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徐锡麟 徐锡麟枪杀本人的恩师恩铭 徐锡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徐锡麟 徐锡麟枪杀自己的恩师恩铭 徐锡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徐锡麟,浙江绍兴人。

出生望族。

其先凤鸣乃本地名流,秀才出生,尝为县吏。

家中置有良田百余亩,运营有“生成绸庄”、“泰生油栈”二商号,资财巨万。

锡麟少恶劣,器物过手,辄立坏之。

尝为习武,独往深山为僧。

凤鸣为逃难,与之绝父子之情。

光绪二十七年,锡麟出任绍兴府黉舍算学讲师,得知府重用,升副监视。

尝赴日观大阪展览会,见有中国古钟在展,气愤没有已。

是时思惟觉醒,欲弃改进而反动。

三十年冬,锡麟过沪,结识蔡元培、陶成章,遂入收复会,后为执事。

以暗害、暴乱为宗。

锡麟返绍兴,与成章办大通黉舍,培育成员。

主授兵式体操、器械体操,兼授国语、英语、日语、教育、伦理、算术、地舆、生物、丹青等课。

欲以术倾清廷。

三十一年,得表叔、湖南巡抚俞廉三之荐,锡麟与马宗汉、陈伯平各捐得官职。

复欲藉权倾虏廷。

乃谋办安庆陆军小学。

廉三与安徽巡抚恩铭有师生之谊。

廉三既引荐锡麟,锡麟遂得恩铭重用。

初为安徽巡警尹。

锡麟无意迎合,拜恩铭为师,恩铭引为心腹。

复命其专任巡警私塾会办。

锡麟虽食清廷之禄,终没有改造命之志。

三十三年,锡麟与秋瑾商定于皖、浙同日举义。

原定于七月十九日起事。

以翅膀叶仰高被捕于沪,供出翅膀名单,两江总督端方电令恩铭拿办。

恩铭召锡麟计议。

锡麟见己别名在名册之列,知事急矣。

遂定于七月八日巡警私塾结业仪式时发难。

焉知恩铭是日有事,命结业仪式先期二日举办。

锡麟遂于六日行事。

仪式之初,恩铭及文文官吏齐集巡警私塾。

锡麟欲尽诛在场仕宦,恩铭首当其冲。

是时,锡麟跪呈结业名册,口述人数。

事毕,曰:“讲演,本日有反动党人起事!”此为起事暗语也,言毕后跃。

恩铭拍案高呼:“在那边必修何人必修”锡麟应曰:“在此,即吾也。

”陈伯平疾扔炸弹于恩铭,炸弹未爆。

锡麟疾拔枪朝恩铭连射数枪。

余人夺门逃命。

巡捕陆永颐以身护恩铭,就地毙命。

车德文疾背恩铭夺路而逃,伯平复补一枪。

锡麟、伯平、马宗汉乃率学员军攻占军械所。

清兵紧闭安庆城门,锡麟等困于城内,内无粮草,外无援兵,义事堪忧!伯平欲以炮击城门,以开活路。

锡麟见平易近宅浓密,恐伤平易近财,遂阻之。

复与清军鏖战四时刻,清兵死伤百余人。

伯平战死,锡麟、宗汉等兵败被捕。

藩台冯煦令余人齐集抚院,欲问恩铭伤势。

忽闻上房哭声震天,又见同仁病院院长、美国人戴世璜一行疾出。

乃问恩铭伤势。

世璜言无法复生,恩铭身中六七枪,尤以右耳及腰部两弹致命。

不多,锡麟解至。

锡麟语于煦曰:“大帅安否必修”煦顿脚痛骂:“畜生,大帅待尔何等恩厚,竟被尔枪杀,还敢问安否必修”锡麟笑曰:“问大帅安乃私谊也;枪杀恩铭,乃公理也。

”是时恩铭夫人、庆亲王奕劻之女至,誓将锡麟剜心斩首方解恨。

或问:“汝罕见恩铭,为何没有于署中杀之。

”锡麟曰:“署中,私室也;私塾,……

【徐锡麟】



【徐锡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