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孔庙在哪里 详情

孔庙在哪里;

五谷丰登的梦,六畜兴旺的祝福,也被零星的鞭炮声悄然加持,远远的,鸣响并发出回声。

已是初五了,所迎的财神在哪里呢

过往的影子在闪烁其词,惯听梵语悲咒

每天在方圆不到百米的地方漫步,有酒局时,没有超过二环,其实生活的圈子越来越小

每日与晨光一起嬉戏,借黄昏隐没

忽冷忽热的风在草丛里奏琴,回旋并歌唱,在灰暗的丛林里,风解缚不了自己。

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在窃窃私语 ?怎么会不爱上那一双双沉静的眼睛呢?

一对喜鹊, 站在树梢的巢里,摩挲着枝桠欲起的绿意

天高云淡,谁在偷听,一群鸽子,总是在高空盘旋,去聆听广阔的天空,因有了它们而更加广阔。

沉思的、解缚的鸽群,明亮的影子,看人间乱像?瞬将熄灭的光焰笼罩

昨天一个女大学生喝醉了酒,在大门口与保安闹了一早晨,口口声声“我是学法律的”,“寻衅滋事”被警察带走至今未归

晚上,小区里一辆车在大门口把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倒,被救护车拉走,地上的一摊血还在,红的刺眼,失神而苍白的肇事者,那样站着。

疼痛,才是最好的记忆

一个推着小车卖菜的人从街头走过,在生命的枯寂中乱晃,边走边唱。充满生命之火,这个渴望生活的最纯粹的继承者。

执着生活的人们前赴后继,

一个坚持拾荒遛狗的女人,不会停留在乍暖还寒的季风中,在垃圾堆里,寻觅,分类,也有华丽、丰饶,在内里迷人的奴役中,获得滋养。

无时不在,憎恶与热爱的命运搏斗。

那地上的冰在空幻中,才看得出唯一一块洁白的世界,钢筋水泥的丛林中都没有净土

干涸的河床上流动着永恒的渴求,流淌过漂泊或零落,未曾变节,终会成为人间鼎沸的一部分

树枝之间有雾在漂浮,大地在身体里沉吟。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爱。

啊,一种神秘的声音让爱低鸣,让充满鞭炮回声的天空更加明亮!

岁在 ,春在,我将执迷于灵魂的优雅。

我的渴求,我无止尽的想望,财神不定的去向。

我的命运拥有不拥有财神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灵魂不会因此而失落。

我的视线试着要发现他,财神是男是女不清楚,好像要把他拉近一样,

我的心在寻找,只是屈尊于在一张纸上,是一种念想而已。

生命太短,而遗忘太长。失去一切,并拥有一切,做一个沉默的人。

年里的酒是活化剂,放开吧,醉梦依稀中悲喜不灭 !即使我的生命变得疲惫。

财神来,财神到,还须向财神学习,学会鞠躬屈尊,学会为五斗米折腰。

(作者档案:孙树恒,笔名恒心永在。内蒙古奈曼旗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西部散文家学会会员)

本文《孔庙在哪里 详情》转载自互联网,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进行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