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史量才 史量才的身份是什么 最出色的报业经营者史量才简介

史量才 史量才的身份是什么 最出色的报业经营者史量才简介


史量才(1880年1月2日-1934年11月13日),名家修,是南京人,著名报人。

1912年任《申报》总经理,1934年11月13日,死于国民党特务的暗杀。

人物生平  史量才(1880—1934年),杰出的商人、教育家和报业巨子,上个世纪初中国最出色的报业经营者,作为上海的报业大王,史量才曾经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国有国格,报有报格,人有人格。

”  1899年中秀才,1901年考入杭州蚕学馆(今浙江理工大学)学习。

曾在泗泾创办养正小学堂。

蚕学馆毕业后,1904年在上海创办女子蚕桑学校(后该校迁至苏州浒墅关)。

同时,先后在南洋中学、育才学堂、江南制造局兵工学堂、务本女校任教,并与黄炎培等发起组织江苏学务总会。

为反对清廷向列强借款筑路,参加收回路权运动,被举为江苏铁路公司董事。

1908年任《时报》主笔。

辛亥革命爆发后,参加江苏独立运动,清理江海关财务,后被选为江苏省议会议员。

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与袁世凯议和期间,史量才又参加了南北议和的协商工作,并在上海海关清理处和松江盐务局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公职。

亲眼目睹辛亥革命失败的过程和政权的嬗变,史量才逐步看清了反动军阀和流氓政客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的真实。

对政治感到十分的失望,从此他把主要的精力转向新闻事业,试图通过社会舆论的力量来监督当局,激浊扬清。

1912年,史量才与张謇、应德闳、赵凤昌等合资,以12万元购买了《申报》。

《申报》由英国人美查创办于1872年,是近代中国历史最久的一份报纸。

1909年,美查回国,将该报卖给席裕福。

由于经营不善,《申报》发行量仅7000多份,连年亏蚀,席氏不得不转手出售。

接办《申报》后,史量才出任总经理。

为了能充分施展自己的抱负,不受掣肘,1916年,他收购了合资人的股权,独家经营《申报》,为了改变《申报》经营欠佳的局面,史量才赢得了江浙资产阶级资金上的投入,同时起用张竹平、冯子培、王尧钦等管理人才,对《申报》逐步实行现代化、企业化管理。

史量才以超前的眼光,开拓广告业务,从而大大增加了报纸收入和社会影响。

他以卓尔非凡的经商头脑分析市场行情,适时屯积廉价纸张,以降低成本。

更主要的是,史量才关注社会热点,以“言论自由,不偏不倚,为民喉舌”为标榜。

他常对报社的工作人员强调:“报纸是民众的喉舌,除了特别势力的压迫以外,总要为人民说些话,才站得住脚。

”  《申报》敢于抨击时弊,揭露当局的黑暗统治,因而声誉雀起,发行量骤增。

1922年11月,英国报界巨子、《泰晤士报》的主人北岩勋爵来到中国,他在参观《申报》馆后,称赞它是中国的《泰晤士报》。

到1931年,该报日发行量增加到15万份,年利润达数10万元,销售量和影响直追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新闻报》。

1927年,他购得《时事新报》……

【史量才】报业巨子史量才被暗杀


【历史上的今天】报业巨子史量才被暗杀  报业家史量才  1934年11月13日下午,上海《申报》总经理史量才与夫人、内侄女、儿子及儿子的同学、司机共6人乘自备汽车由杭州返沪、途中遭国民党特务狙击、史量才和他儿子的同学、司机3人当场遇害,其子逃脱。

史量才,1880年1月2日生于江苏修宁。

1908年任上海《时报》主笔。

1913年任《申报》总经理。

1929年又陆续购进《新闻报》和《时事新报》等大部分股权,成为国内最大的报业资本家。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对蒋介石不抵抗政策不满,常在《申报》上发表抨击国民党政府内外政策的文章,并出资援助十九路军抗日,支持宋庆龄等人组织人权保障同盟,要求结束国民党法西斯独裁统治,触怒了蒋介石,遂被暗杀。


【史量才】史量才与袁世凯之间的斗争较量 史量才如何躲过去的


意欲收买  袁世凯窃取大总统后,又做起了皇帝梦,紧锣密鼓  复辟帝制,组建筹安会作为推动帝制的机关,又唆使其亲信党羽杂凑成各界请愿团,要求改变国体。

袁世凯深知舆论的厉害,以威逼与利诱并举,使报章为其恢复帝制宣传鼓吹。

虑及东南巨埠上海的报章举足轻重,便调拨专款15万大洋,派御用文人、《亚细亚报》总经理薛大可南下行贿报界。

《申报》是其收买的首选对象,因该报是沪上资深大报,发行量达万余份,覆盖面广,影响力大,总经理史量才更是报界的名人。

薛大可一到上海,即开始暗中活动。

他有个赵姓朋友的儿子在《申报》当秘书,遂请赵秘书带口信给史量才,大意谓:只要《申报》不发表反对帝制的议论,支持袁世凯做皇帝,可给予巨额津贴。

当时,史量才正遭受一场冤屈官司被罚大宗赔款,经济上陷于困顿境地。

薛大可以为史量才正缺钱用,正可封他的口,殊不料却碰了一鼻子灰。

公开拒贿  史量才要秘书转告薛大可:报章职责高于天,但以良心立论,不受津贴。

不仅于此,他还起草了“申报馆经理部主笔房同人启”的《本馆启事》,向社会大众公开了行贿者的阴谋,以及拒绝贿买的心志。

《本馆启事》刊登在《申报》1915年9月3日头版头条,所占位置与字体引人注目。

启事开门见山,一上来就点明了刊登这份启事的原委是:“有人携款15万,来沪运动报界,主张变更国体者。

”随之表明向来不受贿买的操守:“按本馆同人,自民国二年十月二十日接手后,以至今日,所有股东,除营业盈余外,所有馆中办事人及主笔等,除薪水分红外,从未受过他种机关或个人分文津贴及分文运动。

”  针对这次贿买事,史量才严正声明务必恪守的原则立场:“此次即有人来,亦必终守此志。

再本报宗旨,以维持多数人当时切实之幸福为主,不事理论,不尚新奇,故每遇一事发生,必察真正人民之利益,秉良心以立论,始终如一,虽少急激之谈,亦无反复之调。

此次筹安会之变更国体论,值此外患无已之时,国乱稍定之日,共和政体之下,无端自扰。

有共和一日,实难赞同一日。

特此布闻。

”  反对帝制  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下令改1916年为“洪宪元年”,废除民国纪元。

史量才在上海报业同业组织——上海日报公会会议上主张,报纸刊头不用洪宪纪年。

果然,到了“洪宪元年”的1月1日,《申报》仍用民国纪元“中华民国五年”,沪上多家报纸跟着照此办理。

日复一日,10天已过,《申报》刊头还是民国纪年而不见“洪宪”字样。

袁世凯得悉后大为恼怒,敦促内务部电令沪海道尹公署查办,内中有语云:本年改洪宪元年,今查上海各报仍有沿用民国五年者,应即知照各报馆,如再沿用,不奉中央政令,即按报纸条例严行取缔,停止邮递……  沪海道尹公署将内务部电文抄录给上海日报公会,“希即传知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