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嬴政 详情

嬴政;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秦人的祖先,高声唱着《无衣》,对西戎发起了猛烈地进攻。秦人贫穷,但还买得起战袍;秦人稀薄,但是同仇敌忾;西戎强盛,但是秦人敢战。世人皆知,秦人“奋六世之余烈”,横扫六合,一统天下;但鲜有人知在这之前,从周平王东迁,到秦穆公称霸,九代秦君浴血奋战,覆灭犬戎二十一国,秦人才得以在关中立足。尚武如秦人,为何秦始皇死后仅仅3年,40万秦军就从虎狼变成了绵羊,被5万楚军覆灭在巨鹿?曹操感伤一人之死,秦军再无军魂!

从公元前905年,秦先祖秦非子养马;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嬴政统一天下;历代秦人先祖,浴血奋战整整684年,才将“秦旗”插遍了华夏九州。此时,秦人成为了华夏主宰,他们用虎狼之师,让不可一世的六国化作了古。但秦朝第一代皇帝,秦始皇死后仅仅3年,40万“虎狼之师”的秦军,就在巨鹿之战中,被项羽带领的5万楚军,歼灭20万坑杀20万。秦军何时连8:1的楚军都打不过了,他们又何时学会了,20万人抱着头被楚人坑杀了?他们的《无衣》去哪了,他们的秦剑去哪了,他们的军魂又去哪了?

3年之间,秦军为何就“换了骨”,从虎狼变成了绵羊?曹操《述志令》中如此写道:当年乐毅(诸葛亮偶像)受燕王猜忌,出走赵国,赵王与乐毅图谋燕国。乐毅跪在地上痛哭:“我和燕昭王(黄金台)相遇相知,就像和赵王您一样,我如果获罪,流亡到其它国家,也不会忍心伤害赵国一个百姓,更何况是燕昭王的后人呢”?

胡亥与赵高篡改遗诏,扶苏不听蒙恬劝谏,蒙冤而死,蒙恬被囚禁于阳周。在临死前,蒙恬说道:“祖父、父亲到我,我蒙家三代,受尽秦君信任。现在我领兵30多万,完全有谋反的实力,可是我明知是死也要尽忠职守,不能辜负先辈的教诲,和先王的恩赐”。从乐毅不肯攻打燕国,到蒙恬明知必死,也不肯谋反,他们骨子里都浸透着“忠勇”二字,他们深深地爱着那个国,并将其视为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这也是初代秦人,可以衣衫褴褛,忍饥挨饿地高唱《无衣》,为秦族争取生存空间,而请战的原因。数百年的征战,将《无衣》中的尚武精神、同仇敌忾、斗志昂扬,印刻到了秦人的骨子里,成为了秦军的军魂,于是一支虎狼之师出现了。可是秦二世胡亥,将这些统统都毁了,他毁掉的不仅仅是“第一勇士”蒙恬,更是秦军的军魂,和产生英雄的土壤。

这些都可以,在秦始皇死后的第3年,发生的巨鹿之战中找到依据。1.章邯的军队与项羽对峙,秦二世胡亥派人谴责章邯畏战,赵高拒绝接见前线赶回的司马欣。司马欣与章邯说得很明白:赵高一手遮天,打赢了他会陷害我们,打败了我们更是死无葬身之地。这样的秦廷,还有产生名将的土壤吗?2.章邯投降项羽后,联军报复秦军,秦军是这样商议的:章邯欺骗我们投降联军,能入关灭秦还好,不能灭秦,那我们的父母妻儿都会惨死。秦朝与秦军有了隔阂,他们不再是为秦人,争取生存空间而战了。

3.胡亥对李斯说:当初韩非子说,尧治理天下,住草屋、穿麻衣、吃菜汤。如果帝王就享有这样的待遇,那是他们的本意吗?帝王富有四海,就要拿最好的东西满足私欲,这才是富有天下。没有最好的享受,我要治理天下有何用?你要给我出个主意,让我永远尽情享受下去。对秦二世胡亥而言,他完全不懂创业之艰辛,他治理天下的目的是永远享受。这样的君主,秦人、秦军还能发自内心的拥护吗?

秦始皇死后仅仅3年,巨鹿之战就出现了:皇帝胡亥只图私欲;权臣赵高一方面想天下安定,一方面又怕前线将领立功夺权;将军章邯毫无容身之地;秦军士卒毫无战心,秦朝、秦人相互离心的一幕。蒙恬之死,就是秦军军旗倒下的象征,它象征着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的转变。在秦二世胡亥与赵高的统治下,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气席卷了大秦,蒙恬之死由个例变为了通例,秦朝丧失了产生军魂的土壤。秦军在不过3年的时间里,就由虎狼之师迅速腐朽,变成了没有军魂的秦卒。

本文《嬴政 详情》转载自互联网,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进行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