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历史 > 文章详情页

舍利弗 历史解读

佛陀十大弟子中,舍利弗被公认为「智慧第一」。《阿育王经》中提及,除了佛陀,一切世间所有智慧,十六分中不及舍利弗一分。

每当佛陀说法,多由舍利弗代众请法,以涤清大众疑虑,倘若宣说较艰深内容,或有一般人难以接受的佛法,佛陀也指名由舍利弗为「当机众」;因而促进僧团的扩展,或与外道的沟通,均为舍利弗义不容辞的事情。

曾有舍卫城大富长者须达,发心修建精舍以供养僧众,于是佛陀委任精通外道、巧于五明的舍利弗随行协助督导,果然成功地摄服外道,建立万世不朽的「只树给孤独园」。

◆ 智德宿具寻师不辍

舍利弗本名优波提舍,父亲提舍为南印度婆罗门大论师,母亲舍利为摩竭陀国王舍城婆罗门论师之女,出生时以眼似舍利鸟,乃命名为舍利;舍利弗(舍利之子)即从母而得名。

舍利弗形貌端严,智慧朗达,言词敏锐。八岁时,自登论师高座,与众多宿德耆旧、大小婆罗门相互论辩,言词清晰,义理周详,令婆罗门等辞穷理屈,震慑场内数万民众,也深得国王赞赏,当下即赐予他一座村庄及象马车舆等厚赏。此后,舍利弗名声远播十六大国。

一日,舍利弗登上城中高楼,俯瞰人民沉醉在节庆欢娱之中,放浪形骸,内心不禁思绪潮涌,「生命渺小短暂一如蝼蚁,寻求五欲之乐岂足以成为人生的目标?」于是,舍利弗心中渐萌出世思想,希望能寻得生命的意义。

十六岁那年,舍利弗偕同好友目犍连拜别父母,至六师外道之一的波离闍删闍耶处出家学道,七日夜间通达各种医方药草、道术技艺、非想禅定,并主领大众,成为教授师。不久,二人逐渐明白删闍耶之法并非究竟解脱之道,于是共相邀约无论是谁先听闻无上善法妙谛,誓必互相告知,无有吝惜。

一日,舍利弗率领弟子们出游,行至王舍城,见阿说示比丘威仪安详,恬淡庄重,心中惊奇,连忙趋前请法,并问所师何人。阿说示告知舍利弗:「我的老师是释种出生的大圣释迦牟尼佛,他所讲的宇宙人生真理,浅学的我,还不能完全领会,不过,我的老师常讲的道理是『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又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寥寥数语,却如雷万钧,轰然震醒了寻求真理久久不得的舍利弗,舍利弗深受感动,情不自禁向阿说示比丘礼拜。

舍利弗当下即得法眼净,证须陀洹初果。舍利弗回到住处,欢喜地告知好友目犍连,两人共同率领二百五十名弟子拜谒佛陀,请求加入僧团,同沾法益。佛陀于是为他们授记──舍利弗未来将成为诸弟子中智慧第一,目犍连为神通第一。

七日后,舍利弗证得阿罗汉果,半月后,目犍连也证悟了四果。

舍利弗的舅舅拘絺罗一心向学,志在成为第一论师。当他获悉才冠群伦的外甥归投佛陀的座下,心中十分不服,即刻赶赴僧团,准备与佛陀论辩。没想到经过佛陀言简意赅的提示,心门豁然开启,充满法喜,继而加入僧团,不久也证得果位。

◆ 降伏六师启建精舍

当时憍萨弥罗国舍卫城有一位长者须达,经常以巨款赈济布施穷人,修桥铺路,人称「给孤独长者」。

佛陀成道后第二年,一次偶然的机缘中,须达长者恭闻佛陀法音,心中极为仰慕,希望佛陀能前往邪法盛行的舍卫城弘扬正法。于是发愿修建精舍,礼请佛陀及比丘们常住在此,以化导众生。

须达长者对于建筑工程原本不甚内行,加上初探佛门,对于僧团居住的精舍更是陌生,为求谨慎,便请求佛陀派遣弟子协助。佛陀以舍利弗精通外道典籍,智慧练达,便派遣舍利弗跟随须达长者回到北方的舍卫城,即刻展开行动,以黄金布地的代价,购妥只陀太子的御花园准备施工。此时,六师外道向国王进谗,要求与舍利弗辩论,胜利者始有资格建立精舍。

七日后,王宫击鼓会众,全国人民聚集,六师外道徒众三万人到会,而代表佛教的却只有舍利弗与须达长者。舍利弗的智慧及定力在僧团之中首屈一指,三万人的场面对他而言,依然是「游刃有余」。

不消多久,舍利弗的论辩打动了国王及外道们的心,与会大众随其宿福善根,各自证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等,三万名六师外道也发起菩提心,对舍利弗由仰慕而自愿跟随其出家学道,舍卫城从此沐浴在佛法的慈光之下。

精舍经由舍利弗的设计,灿然大备,建有十六殿堂专供集会之用,又有六十小堂,分寝室、厨室、温室、盥洗室,此外还有浴场、经行处、池泉等。此座精舍由须达长者献地,只陀太子布施园中花木,因此佛陀将其命名为「只树给孤独园」,成为往后佛陀说法,僧众安居布萨的重要据点。

◆ 智破调达摧邪扶正

佛陀弟子中,提婆达多(又称调达)最为顽劣,时有各种破坏僧团的行为。一日,千二百五十比丘聚集讲堂,屏息等待佛陀开示,提婆达多忽然起身对大众表示,身为比丘应尽形寿着衲衣、受乞食法、受一食法、受露地坐法、断肉法,如此才能得涅槃解脱。

对于提婆达多混淆视听,偏离中道的邪说,佛陀加以驳斥,言明过去诸佛虽赞叹行此五法的头陀功行,但是也视情况而有各种方便,使修行者依佛法精进不懈,达到涅槃的境界。提婆达多不但不理会佛陀的苦心劝阻,反而公然散播邪说,诱使频婆娑罗王的儿子阿闍世成为他的护法,且蛊惑群众,煽动五百位未证法眼的比丘变节随他到伽耶山另组僧团。

为了挽救五百比丘的慧命,舍利弗及目犍连请求佛陀允许他们前往化导。

提婆达多远远望见两位尊者走向自己,心中万分得意,以为佛陀座前两大弟子也都归顺于他,不禁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才是正法僧团的代表,于是模仿佛陀举起右手,招呼两位尊者到身旁,佯装背痛,示意舍利弗代他说法。起初舍利弗开始赞叹三宝时,提婆达多尚能勉力仿效佛陀右胁而卧,但睡意逐渐袭上双眼,目犍连略施神通,使提婆达多睡得更沉。失去戒心的提婆达多卸下了伪装的外衣,露出本来面目,频频翻身,鼾声如雷,口中不时发出梦噫般的呻吟,甚至夹杂嘎嘎作响的磨牙声。此时,舍利弗向大众赞叹佛陀的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并且提醒大众,发心出家原在于脱离生死的苦海,而非为了区区的供养。

比丘们闻言,内心既愧且悔。眼前所见自己跟随的「教主」竟与市井小民无异,而自身为了贪图阿闍世王子的物质供养,却不惜将纯洁尊贵的信仰抛诸脑后,着实有负献身出家修道的初衷,于是比丘们纷纷要求重回佛陀正法的僧团,请求佛陀慈悲宽恕。

舍利弗法鞭所及,莫不摧邪扶正,智慧导引,所以佛陀全然信任舍利弗,将僧团中第一位沙弥罗睺罗,交付舍利弗教导。

◆ 长者患疾示教令瘳

尽管舍利弗的智慧有目共睹,但是为了增益弟子们求道的信心,佛陀仍多次赞扬舍利弗聪慧、速慧、捷慧、利慧、广慧、深慧、出要慧、明达慧、辩才慧,能以正见为导引,善巧演说四圣谛,并且每当佛陀背疾复发时,便令舍利弗代为说法。

某次佛陀自远方回到只树给孤独园,须达长者适巧身患严重的疾病,难以起身至精舍向佛陀及僧众问安,于是派遣家丁向佛陀问讯,并恳请善说法要的舍利弗尊者能屈驾前来,以法水滋润枯槁的身心。

舍利弗慈悲应允。翌日,须达长者遥见舍利弗驾临,强行坐起,试图下床起身迎接,舍利弗连忙加以阻止,关切地询问长者的病况,为他开示,说明人的身体都是四大五蕴的假合,四大不调,必然生病,然而身体生病,切勿连心也生病。一般愚痴凡夫若成就不信、恶戒、少闻、悭贪、恶慧、邪见、邪志、邪解、邪脱、邪智等其中一项,于身坏命终,将堕恶趣,生地狱中。然而这些愚痴邪见,长者不但没有,反而具备了上信、善戒、多闻、惠施、善慧、正见、正志、正解、正脱、正智等,因此必能灭除痛苦,往趣乐处,证得二果或三果。听了舍利弗的开导,须达长者的病随即不药而愈,身体康复如故,从床上坐起,赞叹尊者善为病者说法。

这是舍利弗应机说法的智慧,也是佛陀之所以称赞他「能生诸梵行,犹如众生之生母」的缘故。

◆ 临终教诲先佛入灭

舍利弗年届八十高龄,仍席不暇暖地四处弘法教化。一日,惊闻佛陀即将在三个月后涅槃,一则不忍见到亦师亦父的佛陀涅槃,再则欲提醒大众珍惜佛陀住世的时光,随佛修学,因此恳求佛陀慈允其先行入灭。

得到佛陀首肯,舍利弗拜别了慈悲教导他四十多年的佛陀,并特别至阿说示比丘前顶礼,感谢当初引导进入僧团之恩,然后带着均提沙弥动身起程。罗睺罗对于这位最初的导师尤其依依难舍,送了一程又一程。

离开佛陀和僧团的舍利弗,回到了故乡迦罗拿村,将自己准备涅槃之意告诉母亲及家人。百余高龄的母亲听了,虽然不免震惊、哀伤,但是在舍利弗一番开示后,却也期盼自己未来能如舍利弗一般,欢喜而平静地面对无常。

舍利弗返家准备进入涅槃的消息惊动了全村,临近豪贤缁素、大臣、长者,都想见舍利弗最后一面,并听他最后的说法,尤其是阿闍世王。舍利弗请均提沙弥集合他们,告诉大众不必过于伤心,世间万物原本变易无常,高耸的须弥山尚且有成住坏空,伟大的佛陀也不免生老病死,更何况渺如芥子的他呢!重要的是佛陀所赐的法身慧命,引领他进入涅槃妙境,因此,在他平静安详地离开人世前,舍利弗以生命保证,佛陀是万世的明灯,希望大众信佛、亲近佛,以免日后佛涅槃后才空自怨悔。

在座大众听闻开示后,有的证得初果、二果、三果,有的出家成阿罗汉,有的誓心求证佛道。应度者都已度化,舍利弗遂入涅槃。当时因感动而皈依者数万人,因间接听闻舍利弗入灭之教诲而皈依者,亦数万人,由此而前往寻求佛陀教诲者数千人。

沙弥均提将舍利弗的衣钵及舍利请回佛陀说法的地方,把一切经过告诉阿难,阿难闻言,哀痛难抑,佛陀却平静的安慰大众,说明累世以来,舍利弗均因不忍见佛涅槃而先行入灭。此刻舍利弗的色身虽已离去,但他所证得的五分法身,却永垂不朽,足为后世的表率!

以外道身份归投佛陀的舍利弗,随侍佛陀左右,穷毕生精力弘扬教法,对于稳定佛教在印度的地位可谓贡献非凡

本文《舍利弗 历史解读》由本网整理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