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典故 > 文章详情页

张震讲故事 35年后赖声川续写《暗恋桃花源》,“男神”张震首次挑战舞台剧

张震讲故事 35年后赖声川续写《暗恋桃花源》,“男神”张震首次挑战舞台剧


来源标题:35年后赖声川续写《暗恋桃花源》,“男神”张震首次挑战舞台剧  《暗恋桃花源》演出35年,各个版本迭代更新,却无法冲淡剧中江滨柳、云之凡这对恋人错失彼此的命运带给观众的情感冲击。

于是,在《暗恋桃花源》首演35周年之际,编剧、导演赖老师根据这个“留白”,续写了它的“外传”《江/云·之/间》,以江滨柳、云之凡为主角,透过书信的往来,填补了二人40年来各自的生活,并邀请到演员张震、和曾在多个版本《暗恋桃花源》中饰演云之凡的萧艾共同出演。

今年4月,《江/云·之/间》将在台北拉开帷幕。

首次挑战舞台剧的张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挑战赖声川的剧作很紧张,剧作与角色都相当经典,将全力以赴完整呈现观众心目中的角色印象。

江滨柳和云之凡,跨越40年的苦恋,令人唏嘘不已。

剧中这样写道:1948年在上海,江滨柳和云之凡在下过雨的外滩公园分别,原以为很快就会再见,没想到这一分别就是40年。

再见面时,二人早已迟暮之年。

如果你记得《暗恋桃花源》中那段关于“留白”的打趣,很容易理解江云两人分开的40年,是这部作品、也是当年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最大、最沉重的留白。

在这个时代,发出微信后没有秒回都让人耗尽耐心,也就更难想象当年通过书信联络的那个时代,千千万万如江滨柳和云之凡这样分别的恋人、亲人,该如何面对、接受别离。

值得一提的是,赖导还邀请了曾经在戏里出演过云之凡的著名演员林青霞提笔写了信。

丁乃筝也为剧中的一封书信贡献自己的笔墨。

赖导的好友、著名歌手胡德夫也确认参演该剧。

《暗恋桃花源》35周年,记录的是一个时代的故事,今年3月-4月,《暗恋桃花源》经典版、专属版也将轮番在上剧场开演。

【张震讲故事】胡子程《张震讲故事三更夜之鬼柜子》上线 新歌《只要有你》应景来袭


8月18日,由张震亲自担任编剧,侯奕含担任制片人,盛路悦担任导演,胡子程、王倾、张冉怡、谢诗煜、管博文、余昊洋、石毅等领衔主演的悬疑惊悚题材电影《张震讲故事之三更夜》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电影《张震讲故事之三更夜》以《张震讲故事》IP故事为指导,在恐怖题材的基础上,进行可信度强的悬疑搭建,梳理耐人寻味的故事脉络,在最恰当的剧情推进时机,设置高级、新颖、合理的恐怖桥段,将恐怖现象做真、做实。

通过对于执着的父爱、过错的悔悟、内心执念和人性探寻的体现,讲述极端温情的故事,最终实现”醒世”的作品意义。

  此次在影片中,胡子程扮演的人物难度系数很大,他是第一个故事《鬼柜子》里的柳潮生,对自己要求严格 ,忠诚于自己的信仰。

而胡子程也一改往日形象,以具有极强的代入感出镜。

影片上线的同时,胡子程全新演绎的《只要有你》也同步上线,与原子飞联袂演绎经典,“谁能告诉我 有没有这样的笔 能画出一双双 不流泪的眼睛”,伴随原子飞温婉的声线传递,剧中由“胡子程”扮演人物“柳潮生”的故事脉络逐渐显现,让人忘却了惊悚,心声悲怜。

“如果是这样 我可以安慰自己 在没有你的夜里 能画出一线光明”,做为主演的胡子程在这首歌中的出现,对于粉丝和观众都是一次惊喜。

“柳潮生”的无奈在《只要有你》的经典旋律包裹下愈发黯淡,也让人更沉浸其中,柜门紧锁,却与你余情未了。

如果你是张震讲故事的剧迷,不妨去关注下这部影片,去听听剧中主演胡子程的《只要有你》。


【张震讲故事】张震讲故事成大IP,任泉李冰冰投资数亿粉丝狂追


作者/王燕青 (本文原载于《南方人物周刊》 原标题《鬼才与奇葩 超级IP的意外之财》)  42岁的张震长得像个80后,头发微卷,说起话来嘴角总是带着习惯性微笑。

他曾是电台专业主持人,聊天时声音抑扬顿挫,掷地有声。

从1997年开始,张震潜心创作惊悚恐怖故事,其中的“鬼故事”更是闻名大江南北,他的作品和声音几乎让一两代中国年轻人在惊吓中体会到战栗快感。

现在他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故事品牌——张震讲故事,然后这个花花世界似乎向他伸开了双臂。

  电影《张震讲故事之鬼迷心窍》 剧照  剪90分钟指甲的女鬼  “这个投资人不一样,”这是张震和袁静见到任泉的第一感受。

袁静是张震的太太,也是经纪人。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电视机外见到任泉,还没等他们开口,任泉先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他要买下“张震讲故事”电影版权,并且连买10部。

这个决定是任泉在前一天晚上的饭局决定的,有个导演托中间人问他有没有兴趣投资。

听了5分钟,任泉觉得这是他的机会。

第二天冯寅杰他对张震说,“我要拍,就不会是一个小制作。

”他给张震开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这个价位应该就是‘张震讲故事’的电影被开发出来产生了很好的反响之后的价位。

”  为了表达对预期的信心,任泉拉李冰冰一起投资,连续5年,每年暑寒假各推出一部《张震讲故事》大电影。

张震感觉被人往前推了一大步。

他的故事在经过磁带、CD、智能手机、图书时代后,终于出现在大银幕上。

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广的范围、更多元的视角来审视他和他的故事。

他是一个以卖故事为生的创作者。

他把故事之外的商业运营交给了袁静。

“千万不要让我成为段子手!”这是张震给袁静的底线,他最怕自己的故事变成电影时成了一张一张的明信片,里面只有那些令人产生恐惧感的恐怖意象,“张震讲故事有声作品,每个故事里面都有一个典型的意象——对面楼的姑娘、原本不存在的柜子……这些东西对于那些本着投机心态做电影的人来说有着太大的诱惑力。

他们觉得只要这些东西呈现出来就特别好。

但你知道那只是画面,不是故事。

”  这几年不断有导演、投资者想要把“张震讲故事”拍成电影,袁静见了不下20拨,“(他们觉得)其实张震讲故事的部分不需要弄那么多,只要用一小块儿吓人的元素。

”张震觉得这是捞偏门的心态。

他很气愤那些投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恐怖片的价值,甚至连恐惧的根源都不在乎。

他们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短平快的商品,“没有更多的钱,又想拍一部叫座的电影,那去拍恐怖片吧。

”在市场不成熟、操作不规范的情况下,他告诉袁静要等。

常常有投资者告诉袁静,拍一部鬼片花两三百万,收回六百万就是成功。

有一次,来了3个非常激动的投资人,他们希望拍一个女鬼,“披着头发穿着红衣的女鬼,这个女鬼总是坐在主人公的床边剪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