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争风云 > 文章详情页

战争诗词 魏晋时期天下大乱,为何反映战争的诗词却少?

战争诗词 魏晋时期天下大乱,为何反映战争的诗词却少?


有朋友问魏晋时期战乱不断,为何忧国忧民和军旅题材的诗歌却不如唐宋时期。

我们看诗词的问题,其实就是读历史的问题。

这是指魏晋时期,还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呢?    要知道这其中差别挺大的。

曹魏以及西晋时期,中国是大一统的,相对来说军事战争较少,既然战争少,又哪来大批的忧国忧民和军旅题材的诗词呢?曹魏时期,诗歌刚刚从曹操的四言发展到五言,曹丕,曹植,王桀,陈琳的诗歌刚劲有力,不乏兵马之作。

是为“建安风骨”。

到了司马家建立西晋,由于篡位的不正当性,忠于曹魏的高门人士基本上都选择了不合作的状态,比如嵇康等人的竹林七贤,虽身负大才,却裸奔乱舞,装疯卖傻,拒绝出仕。

而诗歌的创作在那个时期是集中在这些高层受过文化教育的人手中的,他们既不愿意为司马家卖命,又不能在文章中抱怨,所以阮籍等人的思路走向了老子道学,玄学开始发端。

西晋的诗歌创作就带入了哲思问道,由此产生了游仙诗,玄学诗,连官都不当了,便忧国忧民也不能体现在诗里。

进入东晋,陶渊明也是因为刘宋取代了东晋,拒不出仕,选择了隐居在闹市,开创了隐逸诗派。

天下是你们高层武斗的天下,文人无能为力,而高层权利转换实际上并没有影响到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对普通人来说,不过是死个前朝皇帝,换个年号而已,并没有大规模的武装斗争,自然也没有军旅题材的诗歌。

  南北朝时期虽然双方一直处于军事对抗状态,但是这个时期,双方的实力都差不多,都不能打。

皇上,高官心里清楚,都是偏安一隅,苟且偷欢,偶尔互相派个文化高的使臣互访,显示一下本朝的实力,基本上就被扣留不回了。

像庾信,就是从南方出使被滞留北方,作为“徐庾体”(齐梁体,徐陵,庾信)的代表人物,诗风倒是在北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诗歌的价值更高,所以杜甫才说:“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老百姓心里也清楚,这种日子上层没有开疆裂土的意愿,下层也就没有了封侯进爵的机会,而当时还没有科举制度,阶级超级固化,那这日子怎么完?所以南北朝诗歌进入了只管享乐,不管生死的糜丽宴乐时期,不是一天到晚游山玩水写游仙诗,就是莺歌燕舞的艳情诗,但是写法上倒是越来越精致,用词越来越考究,声韵上越来越严格,是为“齐梁体”。

这个时期的诗虽然在文学上价值不高,但是在声韵、体制上为盛唐诗歌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盛唐飞歌,不是凭空而来的。

  隋唐一统后,兴起复古运动,痛批齐梁体的空虚,诗歌走入言之有物,昂扬积极的态势。

游仙诗进化成为田园诗,玄学诗进化成为山水写意诗,加上唐朝科举制度开放,大大地激活了文人写诗的兴趣和热情。

文化素质在大环境下上升了。

但是科举并非人人能成功,大唐国力强盛,对外战争诉求增加,普通阶层在不完善……

【战争诗词】【2019年中考语文诗词鉴赏之战争诗】


战争诗  从先秦就有了以边塞、战争为题材的诗,发展到唐代,由于战争频仍,统治者重武轻文,士人邀功边庭以博取功名比由科举进身容易得多,加之盛唐那种积极用世、昂扬奋进的时代气氛,于是奇情壮丽的边塞诗便大大发展起来了,形成一个新的诗歌流派,其代表人物是高适、岑参、王昌龄。

1.形式标志:题目中朵出现“塞”、“征”、“军”等字眼;也有用乐府旧题的,如《凉州词》、《少年行》、《关山月》、《从军行》等;  2.基本主题:  建立功业的渴望;保家卫国的决心;山河沦丧的痛苦;久居边关的乡愁;塞外生活的艰辛和连年征战的惨烈;报国无门的怨愤和归家无望的哀痛。

3.分析重点:鉴赏边塞诗要结合作者的生平思想和诗歌创作的具体时间,体味诗人在诗中写的是什么,抒发的哪一类型的情感,要注意富有边塞特征的景物和富有战争特征的事件、心理。

河山;  ③厌弃官场黑暗,抒发闲适情调,表达自己决不同流合污的高洁品格。


【战争诗词】【陈白尘】战争年代,主席散失的诗词作品,被“中国果戈里”收集近20首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个诗句大家都知道来自刘邦的《大风歌》。

但是鲜为人知的是,这句诗之所以家喻户晓,有一部同名话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话剧的作者叫陈白尘。

  陈白尘和妻子金玲  陈白尘,陈增鸿,又名征鸿、陈斐,笔名墨沙、江浩等,1908年3月2日,出生于江苏省清河县城(今江苏省淮安市)。

据称:某日,诸将军做客于王震家中。

忽闻警卫报告,著名剧作家陈白尘到访,王震将军急“轰”走诸将军,亲至门口接应,并背诵《大风歌》表达自己的欢迎。

作为一个剧作家,陈白尘对于新中国的讽刺喜剧有着独到的贡献,被誉为“中国的果戈理”。

除此之外,他还写诗、写小说、写散文。

建国后,他曾担任《人民文学》副主编。

期间,曾整理发表了主席在战争时期未曾发表过的《词六首》。

《词六首》包括:《清平乐?蒋桂战争》《采桑子?重阳》《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国剿”》。

这六首词的发表,在当时的全国思想文化领城里、可是一件大事。

如去下面就和大家聊一下这件事情。

1958年,《人民文学》正副主编张天翼、陈白尘听说邓拓那儿藏有主席未曾发表过的诗词,便派编辑去拜访邓拓。

从邓拓那儿拿来主席十几首未发表的词作后,大家雀跃、欣喜。

但邓拓特意叮嘱,这些词如欲发表、需送主席亲自过目审定。

1962年年初,为了筹备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周年,编辑部由擅长书法的张兆和,用毛笔将从邓拓等人处收集到的、近20首主席诗词工整抄写一遍,给主席写了一封信,要求发表。

信中说:“最近我们辗转搜寻,找到了您的几首诗词。

正因为是辗转搜寻到的,所以不知有无讹误,也不知您是否愿意将其发表。

请您指示,并请注上题目和写作年月。

”  1962年五一节前夕,《人民文学》编辑部接到中央办公厅电话通知:主席已同意发表他自己选定的六首词。

当时,主席还应约为《词六首》写了一则小引:“这六首词,是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一年在马背上哼成的,通忘记了。

《人民文学》编辑部的同志们搜集起来寄给了我,要求发表。

略加修改,因以付之。

”  这则小引的墨迹,后以插页的形式、与《词六首》同时发表在《人民文学》5月号上。

  其时,陈白尘在《人民文学》主持工作。

主席在接下来的4月24日复《人民文学》的信中,还对陈白尘有“要我写字,似乎可以”等语。

事实上,那次送交主席审定的词稿都是传抄件,是在少数人中口口流传的版本。

主席的手迹都已散失,且也未在报刊等出版物上公开刊载过。

《词六首》发表后,郭沫若在《喜读毛主席的》一文中写道:“就拿我自己来说,这《词六首》中,有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