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事件 > 文章详情页

林彪事件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辽沈战役奠定解放之基

林彪事件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辽沈战役奠定解放之基


统一指挥决战决胜  回望历史,很多时候,扭转“乾坤”改变历史的决策是在不起眼的小地方做出的。

在辽宁锦州西北翠岩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庄叫牤牛屯。

村西头端正的五间平房,就是东北野战军锦州前线指挥所旧址。

一场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大决战”,指挥中枢就在这个小村庄里。

“在辽沈战役期间,西柏坡和牤牛屯两个村庄间往来电报近百封,党中央直接领导和指挥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决战。

东野前线指挥机关正因做到了听党指挥,所以才有决战决胜。

”东北野战军锦州前线指挥所旧址保护中心主任李曼感慨道。

东北有多重要?1945年6月,在党的七大上,毛泽东同志指出:“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

”在这一新战略思想指导下,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做出快速反应抢得解放先机。

对蒋介石来说,东北同样重要。

当时东北不仅驻扎着国民党主力之中的两个军,还收编了大量伪军,接收了日本军队的大量装备,在人数跟装备上占据着优势。

但国民党是怎么作战的呢?辽沈战役纪念馆馆长刘晓光总结了四个字——各行其是。

为固守沈阳,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拒绝蒋介石救援锦州的命令。

蒋介石越级指挥,选择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担任指挥官,一心想要突破解放军的防线。

廖耀湘则一心想从营口逃跑,对于蒋介石的命令敷衍了事,结果成为解放军的俘虏。

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

10月5日,林彪、罗荣桓等率领东北野战军指挥机关开赴锦州前线,进驻牤牛屯。

从此,东北野战军锦州前线指挥所在这个小村庄开始了纵横大决战的日日夜夜。

经过52天激战,党领导的解放军势如破竹,解放东北全境,取得辉煌胜利。

塔山上的英雄战歌  1948年9月7日,毛泽东为辽沈战役制定作战方针,提出“攻锦打援”战略部署。

阻止国民党军的增援锦州,塔山成为必争之地。

10月6日起,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第4纵队担负起主要防御。

纵队党委进行政治动员,号召全体指战员不惜一切代价,以鲜血和生命死守到底,保障主力部队拿下锦州。

10月10日,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在重炮、舰炮和飞机的掩护下,实施全线进攻,企图一举突破塔山阵地。

第4纵队的指战员顽强抗击,坚守住了阵地。

10月11日,国民党军集结4个师的兵力,采取中央突破的方式,向塔山堡实施重点攻击,炮火异常猛烈,塔山阵地变成一片火海。

双方甚至短兵相接、混战在一起。

13日,号称“赵子龙师”的国民党军独立95师组成“敢死队”,向塔山东侧的铁路桥阵地实施集团冲击,坚守阵地的10师28团沉着应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冲锋。

这是国民党军进攻最凶的一天,也是锐气受挫最大的一天。

14日,国民党军的攻击仍未能奏效,损失越来越重。

而此时,东北野战军万炮齐发,向锦州城发起攻击。

经过31小时激战,全……

【林彪事件】“译痴”许渊冲:“许大炮”的绰号伴随了他一生


(2003年,许渊冲在华东师范大学作讲座,黑板上是他翻译的《诗经》中的千古丽句。

图/受访者提供)  “译痴”许渊冲  本刊记者/鲍安琪  发于2020.9.28总第966期《中国新闻周刊》  2004年左右,杨振宁和翁帆新婚不久,老同学许渊冲做东小聚。

杨振宁和许渊冲相识于1939年1月西南联大的大一英语课上,两人都分在N组。

半个多世纪后重逢,杨振宁发现,当年绰号“许大炮”的许渊冲还和过去一样冲劲十足,“如果不是更足的话”。

席间,许渊冲递给弟子、新东方创始人之一的王强两页纸,让王强去念给杨振宁听。

上面是打印出来的《一树梨花压海棠》诗的英、法译文。

杨振宁有一点耳背,王强走到他身边先用英文、再用法文大声念了一遍,举座皆乐。

99岁的许渊冲,如今独自住在北大畅春园一个老旧小区里,水泥地面、老式桌椅,虽是陋室,但庭院清幽。

书籍、词典、眼镜、放大镜、与已故夫人照君的合影等,把书桌挤得满满当当,只留下一张纸大小的空间用于写字。

他每日翻译不辍,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把精心译出的韵文敲进电脑里,这种专注和心无旁骛是最让王强感慨的。

“先生每天一起床就坐在电脑前,琢磨译文的哪个词和哪个词能押韵,几十年如一日。

”王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许大炮”  “狂”,怎么想就怎么说,大会小会都要“放”,嗓门还大得不得了——“许大炮”的绰号,伴随了许渊冲一生。

在他的记忆中,50年代时,一三五七九,运动年年有,每次运动他都挨批,每次也都过关,成了“运动健将”。

“那时我们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只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回国后才知道,留学生要改造思想。

”许渊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说着他突然起身,不顾记者和保姆的劝说,拿起手边的两根拐杖,径自走向两排书架。

书架边堆着大大小小的书箱,最下面的一个箱子里,是泛黄的成摞书信、本子。

他翻开1951年9月5日的日记,念道:回国九个月了,真正检讨一下,发现自己改造不多。

挖根问底,原来还是在留恋过去。

虽然理智上知道从前的错误,但感情上总觉得过去好……一听报告,就不高兴;谈到政治,就想业务。

毫不虚心接受意见。

但是小进步还是有的。

改造之后他知道了:西方国家只是资产阶级才有自由民主,而在新中国却是无产阶级有自由,有民主。

1952年秋,由于援越抗法战争急需培养翻译人才,许渊冲从北京外国语学院被调到位于香山的军队系统的外国语学院。

起初依然教法语,1954年战争结束后,对法语人才的需求减少,许渊冲就从法语系调到英语系。

  (1955年,香山外国语学院教师在颐和园合影。

后排右一为许渊冲。

图/受访者提供)  英语系主任是他西南联大外文系的同学朱树飏。

许渊冲记得,朱树飏在联大时不大参加政治活动,没想到从美国回来后却入了党……


【林彪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