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厉鹗 《百字令·秋光今夜》清代文学家厉鹗,原文翻译赏析

厉鹗 《百字令·秋光今夜》清代文学家厉鹗,原文翻译赏析


《百字令·秋光今夜》是清代文学家厉鹗创作的一首词。

此词上片从听觉方面写乘船夜过七里滩时的景色,重点在刚出发时的思绪、行动和见闻;下片从视觉方面写月夜下七里滩的美景,由近而远,展现了一幅“桐江夜月图”。

全词清俊秀逸,气象不俗,宛如画境,以写景为主,又融入对古代高士的崇敬之情和超然物外、情景神会的独特感受。

百字令1·秋光今夜  月夜过七里滩2,光景奇绝。

歌此调,几令众山皆响。

秋光今夜,向桐江3,为写当年高躅4。

风露皆非人世有,自坐船头吹竹5。

万籁生山6,一星在水7,鹤梦疑重续8。

挐音遥去9,西岩渔父初宿10。

心忆汐社沉埋11,清狂不见12,使我形容独。

寂寂冷萤三四点13,穿破前湾茅屋。

林净藏烟,峰危限月14,帆影摇空绿15。

随风飘荡,白云还卧深谷16。

词句注释  百字令:词牌名,又名“念奴娇”等,双调,一百字,上下片各四仄韵,一韵到底。

七里滩:又称“七里濑”、“七里泷”,在浙江省桐庐县严陵山西边,两岸群峰峭立,绵延七里而水流湍急。

桐江:也称“桐庐江”,即钱塘江流经浙江省桐庐县的一段。

当年高躅(zhú):当年高人严光隐居的遗踪。

严光,字子陵,东汉会稽余姚人。

与刘秀同学,刘秀称帝,他改名隐居。

后刘秀召他入京,授谏议大夫,不受,归隐富春山。

后世把他居游、垂钓之地名为严陵滩、严陵山、严陵钓台(亦称西台),均在桐江岸边。

躅,足迹。

吹竹:吹竹笛。

万籁(lài):各种秋声。

一星在水:星月倒映在水里。

严光曾被指为客星夜侵帝座。

鹤梦:驾鹤成仙的梦。

陆游《秋夜》:“露浓惊鹤梦,月冷伴蛩愁。

”  挐(ráo)音:船桨拨水的声音。

挐,通‘‘挠”,船桨。

《庄子·渔父》:“方将杖挐而引其船。

”  西岩渔父初宿:化用柳宗元《渔翁》中“渔翁夜傍西岩宿"句。

汐(xī)社沉埋:文天祥被杀后八年(1290年),谢翱与吴思齐、冯柱芳等登西台大哭遥祭,并把他们诗酒聚会之所称为“汐社”,取期晚而信之意。

谢翱死后,被吴思齐等人葬在钓台。

清狂:放荡不羁的意思。

萤:即萤火虫。

峰危限月:峰高遮月。

帆影摇空绿:化用南朝乐府民歌《西洲曲》中“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句。

白云远卧深谷:南齐时,陶弘景答齐高帝诏说:“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后以白云象征隐士的高风。

白话译文  在一个月夜渡过七里滩,见到的风光景色奇异无比。

我吟诵此词,声音差不多传遍各山。

今夜秋月的光,正洒向桐江。

像专为照耀严光高隐的足迹。

风景夜露都不是人世所有,我独坐船头吹奏竹笛。

无数秋声产生于群山,星月倒映在水中,我怀疑又在驾鹤成仙的梦里。

远处传来了船桨划水声,那是渔翁傍着西岩刚刚歇宿。

心中回忆谢翱被葬在这里,从……

【厉鹗】《晓至湖上》原文、翻译及赏析,出郭晓色微,临水人意静


晓至湖上  清代:厉鹗  出郭晓色微,临水人意静。

水上寒雾生,弥漫与天永。

折苇动有声,遥山淡无影。

稍见初日开,三两列舴艋。

安得学野凫,泛泛逐清影。

译文  出城天色刚破晓微明,站立水边让我心意稍微宁静。

水面泛起的薄雾弥漫开来仿佛与天相连。

水中的苇草弯曲下来发出声响,遥远的青山如黛仿佛连淡淡的影子也若有似无。

一会儿过后晨日初起,远处三三两两的小舟泛在水上。

怎么能够学得野鸭一般,能去追逐那远方的清影呢。

注释  ①湖:杭州西湖。

②折:弯曲。

③景:影。

赏析  《晓至湖上》载于《清诗选》,是清代浙西词派的代表人物厉鹗的作品。

这首诗情感丰富。

此诗用清凉的晨雾,清淡的远山,清澈的湖水,清灵的野凫,构成一幅清新宜人的晓湖之景。

表现了诗人平静闲适的心态,愿象野凫一样回归自然的情怀。

从“人意静”、“寒雾生”等语可以看出作者喜爱幽静;“临水”、“稍见初日开”等词句则表达了作者亲近自然之意;而从“安得学野凫”、“逐清景”又可看出作者向往自由以及对自由暂不可得的惆怅之情。

“折苇动有声,遥山淡无影”是写景名句。

从表达技巧的角度看,此联采用了对比的手法,以有声与无影对比,近写听觉,远写视觉,突出层次的远近和景致的深阔;同时采用了对偶的手法,以折苇对遥山,近景与远景相结合,以动有声对淡无影,听觉与视觉相结合。

节奏优美,形象丰满,层次分明,构建了开阔、淡雅、幽静、清新的意境。


【厉鹗】厉鹗是怎么死的?清朝文人厉鹗生平简介


厉鹗(1692 – 1752),字太鸿,又字雄飞,号樊榭、南湖花隐等,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清代著名诗人、学者,浙西词派中坚人物。

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李绂在浙江主持乡试时,看到厉鹗的试卷,大为欣赏。

厉鹗于该年考中举人。

进京以后,以诗为汤右曾所赏识,但未能考中进士。

乾隆元年(1736年),为浙江巡抚程元章推荐,参加“博学鸿词”考试。

由于考试过程中,误将《论》置于《诗》前,以不合程式再次名落孙山。

此后,终身未仕。

厉鹗在词方面具有极高的造诣,为浙西词派中期的代表。

在词派问题上,他推崇姜夔、张炎等人为首的宋词南宗,贬低辛弃疾等人的北宗。

厉鹗以“清”与“雅”作为词好坏的标准。

他主张在艺术特点上,词应该是幽隽清绮,婉约淡冷;作品蕴意上,词要适度表达作者纯正的情感,寄以不含俗态的清高志性。

他与查为仁合编的《绝妙好词笺》成为继朱彝尊《词综》之后推崇南宋词方面最有影响的著作。

另外,厉鹗也长于写诗,特别是五言诗。

他与杭世骏齐名,《清代学者象传》中称其:“为诗精深峭洁,截断众流,于新城(王士祯)、秀水(朱彝尊)外自树一帜。

”厉鹗读书搜奇嗜博,钩深摘异,尤熟于宋元以后的掌故。

著有《樊榭山房集》、《宋诗纪事》、《辽史拾遗》、《东城杂记》、《南宋杂事诗》等书。

其中《南宋杂事诗》一书,采诸书为之注,征引浩博,为考史事者所重。

早年生活  厉鹗生于康熙三十一年五月初二日(1692年6月16日),卒于乾隆十七年九月十一日(1752年10月17日)。

先世居浙江慈溪,后迁至钱塘。

祖父大俊,父奇才,都是布衣。

他排行第二,兄士泰,弟子山。

他还在少年时,父亲就已去世,家境贫寒,全家人靠士泰卖烟叶为生。

他因家庭生活所迫,几乎被士泰送进庙宇,后自己坚持不出家才作罢。

求知上进  生活虽然艰苦,但厉鹗的求知欲却很强。

他刻苦用功,“读书数年,即学为诗,有佳句”。

后来他又广泛涉猎,“于书无所不窥,所得皆用之于诗”。

弱冠时,他从杭可庵游,可庵之子世骏小他4岁。

他称可庵为先生,与世骏结为密友。

他性格孤僻,不谙世事,但酷爱出游。

每“遇一胜境,则必鼓棹而登,足之所涉,必寓诸目,目之所睹,必识诸心”。

江浙山水,激发了他的豪迈诗情;迷人风光,丰富了他的美妙想象。

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这位贫寒之子,迅速成长为一位诗人。

这位年轻的诗人,对社会现实似乎有所不满,而又无能为力。

他觉得“与其作白眼以看人,何如问青天而搔首”,因此仿古人诗体,借游仙之咏来抒发自己的游思和感慨。

康熙四十九年(1712年),厉鹗写了《游仙百咏》,不久又写了《续游仙百咏》。

这两篇游仙咏清新飘逸,然而,诗人仍觉得言犹未尽。

五十二年(1713年),他写了《再续游仙百咏》,“借文翰为遨游,真可谓尽名士之才情,极仙人之本色”,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