都能判断出来。

很快,英国的媒体以“中国钢琴家叛逃伦敦”的标题发布新闻,给中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一旦参与到政治里面去,事情就复杂了。

傅雷听到这个消息,哀莫大于心死,他不理解这个自己倾注大量心血教育而成的儿子,为何配合西方势力羞辱中国,更不明白他为何忍心如此害尚在国内生活的父母。

满脑子精致利己主义的傅聪,令父母颜面扫地。

傅聪出国留学时,父亲傅雷与他约定,第一,不可加入外籍,特别是冷战的西方阵营,第二不可娶西方阵营的女子,但傅聪做的与钱学森等归国科学家相反的事,想尽方法跑到西方阵营中的英国,又先后娶了西方阵营的两位女子,双重的言而无信。

何为不忠,何为不孝,这就是。

1961年,傅雷的“右派”帽子才被摘掉。他多次恳求儿子傅聪回国,但傅聪就是不听。

1965年,傅聪加入了英国国籍,宣誓效忠异邦。国家培养他留学的钱,就这样打水漂了。这对他的父母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好几个月后,心如死灰的傅雷在给傅聪的信中这样写道:再彻底的谅解也减除不了我们沉重的心情。民族自尊心受了伤害,非短时期内所能平复……

在东西方阵营严重对抗时期,傅聪为一己私利,抛弃了家国,教育儿子傅聪完全失败的傅雷夫妇无颜在世,只有一死以谢天下。

1966年9月2日深夜,保姆周菊娣睡去之后。朱梅馥平静地为傅雷在书桌上摊开稿纸,傅雷则提笔写遗书。在遗书中,傅雷交代了13件事。包括9月份的房租,替别人修的一只手表,给保姆过渡时期用的生活费600元……

在遗书中,傅雷这样写道: 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

傅雷夫妇都自杀了,坑爹的儿子却在忘情地拥抱着“文明”的西方世界。他不明白的是,正是西方世界那帮人的运作,才使他与父母阴阳两隔。

傅聪靠演奏肖邦出名。肖邦曾说:祖国,我永远忠于你,为你献身,用我的琴声永远为你歌唱和战斗。

傅聪就是个笑话,他连肖邦爱国情怀的皮毛都很没学到。

再牛的肖邦,也弹不出傅雷的忧伤。

今年冬的新冠疫情,带走了在英国生活多年的傅聪。傅家父子的故事谢幕了,徒留叹息在人间。(刘继兴)

本文《肖邦 个人档案》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