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典故 > 文章详情页

故事会 故事会:假游

故事会 故事会:假游


穿过一条松林路,便会来到一个神秘小区。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小区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它的北边是一片乱坟岗,乱坟岗被高低不一的松树包围着。

  尽管如此,小区还未建成之际,房子已经被抢购一空。

也许是因为价格便宜,环境优雅僻静。

但多数买房者多是外地的农村人,想在城市扎根。

这是最佳选择。

开发商计划明年开春时节交房,因此热闹必然会充斥整个小区,也会感染周边。

小张一家便是这众多购房者其中之一。

这天雪化融尽,阳光回暖,正是元旦假期,小张与姐姐和妈妈一起来到这里看房。

这时的小区已经落成,外观上已经说明入住时机的到来。

三人在周边转了转,发现了一个小商场,只是这个小商场目前很荒凉。

走着走着,三人不觉间来到北面的乱坟岗。

这乱坟岗的坡度较高,也高于地面五十米,因此南面的小区尽收眼底。

小张的妈妈在一棵松树下摆好姿势,让小张的姐姐给拍照,小张则在一边望着天空发呆。

这时一阵寒风吹过,刮在脸上如刀子割。

在山坡的另一半一个古宅若隐若现,就像让三人故意发现似的。

小张率先走进去,后面跟着妈妈,然后是姐姐。

宅子的中间有一个四方格五米长大小的磨盘,走廊里有四个参天大柱,是用朱砂红漆的。

堂屋门口的两侧是石狮,雄伟壮观。

三人看得正惊奇,这时从堂屋里走出来一个僧人,走到三人面前做了一个揖,说道:“施主请。

”  小张很是疑惑,像是有人在等待他们。

便紧跟僧人后面,不一会儿通过一个阴暗的甬道,三人来到一个隐秘的卧室。

卧室里非常亮堂,两排蜡烛异常耀眼。

床的前面有一个伏案,上面放着毛笔与宣纸,墙壁上则有一副仕女图。

僧人转身离开,将门合上。

小张的姐姐非常新奇,欣赏着这一切,然后睡着了,被小张的妈妈扶到床上,然后小张妈妈坐在一张古朴的椅子上,看见眼前有一把古扇,拿起来就扇风,这扇子上画着梅花。

小张对毛笔与宣纸有兴趣,便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做起画来。

三人玩得都非常尽兴,过了许久,才发现屋内变得黑暗,原来蜡烛都燃烧尽了。

三人从卧室里出来,按原路返回。

走着走着,三人又到了乱坟岗,回头一望,那古宅就消失不见了。

然而,在现代都市中,我们生活的已经很现代化了。

【故事会】故事会:借光


白家是外来户。

白家的人口至今繁衍五代。

这在毛庄显得格格不入。

毛庄的人有一多半对白家都有敌意。

  有一年天大旱,家家都在抗旱,过了一个星期河水就被抽干了。

这种情况百年未遇。

田野中间有一口老井,是白家的。

然而这口老井有个规矩,三十年才能启动一次,让白色的阳光照进去,仅仅一天时间。

对于白家来说,这个规矩成了迷信般的信条,保佑白家繁衍生息。

否则,就会受到诅咒。

老井被一个三米厚的石墩掩盖着。

每年立夏之日,村民们能听见老井下面水流波动,哗啦啦的响,尽管天未下雨,所以这口老井更加邪乎。

粮食是村里生活的来源,没有水意味着没有收成,那饥饿就会毁灭生命。

村里毛家的人中有威望的一部分人,一经商量想出了个点子,那就是借老井的水渡过难关。

白家的多数人自然不愿意,目前最有辈分的白鸭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后默然不作声。

他看着屋子里的几个当家人争吵的面红耳赤,同意者认为这是与毛家人建立关系的最佳契机,会取得以后的发展,反对者自然道理也充足,一旦开启石墩,有什么灾难谁也说不定。

白鸭老爷子眯着眼假装睡着,这时一个重重孙子趴在自己的耳边,说道:“老爷爷,天上的星星真好看。

”  白鸭老爷子出了门,跟着孙子后面,看了一会儿星星,反身回到屋里,一声令下:“让毛家移墩取水!”  第二日,毛家人率先听到消息,便都去了老井旁。

准备好工具后,毛家人要大干一场。

这时毛家人中最有威望的毛鸡老爷子说道:“慢,先烧黄纸。

”  其中有一个人说道:“这白家人很识相,再晚会非得轰到他们门口。

”又一个人说道:“要不要放一挂鞭炮?”  在场的人,立刻呆住,片刻无言。


【故事会】消防故事会 | 总有你最爱的一幕


第一幕 入戏太深  这天,消防员小东找上老消防员老白,“老白,你有没有看见哨兵登记本。

”老白挺直了腰板,两眼睁圆,充满魄力,“我们作为一支国家队、主力军,时时刻刻处于为人民冲锋在前的备战状态,只是小小的哨兵本,你怎么就能找不到呢?”说完,就从学习室抽屉里拿出本子来。

  在小东一脸呆滞的时候,旁边的战友为他答疑解惑,“最近要过节,队长看中了老白的表演能力,让他上个场活跃气氛,昨天晚上一直到11点,他都还在排练呢。

”  第二幕 手机碎屏  张班长这几天心情很糟糕,因为他心爱的手机碎屏了。

接下来几天,张班长茶饭不思,连每天必打的篮球都懒得去了。

这可苦了隔壁班的同期消防员老刘,他俩棋逢对手,原来天天杀得热血沸腾,如今张班长打不了球,他也苦恼不已。

老刘忍不住找到张班长,说:“碎个手机屏,至于吗?”  张班长摇摇头:“一个月前才买的新手机,我心疼啊!”  老刘吃了瘪,回到宿舍里,看到新消防员小伟,便嚷道:“小伟,过来,陪我打个球!”  小伟不情愿地放下手机,噘着嘴说:“老刘,我们不在一个等级,有啥意思?您去找张班长啊!”  “他肯陪我,我还找你这个小菜鸟?”接着,老刘把张班长手机碎屏的事,跟小伟说了一遍。

小伟想了想,说:“我有办法,能让张班长主动过来找您打球!”  “怎么可能?”  “老刘您等着瞧吧!”    第二天看过新闻联播,正是自由活动时间,老刘出宿舍,被迎面而来的张班长拉住了。

张班长虽然绷着脸,却难掩喜色:“走,老刘,我们打两把,好几天没跟你打球了,我浑身难受!”  老刘内心嘀咕道:小伟这小兔崽子,还真有办法啊!  痛痛快快打完球,点过名,老刘急不可耐地问小伟:“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  小伟得意地说:“我替您打印了张寻物启事,贴在了楼下。

”  “我没丢东西啊!你写了啥?”  小伟狡黠地一笑,说:“我写的是——年前花六千元新买的手机昨夜不见了,如有人看见,请联系三班老刘,而且还附上一张碎屏的照片……”  第三幕 写作窍门  何大志是队伍里的新闻报道员,他整天忙着找素材、投稿,在宣传圈里混了个脸熟。

何大志的作品屡屡发表,在多个新媒体获得多项奖励。

最近,恰逢队伍外出驻防。

当天,何大志就整好了驻防、防火宣传、驻防训练等多篇的文章,发表在总队新媒体。

看了这些文章,和他一起办公的战友杨伟被深深震撼了:“我要编写一篇文章,从出文章、修改到审核,至少要半天才出成果,你是怎么做到的?”    何大志得意地说:“知道我为啥写得快吗?我有窍门!嘿嘿……”他指了指面前的电脑。

杨伟把脑袋伸了过去,只见电脑桌面有一个文件夹,名称是“新作提纲”,杨伟好奇地看了起来,心中不由得佩服,基本上,这里基本囊括了队伍里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