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争风云 > 文章详情页

抗日战争电影 您知道吗?在新疆有一座桥,抗日战争时期被称为西北“生命之桥”

抗日战争电影 您知道吗?在新疆有一座桥,抗日战争时期被称为西北“生命之桥”


在我国全面抗战的早期阶段(1937–1941年),苏联援华物资为我国军民抵抗日本疯狂军事进攻、坚持持久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作为中国联接苏联的唯一一条国际陆路交通要道,西北公路在运送苏联援华物资、沟通中苏联系方面,有着其他国际交通运输线所不具备的政治、地理优势。

西北公路将大量的苏联援华物资源源不断地转运到中国抗日战争的最前线,是一条至关重要的国际交通运输动脉,其历史价值应得到充分的肯定。

达坂城木拱桥(当地人称其为华桥,取其抗战“援华”之意)是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的一座木拱桥。

达坂城木拱桥建成于1940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苏联对华援助所使用的西北国际交通线的历史遗存。

2007年被列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新疆公路交通史》记载,达坂城木拱桥地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达坂城镇八家户村南2公里的白杨河峡谷(后沟沟口)处,横跨白杨河。

达坂城木拱桥呈东西走向,桥南侧是白杨河峡谷,也就是白水涧道,北侧是开阔的谷地。

东侧为312国道原线路,桥西是连霍高速,不过达坂城木拱桥东侧路基已断,无法驾车通过。

  达坂城木拱桥全长超过28米,跨度超过18米,桥宽7米,载重10吨。

木桁架桥、钉板梁桥、胶板梁桥等桥型特点在该木拱桥上都有所发展。

该木拱桥选用云杉作为原材料,将木板烘干后再浸泡在烧热的清油中,后将木板弯成一定弧度。

每层木板按拱度叠摞8层,每层用铁钉钉合,再用“U”型铁箍组合成拱肋,5条拱肋由呈叉型的支架架起。

桥面铺有原木,横向有连接有木撑。

桥下以岩石作为基底,浆砌块石台身。

现存达坂城木拱桥桥墩坚固,拱肋完整且排架没有缺少。

经过1996年的洪水后,木拱桥东侧桥面悬空,桥台孤立。

经过2015年的修护后,原先残损的木料被更换替补,整体被粉刷为灰色。

  中国公路学会专家经过审阅公路桥梁资料后认为,达坂城木拱桥是中国现存的唯一一座木拱桥。

这座桥不仅在抗日战争中发挥过重要的作用,还对研究过去的中苏关系及桥梁建设史,都有十分重要的历史和现实价值。

参考文献:  《新疆通志·交通志》编纂委员会. 新疆通志(第四十八卷)·公路交通志. 新疆人民出版社. 1998: 28-29, 263, 293.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 (编).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成果集》:《新疆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科学出版社. 2011: 158–159.  袁志学. 《抗日战争时期西北国际交通线的建立及其历史作用》. 档案. 2014, (11): 36–41.  李浩; 梁永康. 中国抗日战争的西北国际援助生命线——苏联对华援助问题研究(1937—1941). 江西教育学院学报. 2009, 30 (02): 88–93.  王素芬. 达坂城木拱桥. 乌……

【抗日战争电影】商丘市民权县李馆村民自导自演了一部抗日战争题材电影李馆地道战


近日,商丘市民权县李馆村村民,自导自演了一部抗日战争题材电影《李馆地道战》,以此向英勇无畏的革命先烈致敬!从曝光的片花上看,演员表演略显生疏,动作略显僵硬,考虑到参演者都是没有表演经验的村民,倒也合情合理,能够接受,不过片花中一位小男孩拿着红缨枪,打到日本鬼子举手投降的镜头,让我觉得非常不合适,因为战争是极其残酷的,是革命先烈用血肉之躯筑成保卫家园的长城,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与侵略者殊死搏斗,才赢回我们今天的太平盛世,所以战争不是儿戏,不应该过度娱乐化,我们应该要尊重历史,尊重我们的革命先烈,尊重他们用生命为我们换回今天的一切!大家怎么看村民自导自演的抗日剧?大家又是怎么看抗日神剧过度娱乐化的呢?


【抗日战争电影】抗日战争时期武汉电影考


诚实影评!  与世界其他地区无异,中国电影史发展进程中部分城市成为较为典型的电影创作集中地,如民国时期的上海,建国初期的北京(北京电影制片厂、八一电影制片厂)、长春(长春电影制片厂)与上海(上海电影制片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及香港(长城、凤凰、电懋、邵氏等)与台北。

中国电影史的核心城市是上海,以上海为源头,流向了不同的地域。

  满映著名女演员李香兰  而在民国时期,因为时局不稳,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多次全国性的大型战争跌宕起伏,以上海为起点中国电影也开启了数次“长征”,包括不同区域的内部发展,不少城市在特殊时期暂时成为了中国电影的重要城市。

例如日本占领东北后在长春创立的满映,共产党领导下在延安创立的延安电影团。

以及大后方重庆。

在我们今天的中国电影史研究中,常见以上海、长春、延安、重庆以及北京为中心的城市电影研究。

建国后各地成立电影制片厂,也常见峨眉电影制片厂、潇湘电影制片厂、珠江电影制片厂、西安电影制片厂、宁夏电影制片厂等地的研究。

以“地方志”研究方法为核心,开展的这一系列电影厂研究中,也涵盖了武汉。

但诸多研究都是以建国后为时间起点,忽略了武汉在中国电影史的发展历程中,曾经占有过很重要的战略地位。

这当中不乏三个原因:一是武汉作为电影创作中心的时间短暂,大概只有七八个月时间;二是在武汉期间拍摄的影片大多遗失,或为珍贵残片,鲜为公诸于世;三则是领导武汉电影发展的是国民党官营中国电影制片厂,对于该制片厂的研究通常聚焦于之后的重庆、台湾时期,武汉时期占篇幅较少;四是同时期上海作为孤岛,依然在进行电影创作工作。

1. 前世——汉口摄影场  在抗日战争这样的特殊时期,武汉能够短暂成为中国电影的核心创作基地,除了地理上的战略原因,从上海往大后方撤离路线上武汉是其中的重要城市,另外一个根本性原因,是1935年郑用之在汉口杨森花园建立的新式摄影场——汉口摄影场,以发展国民党的电影事业。

  郑用之战地摄影作品  郑用之是这一时期重要的电影人,他可谓是上海电影到大后方重庆电影的联结人。

他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军衔最高至国民党陆军中将。

原本跟随北伐军远征,但在国民党清党后对军队产生失望之情,随即脱离军队,在重庆家乡创办先进报纸,后成为驻上海特派记者。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他又奔赴前线作为战地记者,结识了罗静予。

在这之后,郑用之开始接触到一些上海的影剧界人士,从而进入到国民党政府内从事电影工作。

先在南昌筹建电影股,收揽人才和器材。

1933年正式在南昌成立“南昌电影股”任股长,1935年转到武汉,为了进一步扩展国民党电影事业而建立了汉口摄影场。

当时的国民党电影生产主要配合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