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吴王阖闾 介绍

吴王阖闾;

对于阖闾的死,伍子胥内心十分自责,要不是当初自己跟阖闾闹意见,他就不会留在吴国而没有与阖闾一起出征了;要是自己跟阖闾一起出征,阖闾或许也就不会战败身亡了。

伍子胥是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人,当年他身负血海深仇,孤身逃到吴国,要不是阖闾仗义收留他,又帮助他报仇,他早就变成一个异国之鬼了。这些年来,他的每一个建议,阖闾都会认真考虑。

甚至是吴国的王位的继承人,只要他说,就是夫差吧。那么,即使阖闾认为自己这个儿子并不适合,他也还是同意了。没有任何一个王能对自己的臣子做到这样。阖闾做到了。

阖闾给过他作为人臣最极致的辉煌,他即便用去自己日后整个的余生来回报他,那又如何?

所以对阖闾,伍子胥一定要帮他报仇雪恨;而对于夫差,伍子胥则有着一种类似于父子般的深厚情感,这个小伙子,是他看着长大,也是他一手推上吴王之位的。夫差的丧父之痛和满腔仇恨,伍子胥感同身受,因为这些事情,他都曾一一经历过。

伍子胥对夫差的爱,既是一种君臣之爱,也是一种父子之爱,相信伍子胥到了临死的那一刻,这种爱也从未减轻过半分,因为他明白,夫差不听他的话,总有一天也会落得与他相同的下场,那时候,他的心中有恨,但更多的,是同情。同情,也是一种爱。

伍子胥真可算是春秋历史上唯一的“善恶交集体”、“黑色英雄”。

他一转眼,金刚怒目、魔神下凡;一转身,却又菩萨低眉,慈悲满怀。

当年,伍子胥全家被灭,流浪乞食于江淮之地的时候,谁能想到日后他竟能以一己之力帮助小小的吴国灭掉泱泱大楚——作为一个臣子敢于向国君挑战,作为一个个体敢于向一个国家挑战——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概,可是英雄一转眼,却变成了个恶魔,在他五战五捷,攻入郢都后,一转身却当上盗墓贼,留下了那足以抵消他一生功业的三百鞭。

所以依照常理,伍子胥为了私仇背叛祖国,引狼入室,坐视吴军杀死了多少无辜的楚民,抢掠了多少楚国的财富,而且挖掘王陵,侮辱王尸,妇人心胸,残暴不仁,这是彻彻底底的楚奸作为。

事实上,如果不考虑细节问题与品行高低,伍子胥的所作所为与吴三桂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对于这么一个可怜可敬可爱的人,我实在不忍用“楚奸”这个词来形容他,要知道,在春秋时代,国家的意义与我们现在并不相同,诸侯们共奉一个周天子,共属华夏民族,其实都是出自一家。当时有个说法叫“楚材晋用”,楚国人跑到敌国入仕的事情太多了,即使他们为其它诸侯效忠,也通常会被认为是忠臣。我们看看与伍子胥同时代的人是怎么看他的吧:

庄子说:“世之所谓忠臣者,莫若王子比干、伍子胥。子胥沉江,比干剖心。此二子者,世谓忠臣也。“

甚至连楚国大夫屈原也说:“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

看来,就连大圣贤庄子,以及作为受害国的楚国大夫屈原,都将伍子胥看作是与比干平起平坐的忠臣,我们这些后人又有什么资格称他为“楚奸”呢?

事实上,即使伍子胥背叛祖国的事情被认定为不忠,也并不会为大多数中国人所厌恶。因为在中国人的骨子里其实把家看的比国重,把孝看的比忠重。中国人是一个家族观念很强的民族,我们现在一般把国放在家前面称“国家”,其实古代通常把家放在国前面称“家国”。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中国人只有家得到保存,才会去顾到国,很少有反过来的。反过来的那是法家,是专制社会的产物,而不是儒家的原意。

况且“忠字当头”的思想,也是宋代以后的事,在此之前,特别是秦汉以前,中国的士大夫们并没有那种愚忠的风气。比如儒家经典《春秋公羊传》里在讲到伍子胥这一段的时候就评价说:“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此推刃之道,复仇不除害。”意思是:“父亲不是罪有应得而受诛,儿子就可以为他复仇。如果父亲有罪该死,儿子就不可报仇。”所以伍子胥的所作所为,基本还算符合儒家的道德观念。

所以,宋朝的大儒苏轼在评价伍子胥复仇一事时,表示的是理解与支持:“父不受诛,子复仇,礼也。生则斩首,死则鞭尸,发其至痛,无所择也。”(苏轼《论范蠡、伍子胥、大夫种》

所以,就连苏轼的老对头王安石,也在这方面表现了难得的共识:“予观子胥出死亡逋窜之中,以客寄之一身,卒以说吴,折不测之楚,仇执耻雪,名震天下,岂不壮哉!”又说: “烈烈子胥,发节穷逋。遂为册巨,奋不图躯。维忠肆怀,维孝肆孚。(王安石《伍子胥庙记》)

其实,伍子胥此生虽因复仇而多杀孽,内心未必就没有“仁”的一面,不过他的“仁”只会针对自己的恩人、战友与同志,对待仇敌,他是从来不会留情的。世人不知道,在他那如顽石般的坚强外表下,其内心却充满了如水的温情,套一句老掉牙的革命口号:他对待同志就象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就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我要说,伍子胥或许的确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仁者,所作所为是个政治家,军事家,但是骨子里却是个江湖豪侠。恩怨分明笃定。可以说他的复仇有多彻底,他的报恩就有多强烈。当楚平王的屠刀落下时,当吴王阖闾重伤而死时,子胥就已经注定陷在了恩怨的轮回中,再也没有了自我。

当年,伍子胥鞭尸复仇后,原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其努力为之奋斗的东西了。可是这些年过来,他发现自己的心有了一个新的归宿,那就是吴国。他毕竟在吴国待了三十年,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在一个地方当待久了,自然会产生感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吴国的命运,已经和他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国民国民,国若爱民,民必爱国;君臣君臣,君若爱臣,臣必爱君;然也!

所以,对于吴军的这次大败,伍子胥的心中十分痛苦:做为一个主事大臣,对上没能保全君主,对下让子弟们遭到刀兵的伤残,他为此伤心自责,日夜哭泣,世上却没有一人能理解他。

在世人的眼中,伍子胥永远是个铁石心肠的复仇男、白发恶魔。

可是他对这一切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亲自安葬死者,抚慰伤员,每次面对这些为吴国舍生忘死的战士,他都痛哭流涕,恨不得是自己战死沙场。

正是抱着这满腔的自责之心、感恩之心与同情之心,伍子胥披发明志,日夜练吴水兵于太湖之上,(此地后名练渎,在今太湖洞庭西山之下)并在姑苏山下建立“射棚”,训导士兵射箭之法。据《越绝书》记载,在这段时期,伍子胥一连三年,都没有和妻子家人亲近,一心扑在复仇工作上,饿了顾不上吃饭,冷了也顾上多添衣服。

姑苏山下、太湖岸边,处处可见伍子胥一袭白衣满头乱发四处奔忙的身影,而他那头昭关下一夜白头的长发,已经从漂亮的银白,慢慢变成了暗淡的苍白。英雄迟暮,岁月无情催人老,伍子胥明白,他老了,精力大不如前,为人民服务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他更要珍惜现在一点一滴的时间,在这个世上,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就这样,在伍子胥的不懈努力下,吴军不但战斗力大大加强,而且在檇李之战中遭受重创的吴国海军陆战队也重新建制,且人数已增至十万之众,真所谓兵强马壮,就等着为阖闾报那一戈之仇了。

参考文献:《中国历史集锦》

本文《吴王阖闾 介绍》转载自互联网,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进行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