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刘珍年 详细解读

刘珍年;

自清末剿平捻军后,山东省历任之军政首长,都采保境安民、休养生息的政策,使此盐铁之邦,平安无事达三十余年。入民国后,虽有日本假道攻青岛之役,但仅胶东一隅短期内受到骚扰。这安康局面直到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张宗昌督鲁而大变,山东以一省之财力,养二三十万大军,多次作战,使鲁人苦不堪言。

投效张宗昌得任军长

张宗昌部下的高级将领褚玉璞、毕庶澄、程国瑞、许锟、王栋,均山东人而为祸桑梓;“庆父不除,鲁难未已”,这是斯时山东人攻张之口号。关于张宗昌之趣事,散见于报章杂记者已多,兹将助桀为虐之褚玉璞、毕庶澄二人之荒唐事,概述于后。

褚玉璞(字蕴山)山东省汶上县人,家贫,以推小车营生,一度在徐州火车站做脚夫,虽可糊口,唯赡家则不足,后与乡人结伴赴东北,结识了张宗昌。

毕庶澄(字琴舫)山东省文登县人,家距石岛渔港(该港早即有电灯公司)不远,户大人众。滨海居民,多以打渔为业,不愿终身做渔夫的青年,或从军(海军较多),或由烟台渡渤海去关外(山东人呼东北为关外或关东,指山海关之外)谋生,毕庶澄亦渡海赴关东,但不肆力于垦殖,而加入张宗昌集团,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

张宗昌于民初在江西被陈光远缴械,解散其众,张只身逃往上海,后以刺陈其美(英士)案,不能留沪,往投吴佩孚,未被录用,仍返东北投效张作霖。当第一次直奉战争,张作霖败退关外,整军经武,以张宗昌能收罗绿林英豪及白俄难民,委为别动队司令。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秋,直奉第二次战争,吴佩孚一败涂地,奉军李景林、张宗昌分别由喜峰口、冷口先入长城以内,论功行赏,所以李督直、张督鲁。张宗昌并乘机收编吴之残部,得数万人。褚玉璞、毕庶澄竟得出任军长。

踌躇满志一身兼八职

一九二五年春,张宗昌率褚、毕二部人马护卫卢永祥(子嘉、山东济阳人,属皖系,江浙战争时下台)逐苏督齐燮元,褚留南京,毕随张到上海。

褚玉璞驻南京下关某大旅社楼上,秘书、副官、马弁等驻楼下。有陈元复(伯初)君,安徽舒城人,北京大学毕业,乃笔者中学同学,原驻该旅社楼上,被驱往对门之小客栈中。一天,褚接张电,适秘书外出无法译电,副官报告:“对门客栈有一位大学生能译。”褚立命邀请,当陈君译妥电文,褚因不识字,再烦告知内容并请代复,相谈甚欢,面约陈君出任军部秘书。褚氏以后继李景林为直隶督办,陈君一度任秘书长,惜染鸦片嗜好,北伐成功后,褚死于烟台,陈氏潦倒,客死天津。

迨奉军南下,姜登选督安徽,杨宇霆督江苏,邢士廉驻淞沪,褚玉璞乃返济南代张宗昌坐镇。一九二五年秋,孙传芳在苏皖边境举行秋操,志在驱逐奉军。张学良、杨宇霆突到上海挽张宗昌一同北去,奉军放弃沪苏皖地盘,退驻冀东,而命张宗昌返济南,褚玉璞则率部到徐州布防,毕庶澄坐镇青岛。斯时,毕氏身兼八职:一、胶澳督办;二、青岛市长;三、渤海舰队司令;四、第八军军长;五、胶济铁路护路司令(六、七、八已忘记);衣锦荣归,踌躇满志!

一九二六年夏,张宗昌率褚玉璞组直鲁联军入北京,发表褚为直隶督办。

驻军上海长住温柔乡

到了一九二七年春,在苏浙的孙传芳被国民革命军一举击溃,孙氏只身逃往北京,面谒张作霖,作秦庭之哭,直鲁联军奉令南下,褚玉璞驻南京,毕庶澄率渤海舰队及第八军驻上海。褚玉璞部被贺耀祖、程潜部队攻击,未坚守南京,即撤军北去,毕部亦奉令撤退。

毕庶澄在上海,因与长三堂子名妓富春楼老六结露水之缘,竟忘身在前线,流连香闺,不知人间何世!致大军无主。其参谋长冯象鼎,河北省人,日本士官生,与国民革命军中之若干高级将领,为留日同学,早有意献身革命阵营,经取得毕氏同意,向国民革命军代洽投诚,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一军,毕为军长,冯为副军长,因此毕部安心留沪,不战亦不撤。

后来,毕部受共产党与驻淞沪之二十二师攻击而溃败,毕庶澄连夜逃上渤海舰艇驶返青岛。

赴济南被捕立即枪决

张宗昌在徐州闻毕庶澄返青岛,惧他引导革命军由青岛入鲁,立与由南京撤退之褚玉璞会商,由褚遄返济南,假张宗昌名义召集军事会议。毕奉电令,考虑至再,认为陆军虽失而舰队完整,虽受处罚,谅无死罪,并商诸胶济铁路警务处长马龙标(与张、褚等均绿林出身)偕同赴济南,褚玉璞到车站欢迎,偕赴西关何宗莲将军寓(何系兖州镇守使何丰钰之父,淞沪护军使何丰林之叔),欢宴后,毕、马两人均下榻何公馆。深夜,忽报张督办电话请毕氏接听,毕在蒙眬中一跃而起,趋邻室接听电话。刚入室,身后有人以枪抵心,饬勿动,立加手铐,牵至户外荒地立即处死。同来之马龙标亦照样被处死。

褚玉璞与毕同一命运

一九二八年秋,笔者到北京,奉派至公安局工作,一九二九年阴历元旦后,偕好友王德钧(子美)赴天津访王揖唐。某夜,王及夫人邀约我们同往天津中原商场看京剧,在座尚有周秀文(国会议员、张宗昌督鲁时之东海关监督)。剧未终,周君先退,夜亦未归,第二天下午周君返言:“齐燮元等直系之失意军人,鼓动褚玉璞赴烟台游说刘珍年(河北省南宫县人、保定九期,原任张宗昌部方永昌军之参谋长,逐方而盘踞胶东十余县。此时刘珍年早已接受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师师长职,师部设于烟台东海关监督公署内)。褚玉璞到达烟台,刘氏欢宴之于师部,酒醉饭饱之余,褚氏道明来意,劝刘接受日本人之支援,循胶济铁路入济南,举兵反抗国民革命军。刘不同意,当夜即将褚氏处死于师部内之后院,用麻袋装尸抛入海中。”

笔者于一九三二年春到烟台视察电灯公司,时值周秀文乡长复任东海关监督,邀驻公署内,谈及褚氏到烟台说刘经过,并指告处死地点,使我亮着百支烛光电灯,一夜不敢入睡。

张宗昌、褚玉璞、毕庶澄均鲁籍军阀,祸鲁三载余,造了无数罪孽,结果,均在鲁境饮弹身亡,这也可以说是报应循环也。

拥戴吴佩孚屡立战功

写罢褚、毕两人横死经过,意犹未尽,下面再谈直系军阀靳云鹗的若干趣史。

靳云鹗字荐青,山东济宁人,民国七年秋即任北洋政府驻河南郑州第八混成旅旅长,其所部前身,系由前北洋陆军第三镇第九标统带徐占凤所辖而改编者,向称精锐。民国八年冯玉祥率军入开封,驱赵倜,杀宝德全。因扩张其实力,遂将第八混成旅升编为第四师,靳氏仍任师长。

靳云鹗一向拥戴吴佩孚,屡立战功。迨至民国十五年国民革命军北伐,一路势如破竹,吴由湘鄂节节退守河南,与革命军在武胜关成胶着状态。时吴佩孚驻节郑州,号令不行,环境极劣,张作霖乘机率其所部安国军入豫,外借助吴之名,实行攫夺之计。河南督军寇英杰主张联奉,靳则力主反奉。遂团结在豫各军,成立河南保卫军,推靳氏任总司令,设总部于漯河,并南联武汉以为掎角之势。未几奉军渡过黄河,靳率部北上,迭与奉军激战于许昌、漯河之间。不料所部将领高汝桐阵亡、刘培绪被虏,以致锐气尽挫,不可收拾!吴佩孚见大势已去,沿汉入川。靳氏残部旋被冯玉祥解决,靳则东遁入皖,至艾城招集残众,意图再举。讵行至禹城,又被韩复榘缴械,遂一蹶不振。

河南居天下之中,为用武必争之地。郑州至武胜关一带地区,是河南的心脏要津,靳云鹗队伍驻防此地达数年之久,兵精将悍,虽实力有限,亦足以称雄争霸。杜甫诗云:“奇兵不在众,万骑救中原。”可见兵在精不在多,自古已然;不然的话,在北洋军阀中以靳云鹗的地位来说,实无一谈的价值。

本文节选自《北洋军阀(二):溃败灭亡》

《北洋军阀(一):雄霸一方》

书号:978-7-5154-0855-2

著者:薛大可等著 蔡登山主编

出版年月:2018年12月

定价:55.00元

《北洋军阀(二):溃败灭亡》

书号:978-7-5154-0885-9

著者:毕泽宇等著 蔡登山主编

出版年月:2018年12月

定价:59.00元

编辑推荐

本书可以称为是一部史料丰富、精彩纷呈的北洋军阀衰亡史。本书的作者群体权威、内容独家,史料价值尤为珍贵,具有独特的出版价值和文化价值。本书的出版,能够填补同类市场的空白,增加北洋军阀历史的权威性、真实性、可靠性,对于相关研究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当代中国出版社将继续以读者为本,为广大读者提供有意义,有价值的好书,期待您的宝贵意见

回复:毛泽东/胡乔木/陈赓/陶勇/季羡林/小书馆/预测术/传记/文学/大师/经济/名人/励志/职场/:即可浏览相关内容,也可以直接给我们留言,留下您的宝贵意见

本文《刘珍年 详细解读》转载自互联网,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进行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