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争风云 > 文章详情页

朝鲜半岛战争风云录 朝鲜举行纪念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阅兵式

朝鲜半岛战争风云录 朝鲜举行纪念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阅兵式


中新社北京1月15日电 平壤消息:据朝中社15日报道,纪念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阅兵式14日晚在平壤金日成广场隆重举行。

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金正恩出席并检阅了部队。

报道说,伴随着铿锵有力的进行曲,由名誉骑兵部队、陆军、海军、航空与防空军、高射炮兵部队、坦克兵部队、机械化步兵师等组成的各个方阵相继通过广场,金正恩向阅兵队伍举手还礼。

随后飞行编队通过广场上空,飞行方队发射绚丽的烟火弹,在上空拼写“8”字。

朝鲜在阅兵式上展示潜射弹道导弹、新型自行火炮等战略、战术武器。

阅兵式结束时,五彩缤纷的烟花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上空绽放。

金正恩向观众挥手还礼。

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于本月5日至12日在平壤召开。

据韩媒报道,这是朝鲜首次在劳动党大会之际举行阅兵式,亦是去年10月劳动党建党75周年阅兵式后第二次在傍晚举行阅兵式。

(完)

【朝鲜半岛战争风云录】观察|朝鲜为何3个月内两度举行阅兵?


朝鲜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阅兵式14日晚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北极星”-5、新型机动式弹道导弹首次亮相。

这是朝鲜继去年10月举办建党75周年阅兵式以来时隔3个月再次阅兵。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阅兵展示的“火星”-15、重型洲际导弹未出现在此次阅兵式上,只展示了“北极星”-5潜射弹道导弹,核力量方阵阵容规模大幅缩减。

韩联社刊文分析认为,鉴于朝鲜迄今从未有过以党代会为契机举行阅兵式的先例,本次阅兵可能意在烘托八大的强军“主旋律”。

南开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春福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朝鲜3个月内举行两次阅兵式是朝鲜方面对美国“极限施压”,即提醒拜登政府朝鲜半岛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阅兵是“强对强、善对善”对美政策中硬的一面。

“但硬的一面也是克制的,有分寸的,这次阅兵没有安排洲际导弹就是不想过分刺激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

”李春福指出。

  朝鲜阅兵式展示的“北极星”-5导弹  “北极星”-5导弹首次亮相  对比去年10月份举行的阅兵,此次阅兵首次亮相的大型武器很少,只有“北极星”-5潜射和某型采用5轴发射车的弹道导弹。

韩联社报道称,朝鲜在阅兵式上展示了“北极星”-5的新型潜射弹道导弹(SLBM),导弹弹头较去年建党75周年阅兵式上公开的“北极星”-4更大。

“根据朝鲜士兵平均身高和发射车,‘北极星’-5的直径和‘北极星’-4弹体直径基本相同,但‘北极星’-5弹体长约0.5米,这意味其射程更远,可以打击更远的目标。

”导弹专家李文盛分析表示。

“‘北极星’-5不是一款全新的导弹,应该是‘北极星’-4导弹的改进型。

”李文盛向澎湃新闻表示。

“北极星”系列导弹是朝鲜研制的固体弹道导弹。

2015年5月,朝鲜首型潜射弹道导弹“北极星”-1试射成功。

外界推测该导弹直径约1.5米,最大射程约1200-1700公里。

之后,朝鲜在“北极星”-1导弹基础上发展了 “北极星”-2导弹,采用了履带式发射车,成为一款陆基中程弹道导弹。

  “北极星”-5导弹射程更远  2019年10月,朝鲜国防科学院在朝鲜东海元山湾水域成功进行新型潜射弹道导弹“北极星”-3的试射。

朝鲜官媒报道称,这次新型潜射弹道导弹试射采用高角发射方式进行。

朝鲜未公开“北极星”-3导弹性能参数。

根据韩国军队的监测,“北极星”-3导弹弹道最高点的高度是910公里,最终导弹飞行了17分钟,落点在发射点450公里外。

根据换算,该导弹实战射程可达到1900公里左右。

“此次阅兵式没有展示‘火星’-15、‘火星’-16等重型洲际导弹,而是展示‘北极星’-导弹,这体现了朝鲜对海基核力量和固体导弹发展的重视,”李文盛指出,“这是因为固体弹道导弹发射准备时间短,生存能力更强,更适合潜艇。

”  除了“北极星”-5,一款采用5轴发射车的弹道导弹也首次亮相,朝鲜称其为“主体……


【朝鲜半岛战争风云录】因防疫要求严格,俄罗斯驻朝鲜外交官搭“手推车”返俄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朝鲜加强了边境管控。

因此,驻朝鲜首都平壤的俄罗斯外交人员返回俄罗斯的路上不得不使用多种交通工具,甚至包括“火车轨手推车”。

据“今日俄罗斯”(RT)25日报道,驻平壤俄罗斯外交人员25日返回俄罗斯的路上使用了多种交通工具,包括火车、巴士和火车轨上的手推车。

当这些驻平壤的俄罗斯外交人员抵达俄边境时,俄官员迎接了他们,再把他们送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机场。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俄外交部发声明说:“由于(朝鲜)边境封闭已逾一年,加上日常交通完全停止,他们几经艰辛度过漫长路程才回到家(俄罗斯)。

”他们一行八人乘搭共32个小时的火车和两个小时的巴士,才从平壤到达俄罗斯边境。

之后,外交官索罗金(Vladislav Sorokin)还得用火车轨手推车,推着大量行李和其余人士,行走逾1公里,穿越图门江后抵达俄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