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争风云 > 文章详情页

没有硝烟的战争 君乐宝入局,百亿奶酪市场硝烟四起

没有硝烟的战争 君乐宝入局,百亿奶酪市场硝烟四起


蒙牛入主妙可蓝多之后,君乐宝也对奶酪下手了。

3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君乐宝投资的思克奇食品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克奇”)发布了带有两款儿童奶酪棒新品的节日海报,两款产品外包装上均印有“君乐宝乳业集团”字样,这意味着,君乐宝正式进军奶酪市场。

百亿规模的奶酪市场竞争早已拉开帷幕。

目前,伊利、蒙牛、光明、妙可蓝多、熊猫乳品、百吉福、恒天然、菲仕兰等国内外品牌均在加码在华奶酪业务。

由妙可蓝多前员工离职创立的儿童奶酪品牌“妙飞”,也完成了近亿元B轮融资。

在业内人士看来,老品牌加注、新品牌融资,当前的奶酪市场竞争早已升级。

君乐宝要想后发制人,难度不小。

  拓局奶酪  入股奶酪商思克奇后,君乐宝的奶酪新品终于安排上了。

3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君乐宝投资的思克奇官方发布了带有两款儿童奶酪棒新品的节日海报,分别是“思克奇”专注儿童配方奶酪棒和“涨芝士啦”增聪配方奶酪棒,两款外包装上均印有“君乐宝乳业集团”字样。

官网资料显示,思克奇是一家集产品研发、品牌营销为一体的综合型公司,主营奶酪棒、成长奶酪、奶酪片等零售类奶酪产品,也为餐饮和家庭提供黄油、稀奶油、马苏里拉、奶油和芝士片等产品,该公司在简介中自称为“国人食用奶酪的倡导者”。

值得一提的是,主营奶酪产品的思克奇是近日君乐宝新增的一家对外投资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在思克奇最新一轮战略融资中,君乐宝认缴金额为225万元,共持有思克奇30%股权,仅次于公司法定代表人耿世华,成为思克奇的第二大股东。

除上述股权认购,在人事任命上,思客奇与君乐宝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据了解,思克奇的董事长为杨洪滨,现任君乐宝乳业集团副总裁、低温事业部总经理。

而思克奇的另一股东珠海横琴润德智盈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其实控人郭景峰也在君乐宝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内任监事一职。

在业内人士看来,基于君乐宝在思克奇的股权占比以及人事安排,此次对外投资或是君乐宝进军奶酪市场的信号。

对次,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君乐宝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需求加大  君乐宝推出奶酪产品的背后是看好中国奶酪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

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奶酪行业市场需求前景及竞争策略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零售奶酪终端市场规模约65.5亿元,2010-2019年复合增速达到22%,预计2024年终端市场规模将达到112亿元,2020-2024年均复合增速可达到12%。

然而,在高增长态势背后,我国奶酪产量与消费量却不相匹配,目前我国奶酪市场的消费和发展还一定程度上依赖进口奶酪。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中国共进口奶酪10.6万吨,同比增长12.7%。

“进口奶酪不断增加……

【没有硝烟的战争】大爷大妈齐上阵,这是超市大降价吗,网友:这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大爷大妈齐上阵,这是超市大降价吗,网友:这是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本想给老公生个小棉袄,结果还买一赠一,现在老公不喜欢这个赠品怎么办    反转搞笑来了哈哈    不是还留了一碗给你吗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花草啊    本来打算买伞的,看到你买了也不管用就算了    精选搞笑图文: 这几天天天早晨上班时候下大雨,下班时候没雨,这样我每天上班拿把伞,下班就忘了带回家!今天上班又下雨了,家里再也找不到伞了,咋办?车子离家还有一里开外的小区外面!这不都快七点了,平时我都到学校了。

没办法只能摆渡,开我老婆停在楼下的车子到我车子里去取伞,好家伙,后备箱里放了五把伞!都拿回家吧,再循环还可以凑合到七月初!  精选搞笑图文: 一日和妈妈去买菜,在菜市场,我指着一种蔬菜问卖菜的大叔:“这是菠菜?”大叔答:“喵!”我惊了一下,又问:“大叔,这是菠菜?”大叔又答:“喵!”我瞬间觉得这世界太特么邪恶了,大叔卖萌招架不住啊,于是拉起妈妈赶快走,在路上妈妈说:“那种蔬菜叫菠菜苗!”  精选搞笑图文:老婆不会做饭,但很努力的在学。

一天尝试着做家常豆腐,那个味道实在……我后来无意翻开她当天日志,是这么写的:今天给老公做家常豆腐,除了颜色差点,味道咸了点,豆腐有点糊以外,其它还都不错,继续加油!      别看女生能扶起一辆机车,瓶盖该拧不开的时候还是拧不开    摆摊遇大雨,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加油陌生人!  75岁雪糕品尝师,每天至少试吃20支雪糕,你羡慕吗    精选搞笑图文:我姐比较胖,28岁了还没对象,昨天一起逛街,见一帅哥在卖苹果,硬拉我过去,挑了八个。

临走,姐姐说:“够秤吗?”。

帅哥:“阿姨!这你放心,不够秤,就让我一辈子打光棍”。

姐姐:“叫谁阿姨啊?老娘才28岁好不好,这么的吧,我回去称一下,若不够秤,你就娶我,咋样?”。

帅哥看了看姐姐,毫不犹豫一把夺过装苹果的袋子,又往里面加了八个。

精选搞笑图文:儿子放学回家,一进门就见爸爸正津津有味地啃着一个油乎乎的红烧大肘子。

儿子不禁疑惑地问:“爸爸,您不是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减肥药吗?怎么现在竟……”爸爸舔舔嘴唇,打断儿子的话说:“傻小子,老爸我要是不吃这个大肘子,恐怕就再也没有减肥的劲头了。

”  精选搞笑图文: 小时候,生活条件困苦,那会儿基本上都是用煤油灯提供照明。

夏天蚊子多,一家人晚上坐在桌前吃饭。

点燃一盏灯,同时也吸引了大量蚊虫。

虽然条件差,但一家人聚一起其乐融融,那种温馨不是现在所能拥有的。

我正吃着,忽然眼尖的我,发现有一盘青椒肉丝中有一只死蚊子。

我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姨?妈,菜里有蚊子!”不过说完我就后悔了,夏天热,妈妈做饭还那……


【没有硝烟的战争】「两头婚」的春节,没有硝烟的性别战争无处不在


早在明清时期的江南,介于婚嫁与入赘之间的婚姻形式便已诞生。

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成年,两头婚在江浙沪的部分地区开始流行,江苏南通称为“不嫁不娶”,苏州常熟叫“两头蹲”,意思是两边家庭都住。

在传统秩序与现代文明交汇的农历新年,这些夫妻通常要吃两顿年夜饭,承担双倍的走亲任务,而春节里日常的“催生”话题,也因为冠姓权显得与众不同。

年夜饭与冠名权  每年,孙茵和丈夫要吃两顿完全不同的年夜饭。

今年也不例外,大年三十在婆婆家,一桌平常的上海菜,蒸虾,白切鸡,炒蚕豆,到第二天,自家父母会准备几道复杂的东北菜,比如肉在鸡蛋薄饼里裹得层层满满的金丝卷,庆祝新年到来。

今年生育话题成了重点。

孙茵小两口规划过,结婚第三年要孩子,今年正好到了。

年夜饭上,之前一直态度温和的婆婆主动张了口,聊起自己当年带孩子的事,顺势就说,“你们什么时候生呀”。

“就今年。

” 小两口的回应让婆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孙茵和丈夫想好了一个女孩名字,男孩名还没想到,婆婆听到只说,要看看有没有重名的,不再多说。

催生是春节日常,但在这个两头婚家庭,孩子的性别其实更敏感。

“只能看天意了。

” 孙茵寄希望于四分之一的概率——第一胎女孩,第二胎男孩——不要出现,因为按照事先约定,将来的两个孩子,第一个跟男方姓,第二个跟女方。

如果小概率事件发生,为避免与婆家生出纷争,“可能到时候(先出生的女儿)还要改姓,与弟弟互换。

” 孙茵说,她自己不在乎,就怕女儿在意,但也没其他解决办法。

自新世纪之初起,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逐渐成年,以苏南、浙北农村为代表的长三角部分地区,两头婚渐成一种主流婚姻模式。

孙茵老家在东北,但从小在上海长大,婚前便和丈夫商量,不出彩礼不出嫁妆,讨论好孩子的数量和姓氏即可,直到去年看到新闻,她才知道这叫两头婚,上海丈夫的反应也差不多,“这不就是正常的现代婚姻吗?”    费孝通发表于 1938 年的《江村经济》即描述了「两头亲」的联姻模式。

图/网络  和孙茵家一样,两头婚通常不安排彩礼和嫁妆,婚前协商另有重点:孩子。

生两个,各姓一个是主流,多数时候,传统依旧发挥着作用,第一胎跟男方。

姓如果没定好,有时会引发持久的“战争”。

杭州萧山的王君原本有第二个孩子的冠姓权,她主动让出了自己的姓,让两个孩子都跟着丈夫——她担心不同姓,爷爷奶奶会有所偏爱,两个孩子长大后因此不合。

有半年时间,她和父母一聊到这件事就吵。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一些老人会指定跟自己姓的孩子继承自己财产。

有学者在苏南调研发现,有老人去幼儿园接送孩子,只接走了同姓孙子,却不管异姓孙女。

对王君而言,还有更现实的事。

如今,大儿子上一年级,住在公公婆婆家,小儿子上幼儿园,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