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事件 > 文章详情页

獐子岛事件 獐子岛被罚60万事件背后的故事

獐子岛事件 獐子岛被罚60万事件背后的故事


请多年来公然连续上演“扇贝跑路了”、“扇贝饿死了”等业绩造假荒诞剧情的獐子岛其真面目终于被北斗卫星系统所揭穿  ? 6月24日,证监会发布对獐子岛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其中对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起家于辽宁大连长海县獐子岛镇    、曾身披“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等光环的獐子岛,此前市场一直对其2014年以来的财务数据存疑,也曾多次涉及对其海产养殖业务的调查,但獐子岛均以海产养殖行业本身存在的自然环境等不可控风险予以解释,甚至多次出现前述扇贝跑路等离奇说辞。

不过,这一次该公司隐藏多年的财务造假终于被查明。

处罚公告显示,獐子岛在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虚增利润1.31亿元,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又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虚减利润2.79亿元。

  ? 常言道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经过多次上演“扇贝跑路了”、“扇贝饿死了”等业绩造假荒诞剧情的獐子岛终于引起证监会的高度重视于是证监会于2018年2月对獐子岛进行立案调查。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

”证监会表示。

?  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给证监会此次调查带来新的难度。

为此,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经过1年4个月,2019年7月,证监会发布了对獐子岛进行处罚的事先告知书。

《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表明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财务造假、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其中,獐子岛公司通过虚减营业成本等手段导致2016年虚增利润逾1.3亿元,通过虚增营业成本等手段虚减2017年利润逾2.7亿元。

此外,獐子岛公司披露的2017公布的《秋测结果公告》、2018年披露的《年终盘点公告》和《核销公告》存在虚假记载。

了解事情的经过我们不仅要深思了,为什么獐子岛公司有那么大的胆子,来弄虚作假。

毕竟虚增利润都是上亿以计的。

这里面不仅有着人性贪婪的一面也让獐子岛公司之前通过虚报利润所赚取的不当收益来进一步给他们带来更大的胆量。

因此我在这里思考了一下是否此次处罚太过轻松了。

其次这次北斗导航为证监会创下,赫赫战功我们是不要加大北斗的应用范围,来实施监测一些安全,污染等其他方面的应用。

而且6月23日上午,……

【獐子岛事件】突发,獐子岛事件大反转 !


2021年开年,我们的老朋友,又来了!  獐子岛事件大反转!起诉证监会,要求撤销处罚!据《中国经营报》报道,12月30日记者核实,吴厚刚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证监会发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相关行政处罚。

起诉状长达1万多字。

12月16日,该案已进行首次质证(当事人、诉讼代理人及第三人在法庭的主持下,对当事人及第三人提出的证据就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以及证明力的有无、大小予以说明和质辩的活动或过程)。

此前,在“扇贝跑了”、“扇贝死了”等备受市场质疑问题出现后,相关部门介入对獐子岛公司财务问题进行了为期17个月的调查。

2020年6月,证监会依据调查结果对吴厚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獐子岛相关年报及信披涉嫌虚假记载,对其处以罚款、终身市场禁入的“顶格”处罚措施,吴厚刚等多名高管随即辞职。

《中国经营报》报道称,本次行政诉讼中,吴厚刚认为证监会在认定相关事实时,其核心证据《中科宇图报告》和《东海所报告》(以下简称“两份报告”)不具备行政处罚证据的真实性、准确性与合法性;且认为证监会在调查时,未依法履行全面、客观、公正调查搜集证据的法定程序……因此希望法院判决撤销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

北斗星还原航行轨迹复原獐子岛实际采捕海域据早前处发信息,两份报告系证监会委托专业机构做出——中科宇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宇图”)和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以下简称“东海所”),通过北斗星通提供的獐子岛采捕船卫星定位数据,还原其航行轨迹,进而复原獐子岛实际采捕海域,认定其存在造假问题。

“我们遭了灾没人同情,还要被踩上一脚”。

吴厚刚早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

证监会此前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以虾夷扇贝捕捞船只的北斗导航定位信息为基础,经第三方专业机构测算,獐子岛2016年度账面结转捕捞面积较实际捕捞面积少13.93万亩,由此,獐子岛2016年度虚减营业成本6002.99万元。

同时,獐子岛2017年账面结转捕捞面积较实际捕捞区域面积多5.79万亩,由此,獐子岛2017年虚增营业成本6159.03万元。

经比对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库存图和捕捞船只导航定位信息发现,部分库存区域未显示捕捞航行轨迹,而獐子岛在这部分区域进行了底播,根据会计核算一贯性原则,上述区域既往库存资产应作核销处理。

同时,经第三方专业机构测算,核销海域中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分别有20.85万亩、19.76万亩和3.61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

由此,獐子岛2016年虚减了营……


【獐子岛事件】獐子岛又摊上事了!深交所出手…


继收到证监会顶格处罚后,近日,獐子岛(002069.SZ)及相关人士再因存在财务会计报告存在重大会计差错、临时公告虚假记载等违规行为,收到深交所给予的纪律处分决定。

  相关责任人被处分  近日,獐子岛集团和相关责任人因财务会计报告存在重大会计差错、临时公告虚假记载等违规行为被深交所处分。

据深交所处分决定,经查明,因2016年度虚减营业成本和营业外支出以及2017年度虚增营业成本、虚增营业外支出和虚增资产减值,獐子岛对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年度报告进行会计差错更正,调减净利润后导致2016年度净利润由盈转亏。

深交所还称,獐子岛并未按照《关于 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所述原定方案完成120个调查点的抽测工作,其中有60个点位抽测船只航行路线并未经过,即该公告存在虚假记载。

另外,獐子岛核销海域中,2014 年、2015 年和 2016 年底播虾夷扇贝分别有20.85万亩、19.76万亩和3.61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营业外支出 2.48亿元,占核销金额的 42.91%;减值海域中,2015年、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分别有6.38万亩、0.13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资产减值损失1110.52万元,占减值金额的18.29%。

由此,獐子岛披露的《年终盘点公告》和《核销公告》存在虚假记载。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对上述违规行为,深交所表示:  一、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二、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时任董事兼常务副总裁梁峻、时任财务总监勾荣、时任董事会秘书兼副总裁孙福君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三、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邹建、王涛、罗伟新、时任董事赵志年、独立董事陈本洲、时任独立董事丛锦秀、陈树文、吴晓巍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四、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给予公开认定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五、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兼常务副总裁梁峻给予公开认定十年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六、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财务总监勾荣、时任董事会秘书兼副总裁孙福君给予公开认定五年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

二股东方董事辞职后列举公司“数宗罪”  1月21日傍晚,獐子岛突发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董事罗伟新递交的书面辞职申请,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职务,并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獐子岛二股东方面所“委派”的董事,罗伟新对獐子岛内部治理和经营的“不满”由来已久。

而对于眼下的辞职,罗伟新更是向记者列举了獐子岛的“数宗罪”,例如公司“家长式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