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典故 > 文章详情页

我们的故事 万冬儿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万冬儿的故事


人民之牛 赵朴初 诗并书作品释文  1872年冬至这天,江苏清河知县万青选夫人,诞下一女婴,按时令节气,取名万冬儿。

又因排行12,被习惯称为十二姑。

万冬儿幼小聪明伶俐,深得万知县喜爱,无论走到哪里都带在身边。

在当时的清河县有一景:万知县的官轿外出访客会友,后面跟着一顶小花轿,坐着的就是万冬儿。

父亲与客人会谈时,万冬儿在一旁安静的倾听,耳濡目染,学了些处理问题的本领。

渐渐长大的万冬儿闹着老爸,进了万公馆读书识字,并显现出管理才能,从母亲手里接过总管之职,把一大家子几十口人管理的井井有条。

万冬儿25岁,由父亲作主,嫁给了淮阴县令周起奎儿子周劭纲为妻。

周劭纲性格随和,忠厚笃诚;万冬儿精明能干,在周府中姑嫂有了摩擦矛盾,都会说请十二姑来评评理。

万冬儿都处理的干净利落,让人心服口服。

35岁时,万冬儿一场大病,不治身亡。

娘家悲痛万分,要求周家置办楠木棺材,要披五层麻,漆七层漆,做像模像样的道场。

然而,已经败落的周家,食粥度日,无力按万家要求操办。

无奈之下,只好把灵柩厝于庵中。

直到28年后,万老太太去世,周劭纲用多年来攒下的一笔钱,把妻子的灵柩领回淮安下葬。

万冬儿是嫁入周家第二年时,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周恩来。

万氏长得很美,周恩来相貌酷似生母。

1945年抗战胜利后,周恩来在重庆对众多记者说:“35年了,我没有回家,母亲墓前想来已白杨萧萧,而我却痛悔亲恩未报!”此后周恩来多次表示对母亲的怀念之情。

1965年已经是共和国总理的周恩来,带头移风易俗,让侄儿周尔萃代表他回到家乡,平掉淮安的周家祖坟,棺木就地下沉,退耕还田。

母亲万冬儿的坟也被平掉了。

周恩来与鲁迅同宗同族,为北宋大儒周敦颐后代。

二人为叔侄关系,却终生没能相见。

解放后,许广平到中南海周恩来家中作客,周总理亲热的说,排起辈分来,我应该叫你婶母。

1969年“九大”期间,周恩来特地到北京饭店拜访鲁迅弟弟周建人时说,建老,我已查过,您是绍兴周氏20世孙,我是绍兴周氏21世孙,您是我的长辈,我要叫你叔叔来!  人民之牛 李桂强书  1976年1月8日,世界上一盏智慧之灯熄灭了,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万众敬仰的周总理与世长辞,他一生无子女 、无房产、 无墓地 , 两袖清风,鞠躬尽瘁!2021年3月5日,是这位伟人诞辰123周年。

【我们的故事】白毛女的故事


说起白毛女,从前音乐课学到那两句“北风那个吹”“扯起三尺红头绳,给我戴起来”,就连钢琴旋律我都还有印象,后来听父母提到杨白老喝农药。

我很好奇杨白老是谁?他为啥这么想不开要喝农药?  慢慢地,我捋清楚了白毛女的故事:  白毛女的由来  1940年代,晋察冀地区农民口中流传着一个神秘白毛仙姑的传说,说仙姑百灵百验。

当时有人为了破除迷信,写了篇文章《白毛仙姑》。

1945年,这个点子被延安鲁迅艺术学校拿去拍成歌剧,内容切合斗地主与推土改的时代意义,很快火爆全国!其后电影,芭蕾舞剧等形式都被演绎出来,红极一时。

白毛女真有其人其事吗?    电影版白毛女  四川的罗昌秀一直被当作白毛女的真实原型,但她下山已经是50年代,此时白毛女早已风靡全国。

难道是文学作品与现实碰巧撞上了?或者说罗昌秀入山引发了仙姑传说,又从四川跨越千里,口口传递到了河北?这至今还是个谜团。

  “仙姑”罗昌秀    白毛仙姑的山洞  华三川笔下的《白毛女》故事  本期带来的是根据1950年电影版编绘的白毛女彩绘连环画,由海派大师华三川执笔,60年代作品。

  主要剧情:女孩喜儿被地主黄世仁霸占。

喜儿她爹杨白劳想不开,喝农药自杀,喜儿的未婚夫大春被逼逃走,喜儿逃进山里做了野人,十几年过去白了头。

直到大春带着解放军打回来才下山报仇。

  这是故事发生的村子,田野里黄澄澄的谷子,都是黄世仁家私有的。

全书色彩明快,几乎没有动用浓艳的配色。

“我等着吃你们的喜糕呀”  王大娘和杨白劳早就有意让喜儿与大春结亲。

边上抽烟那个是朋友老赵。

  自打看到美丽的喜儿后,地主黄世仁贼眼就挪不动了,他和狗腿子穆仁智商量着怎么把美丽的喜儿盘过来。

  杨白劳还清了旧债,又添新债。

穆仁智眯着眼打量着水灵的喜儿,巴不得杨家多欠些。

(杨白劳这一目光呆滞的贫苦老农形象让人心生怜悯。

)    为了还债,大春和喜儿日夜不停地干活,砍柴、采药、捡鸽粪,每天累得不能动弹。

两家人终于凑够了债款,打算年初一在这半间草屋里,给喜儿和大春办喜事。

  年三十晚上,天降大雪,杨白劳买不起新袄子,给女儿买了红头绳,大春给媳妇买了红绒花。

喜儿又羞又乐,转身躲进了屋里。

  喜儿剪起窗花鸳鸯,心里美滋滋的。

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她的笑容。

  杨白劳把利息还给了黄世仁,黄把眼一翻:“怎么?不是说好本息一次还清吗?”    “东家,要我连本带利还清,拆了我骨头也还不上啊!”杨白劳哀告说。

而穆仁智不由分说,让他拿喜儿抵债。

“我找人说理去!”  “咱黄老爷就是二县长,你找谁说去?”  杨白劳气晕过去,被强按了手印。

(这里的炭火烟……


【我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