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姚大榜 湘西悍匪姚大榜 家传24代 代代为匪 土皇帝也就这样子了

姚大榜 湘西悍匪姚大榜 家传24代 代代为匪 土皇帝也就这样子了


在清末平易近初谁人社会动荡的浊世,应运而生不只有军阀,另有悍匪。

而匪贼最多的处所除了西南便是湘西。

湘西因为山高林密,沟深洞多,一度成为绿林悍匪们的乐园,姚大榜便是个中的佼佼者。

(《乌龙山剿匪记》里的巨匪田大榜便是以姚大榜为原型的。

)昔时湘西匪贼有十万之巨,而姚家则是世代为匪,曾经相传24代,专以打家劫舍、舍己为人为生。

出生于这样的家庭,姚大榜自幼粗通为匪之道,是生成的匪元凶棍。

16岁时,姚大榜又进入贵州讲武堂学习,习得了一身好技艺,身手了得,大步流星,能徒手追上并捉住疾奔的恶犬。

姚大榜很早便占山为王,烧烧抢掠,无所不为,为害一方。

光他侵占跟销毁的平易近房就到达了数千栋,搜刮强抢的财帛更是成千上万。

最令人切齿痛恨的是,姚大榜淫邪无度,最喜奸·淫之事,除了侵占的好多少房压寨夫人,被他凌辱过的良家男子更是有上百人。

凭着狠辣的手腕,姚大榜的权势一直强大,很快成为名震湘西的悍匪头子。

他独有两栋别墅,一栋本人住,一栋给姨太太们住,还有良田1200多亩,当然,都是掠夺而来的。

至于财帛,更是无奈计量。

总之,姚大榜这个匪贼当的,有钱有闲,另有数百打手小弟常年追随服侍,更有妻妾成群,左拥右抱,日子过得比天子还洒脱自由。

姚大榜能在浊世里久破没有倒,这与姚家家传的“保命秘笈”毫不相关。

姚大榜是个非常多疑谨严的人,他不只常年枪没有离手,并且睡觉时总要把一根点燃的线香捆在手指或脚趾上,这样一来,过一段光阴,等线香燃尽就会烧到姚大榜,姚大榜惊醒后则会换一个处所睡觉,一夜如斯转移屡次,让狙击者无从捉摸。

关于姚大榜的多疑,另有一个小故事。

一次,姚大榜与一位主人谈事件,期间主人因伤风打喷嚏,以是想掏兜拿手帕遮挡擦拭一下,多疑猜疑的姚大榜误认为他要掏枪谋杀本人,于是先下手为强,一枪将主人击毙。

部下听见进屋,反省遗体后才发觉,主人刚刚刚刚伸入兜中的手里握着的只是一方手帕罢了。

姚大榜就凭着这种谨小慎微的脾气,为害一方50年而没有倒。

直到解放后的1950年,解放军动员了“雪凉合围”,将占据在湘黔边界的5000多名匪贼一举剿灭,姚大榜也死在个中,就此走完了他罪行的平生。

【姚大榜】湘西巨匪姚大榜的身世如何?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提及湘西,人们起首想到的很可能是沈从文笔下谁人人美、景美的湘西世界,但从汗青上看,解放前的湘西实际上是天下匪贼最集中的地域之一。

昔时,沈从文实际上也跟匪贼有必定的关联,他的堂兄是匪贼,他本人在帮会里也有地位,而他笔下十分精美的凤凰城,汗青上民俗也是非常的彪悍。

新中国成破伊始,湘西匪患局势异样严重。

有材料显示,昔时在湘西啸聚山林的匪贼多达10余万人,一些惯匪、顽匪与公民党间谍组织暗里勾搭,企图立坏本地的社会波动,尤以姚大榜跟覃国卿两大匪首为最。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月,出现出许多以湘西剿匪为题材的影视作品,生动再现了新中国成破之初,人平易近解放军追剿湘西匪贼的那一段特别的战役岁月。

这些影视剧,都是依据昔时湘西剿匪的真实汗青事情改编。


【姚大榜】揭秘:湘西土匪姚大榜是怎么覆灭的


湘西,位于湖南东南部,包含明天的土家、苗族自治州、怀化、张家界辖区等22市县。

这里阵势峭拔、交通没有便、文明后进、信息闭塞、地盘瘠薄。

在这里,匪贼的汗青能够上溯多少百年,而且世代相袭,他们往往划地为王、烧杀抢掠、奴役庶民、无所不为。

姚大榜,字必印,号占彪,1882年生于湘西晃县(现新晃侗族自治县)方家屯乡杨家桥的牯牛溪。

过后公民当局能干,对于处所管制有力,社会秩序根本靠官方的帮派、匪贼维持。

而晃县地域乡村更是如斯。

对于他来说,当匪贼并没有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

姚大榜本来并没有叫“大榜”,由于他小时分长得浓眉大眼,楞头楞脑,两腿滚圆,两个膀子尤其粗大,怙恃特殊心疼他,就叫他为“大膀”,“膀”、“榜”谐音,因而得了“姚大榜”这个名。

姚大榜长大成人后,外表看下来特殊凶险:高颧骨、大嘴巴、厚嘴唇,下巴像把铲子似的朝前凸出一大截,两个腮帮子凹出来又像猴,除了两颗大门牙外,其他的牙齿都失光了;鹰勾鼻子,多少根既长又黑又粗的眉毛,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布满了杀气。

因为一个哥哥新近短命,姚大榜自小便养尊处优,少年的时分就养成了好吃懒做、吃喝嫖赌的坏缺点。

他读过学堂,认得多少个字,看了些杂七杂八的书,但好的没学会,却把绿林好汉舍己为人的那一套本事学会了,并把那些杀人的草泽豪杰称为“能人”,萌生了要做“能人”的动机。

姚大榜16岁时,进入贵州讲武私塾学习。

在哪里,他学会了一套耍刀弄枪的本事,而且行走如飞,爬山犹如走平川。

传说他年过花甲后,仍能步履如飞。

有一次,他跟部下多少人从芷江回晃县路中,瞥见一条狗在后面跑,便问部下:“谁能把后面的狗捉住必修”世人个个摇头,认为他是说着玩的,谁想姚大榜卷起衣袖,三步并两步向前追去,没有一下子便将狗抓回,部下见了都惊诧没有已。

姚大榜舍己为人,终日生涯在紧张的氛围之中,养就了机警、诡黠、奸滑跟没有等闲信任他人的特性。

为了免遭意外,他每晚睡觉前,老是把线香切成多少寸长一段,将一截点燃捆在手指或脚趾上,作为他的报警器。

等香烧得手或脚烫时,他便惊醒调换睡觉处所,往往一夜间转移好多少个处所使狙击者无从捉摸。

这也是他门第代为匪的传家宝。

他与人谈话,也总手没有离枪。

说来好笑,像姚大榜这样的人物,竟然还建起了“愿望小学”,本人当校长,请周边的孩子们来念书,一钱不受。

这是坏事,但这座黉舍同时也是姚大榜的分赃窝点,每到夜幕来临,一伙匪贼就在黉舍的教室上朋分抢来的金银玉帛。

1949年冬,人平易近解放军进入晃县剿匪,姚大榜回绝人平易近当局跟部队的政治争夺,伙同其余匪股拼集“芷晃剿共游击总队”,垂死挣扎,其宗子姚应科曾就读于贵阳大学,思惟提高,劝他放下兵器接受广大处置,他非但没有听,还立口痛骂姚应科是孝子,说:“人说虎毒没有食子,明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