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史坚如 为共和殉难之第二健将 清末刺客史坚如

史坚如 为共和殉难之第二健将 清末刺客史坚如


两广总督衙门地下响起惊天爆炸声  广州起义浮雕  1900年10月28日,清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六日,深夜。

清政府统治下的南国广州城,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的夜色中,几盏昏黄的路灯照着狭窄肮脏的街道,行人绝迹,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清兵在城内城外巡逻。

在广州城中心的两广总督衙门更是戒备森严,岗哨密布,刀枪林立。

此时,以北平为中心的中国北部正被八国联军侵占蹂躏。

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于1900年8月14日仓惶逃离北京,于1900年10月26日逃至西安。

中国南部形势也很不稳。

在广东,经以孙中山为首的兴中会革命党人的策动,于1900年10月8日,由郑士良在惠州一带再次发动武装起义。

广州城里风声鹤唳。

两广总督德寿风闻革命党人已有多人潜入广州城中,图谋暴动与暗杀清廷大员。

他知道自己是革命党人在广州暗杀的首要目标,因而惶恐不安,千方百计地加强自身的戒备。

他足不出两广总督衙门一步,下令调来重兵把守总督衙门,进出人员严格审查。

入夜后,更是紧闭衙门所有门户,断绝一切人员进出。

这天夜里,德寿批阅完公文后,又带领亲兵警卫到整个衙门前后巡视一番,认为确实防守严密毫无空隙可钻,才放心地回到内室安歇。

小心而又颟顸的德寿自觉两广总督衙门防守得万无一失,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暗杀的危险正从他所居住的衙门房屋的的地基下向他逼近:总督衙门内宅的地底下,一条仅够一个人躬身进退的地道,已在人不知鬼不觉中挖成,自衙门外邻近的屋宇内伸来,直通到得寿卧室的下面。

此时,地道尽头已安置好一只装满一百多斤炸药的洋铁桶。

就在德寿睡下不久,一条导火索“滋,滋……”地燃向炸药桶。

映着导火索燃烧的星光,似地火,将要摧毁腐朽没落的专制统治机构。

约一小时后,只听一声巨响:  “轰——”  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衙门的八间房屋与两丈八尺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

爆炸巨响震动了整个广州城。

然而,由于德寿的居室稍稍偏离爆炸中心,而没有被直接命中,德寿幸免于难。

巨大的爆炸力把睡梦中的德寿从床上掀翻于地下,滚出数尺之远。

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哆嗦个不停。

兴中会策划的广东第二次武装起义计划  爆炸两广总督衙门案发的第二天,一位体弱多病、貌若处女、举止文静的年轻书生被清方介子营勇捕获。

他就是这次爆炸两广总督衙门、谋刺两广总督德寿的“主犯”、著名革命党人、孙中山早期的亲密战友史坚如。

爆炸两广总督衙门、谋刺两广总督德寿,是以孙中山为首的广东革命党人为配合与支持郑士良在惠州一带发动的武装起义而精心策划的。

这是辛亥革命准备时期革命党人进行的第一次暗杀活动。

史坚如  史坚如,原名文纬,字经如,后改名坚如,广东番禺(今广州)人,1879年(清光绪五年)生于一户殷富的……

【史坚如】史坚如是怎么进行暗杀行动的 事后的结局是什么


暗杀行动  史坚如与邓荫楠受命后,立即赶赴广州。

起初,史坚如按计划积极部署广州武装起义。

史坚如与其兄史古愚拍卖了各自名下的一部分家产,作为起义经费。

为了实现议定的“腹背夹击,夺取广州”的计划,史坚如利用广东清军内部矛盾,交结了一批旗人,策动他们进行兵变;同时,他又联络了广州城外的一批会党与绿林,约定时间,在广州成内旗人发动兵变时,聚众向城内进攻,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广州城。

史坚如将广州举义的日子定在夏历七月。

但是,到了预定举义的日子,准备起义使用的军械却因故还未运到。

起义计划全被打乱。

后经史坚如紧急到各方面斡旋,方决定起义计划延期举行。

然而在这时,惠州起义却因泄密而被迫先期发动了。

原来,郑士良、黄福等人到惠州三洲田召集会党,部署起义。

不料消息走漏,引起清官府注意。

清两广总督德寿讯大惊,急忙调派大队清军前去弹压。

郑士良、黄福等人只得于10月8日在惠州仓促起事,与前来镇压的清军鏖战多日,因准备不周,饷弹两缺,渐渐不支。

惠州起义军处境危急。

史坚如在广州听到惠州起义军处境危急的消息,忧心如焚,想方设法要解惠州起义军之危。

他想,若等到预定日期再在广州发动起义,那时惠州起义军定已失败多时了。

不如立即实施暗杀,将广州的几个清廷大员除掉,使敌人群龙无首,恐怖惊慌,造成广州城的混乱,打乱清方的部署,瓦解清军的军心,并鼓舞革命党人与起义军的士气,使得郑士良能在惠州站稳脚跟,从容发展。

史坚如将此意与邓荫南等人协商。

他提议暗杀满清政府派驻广州的三位最高军事负责人,即两广总督德寿、陆军提督郑润材和由满人担任的广州将军。

这是满清政府在广州最重要的三位大员。

史坚如的建议得到了邓荫楠等人的赞同与支持,取得共识,遂制定出周密的暗杀计划:由邓荫南率领苏焯南、黎礼等人负责偷运炸药到广州城内的秘密机关,并购洋铁桶三个,作为装放炸药的盛具;一个炸药桶交给黄福,用来爆炸广州将军衙门;一个炸药桶交给李植生,用来爆炸陆军提督郑润材;第三个炸药桶交给史坚如,由他亲自来爆炸两广总督府门,炸毙德寿。

显然,两广总督德寿是满清在广州的第一大员,是革命党人最重要的暗杀对象,因而史坚如的暗杀任务特别重要,也特别艰巨。

史坚如经过侦察调查,就以变卖家产所得钱,在两广总督衙门附近的后楼房街租了一幢房子。

他用远视测量法测得德寿卧室的方位和距离后,就和三个同志从住宅内开挖地道,锹铲并用,日夜奋战,终于挖成了一条直通到德寿卧室下面的地道,地道狭窄,仅够一个人躬身进退。

接着,邓荫楠从澳门运来一百多斤炸药,装入一只特制的洋铁桶中,乘夜搬运到租屋内,安放到地道的尽头,装好雷管与导火索。

1900年10月27日夜,史坚如第一次点燃导火线后,就锁上房门……


【史坚如】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将军


清末第一位刺客,当属史坚如  广州越秀区的吉祥街,有一条“新墙头街”,为什么叫“新墙头街”呢,原来这里是巡抚衙门的后墙,叫做墙头街,1900年10月被兴中会成员史坚如炸药炸塌了大半边,修复之后,才叫“新墙头”。

这位史坚如烈士从小高富帅,家族乃是广东一方富豪,然而他却瞧不上这大清的一切,包括中国封建时代的儒家道统和八股文章,他一心想的就是济世救国,崇拜的是世史书上那些大英雄大豪杰。

甲午战败,《马关条约》签订,16岁的史坚如更是对这个卖国的朝廷十分不满,整日价悲愤欲狂,不是讨论天下大势,就是练武习枪,甚至找日本浪人教习剑术,将有所为也。

并且开始低价贩卖家族的土地、房屋、商铺,积攒钱财,因为价钱实在太低,大家都以为他是疯子。

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被杀,史坚如更是怒骂慈禧:“此老妇真该杀也。

”  他彻底倒向了孙文革命党一派,留学日本,接受革命教育,次年回国,在义和团事变、惠州起义、自立军起义的空隙间,发动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

当时的革命党,不但把自己当作推动社会进步的火种,也把自己当作正义和罪恶的审判者,冷酷、无私,而且极端。

正如《民报》所鼓吹的,“破坏的无政府党之运动有二:曰鼓吹,曰密交,曰暗杀”,“暴君污吏民不堪命,于是爆弹短铳为博浪之狙击,此第三法也。

掌此三法者,或称胁击团,或曰执刑团,盍对于暴君污吏处以逆民之罪,使若辈反省悔过耳”。

而当时史坚如的第一次博浪之椎,既是义愤所激,也是无奈之举。

他当时受孙中山和陈少白之命,去广州联络绿林会党首领区新、马王海及防营汉旗练达成部,共会合各路数千人,拟定了攻打广州的日期。

但因缺少武器、粮食,无法发动。

他四出张罗,所得无几,难济于事。

“拟尽售三万金之家产,以充军费”,又因战乱兵荒,未能实现。

他“心力交瘁,形神锐减,恒绕室彷徨,中夜辄起,仰天叹息,”一筹莫展,只好改期。

10月3日,郑士良在惠州发动起义。

他因“屡谋响应,皆不得当”。

这一次次的挫折几乎把他逼疯了,起义不成,那么只有赌博冒险了,也许擒贼先擒王的刺杀能够毕其功于一役。

广东巡抚兼署两广总督德寿乃是满清封疆大吏(当时李鸿章赴北京谈判,德寿兼任两广总督),是广州除李鸿章之外的第二人,平时防卫极为严密,近身白刃刺杀或者短枪射杀根本不可能,那么只能用炸药了。

史坚如准备用炸药把整个广州巡抚衙门摧毁,他以朋友宋少东的名义,在广州巡抚衙门的后花园附近租了一间民宅。

1900年10月23日,他和同志们搬进这座民宅,开始策划爆炸活动,他们搬进了200磅左右的烈性炸药,制作爆炸装置,并且在家中昼夜不息地挖掘地道,穿过街道,直达德寿的府邸地下,然后把一罐一罐的炸药埋下,连接上引线,一直忙到26日凌晨,史坚如焚香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