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典故 > 文章详情页

民间故事三百篇 民间故事:哑女伸冤

民间故事三百篇 民间故事:哑女伸冤


话阐明朝时,华阴县有个墨客叫郭昌,很有才干,少年中得秀才,但家景清贫,有力考取功名。

本地有个大族客人张宏,敬慕郭昌的才干,便请他去家中做学堂先生。

郭昌为人仗义,在教授的同时还专为庶民写诉状。

一日,郭昌带着新婚老婆莫氏去岳父家,回来的路上见路边躺着个六七岁的小托钵人,衣服褴褛,岌岌可危。

匹俦二人将小托钵人抱回家中救治,救醒后发觉是个女娃,问她名字,女娃只说本人叫宁儿,从小就没见过爹娘。

匹俦见宁儿不幸,沿街乞讨一定饿死,二人婚后也无子女,就收了宁儿为养女,郭昌为宁儿上了户籍,更名郭宁儿。

宁儿十岁时,郭昌为一庄家写了份状子,告大族令郎李善财强占地步,还殴伤人命。

葛县令青明,徇私法律,严令李善财退还地步,赔付财帛。

李善财作威作福惯了,此次丢了脸面,便把冤仇放在了郭昌身上。

这年隆冬,天干物燥。

一日晚间,宁儿拿个布袋跑进来捉萤火虫。

忽然,宁儿发觉自家的屋宇着了火,便扔了布袋往回跑,快抵家时看到李善财带着自家下人李成、李赶跟赵三从自家院中跑了进来。

宁儿顾没有得她们,撕开嗓子大呼:“着火啦,救火啊!”同乡们听到吆喝,都跑了过来,一同救火。

宁儿跳进院中的水缸里,沁湿了身材,冲进屋内。

宁儿见郭昌匹俦倒在地上,应该是被烟熏晕了。

宁儿跑从前抓着二人的胳膊往外拽,然而宁儿才十岁,那里拽得动啊。

此时屋顶轰然坍毁,宁儿被埋在了上面。

没有一下子,大火被灭失了,同乡们着手把郭昌匹俦跟宁儿拖了进去,不幸顾昌匹俦未然断气身亡,宁儿则另有气味。

宁儿醒来后,发觉躺在街坊家里,乡邻们围在周围。

宁儿想赶快奉告同乡们是李善财点的火,谁知喉咙痛苦悲伤,说没有出话来,本来宁儿被烟熏成了哑巴,小宁儿急得直落泪。

越日,同乡们一同埋葬了郭昌匹俦。

张宏得知郭昌家掉火,郭昌匹俦身亡,心里也很悲哀。

于是就把宁儿接到府中找郎中诊治,郎中看完后,说宁儿的嗓子受伤严峻,当前很难启齿谈话了。

张宏就把宁儿留在了府中,给本人十三岁的女儿月莲做贴身丫鬟。

张宏对于宁儿像对于女儿般照料,没有让她干活,只做女儿的玩伴儿。

郭昌逝世,张宏便另请了位先生教儿子女儿念书。

光阴久了,张宏发觉先生教课时,宁儿也坐在教室上,并且听得特殊当真。

张宏便问:“宁儿,您也想念书吗?”宁儿拿来一支羊毫跟一张纸,在下面划来划去。

张宏看完笑着说:“我清楚了,宁儿是要学写字是吧?”宁儿笑着点了拍板。

张宏很喜欢宁儿的长进心,于是就交接先生辅导宁儿念书写字。

人不知鬼不觉过了四年,宁儿十四岁了,出落得正经奇丽。

先生对于张宏说:“张员外,你府中的这个丫鬟宁儿是我见过的最当真的学员了,写的一幅好字,做的诗也像模像样,惋惜没有能谈话,没有然的话真是出路无穷,说没有准会成为今世李易安了。

”张宏听完叹了口……

【民间故事三百篇】还债(民间故事)


清朝初年开封府产生了这样一件怪事:城里有个豪富商叫孙没有二开的是粮行分店遍及河南全境。

又由于他乐善好施扶危济困,人称孙大恶人。

此日孙大恶人刚刚从关帝庙烧香进去,迎面遇见了一个托钵人。

说也怪,托钵人见了孙恶人先是打个激灵,紧接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就像两把铁钩子巴不得勾出他的五脏六腑看得孙恶人不寒而栗。

孙恶人细心打量托钵人,并没有意识,便认为是讨钱的,于是取出一两碎银子递从前。

哪知托钵人手一挡,仍是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死死盯着孙恶人,看架势巴不得生搬硬套了他。

孙恶人真胆大了,扭头一溜小跑走了。

没有知跑了多永劫间转过一个墙角,见托钵人没追下去,孙恶人蹲上去倚着墙角“呼哧呼哧”喘粗气。

正在这时瞥见地上有两只泥脚,抬眼一看托钵人阴差阳错地站在眼前仍是那样死死盯着本人。

孙恶人还想跑,可连惊带吓腿肚子直打颤,哪还挪得动半步!这时,托钵人忽然跪上去抱住孙恶人的腿号啕大哭…..哭声引来很多多少人,见一个托钵人抱着孙恶人哭得死而复活忙问咋回事孙恶人说基本没有意识。

有个清楚人看进去了,说:“孙恶人,托钵人和您讨钱呢施舍一点吧完了就没事了!”孙恶人一听这话,取出了五两白花花银子托钵人呢绝不客套地接过了银子。

就当人们认为万事大吉的时分,突然乞巧狠狠把银子掼在地上,接着跪上去抱住孙恶人的腿继续哭。

两个年青后生看没有惯了,站进去抱打没有平:“您个乞食的,人家一没有该您、二没有欠您给您五两银子已是大恩盛德了莫非您还想要人家的粮行!”两个后生本是气话,没想到托钵人“蹭”地蹦起来说:“对于我便是要粮行!”两个后生哈哈大笑,用手戳着托钵人的额头:“您怕是想银子想疯了吧,来吧,我们经验经验这个贪婪的家伙!”孙恶人急忙拦住世人,说:“别急别急,咱再问问,他凭啥要我的粮行必修”后生们住了手,眼睛一齐聚向托钵人。

托钵人镇定自若地扫了世人一眼,而后指着孙恶人说:“凭啥必修他是我爹!”后生们一齐愣在本地孙恶人更是满头雾水。

仍是上岁数的人处事稳当,一个斑白老头问:“您往年多大岁数了必修”托钵人说六十。

托钵人话音刚刚落,世人捧腹大笑。

咋回事必修由于孙恶人往年刚刚刚刚五十,有六十的人认五十的人当爹的吗必修纯洁胡言乱语!于是一顿拳脚赶跑了托钵人。

孙恶人本认为事件停止了,过多少天又在街上遇见了托钵人,这回托钵人没有哭了,只是远远地随着,到了一个寂静地,他下去拽住孙恶人的衣袖,说有件货色相送。

说着取出一把冥纸放在孙恶人的脚下,而后跪上去点燃了冥纸,边烧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事要搁在他人早七窍生烟了:活得好好的烧冥纸这没有是咒人死吗必修可孙恶人心善不穷究上来而是蔫头耷脑地回了家。

回家后就病倒了。

事件远没停止,多少天后的一个大朝晨,店员慌张皇张跑进内宅,说大门口摆着……


【民间故事三百篇】民间故事:巧娘子


唐朝时代,剑州有个名叫王缙的墨客。

这一日,王缙追随母亲前去阿姨家做客,席间,一桌子的甘旨好菜惹起了王缙的注意。

这王缙并没有是个注重口欲之人,可本日这桌菜油腻雅致,搭配相宜,每一盘菜都像是一幅花鸟山川,特殊合乎王缙的品尝。

王缙不由鼓掌称颂:“妙啊,得要怎么蕙质兰心的人儿,能力做出这样一桌心旷神怡的菜呀!”母亲含笑:“缙儿,您喜欢吗?”“喜欢,真是太喜欢了!”这时,姨母含笑从屋外牵入一个羞答答的女人。

女人名叫冯翠萱,乃是阿姨夫家何处的外甥女,翠萱的父亲往年可怜病逝了,母亲便带着她回了外家小住,同时也拜托亲戚们给翠萱寻一户坏蛋家。

明天母亲带着王缙表面上是做客,实则是来相亲的。

母子俩进门后,翠萱躲在门后,对于风采翩翩的王缙一见倾心,因而,她亲自下厨,做了一桌精巧的佳肴,以此表白本人的情意。

如今,王缙见到温婉秀美的翠萱,不禁在心中感慨:“妙啊!妙趣横生!”俩孩子一见钟情,半年后,王缙欢欢欣喜地将翠萱娶回了家。

婚后,翠萱体恤入微地照料着王萱,没有止厨房里为他洗手做羹汤,书房之中也时常红袖添香,伴读阁下。

王缙时常为这样一位生涯跟精力上的伴侣而感慨:“娘子身上另有几才干是为夫所没有晓得的?”惋惜,好景没有长。

婚后三个月,王缙便要上京赶考了。

临行前,王缙是百般没有愿,万般没有舍。

翠萱掩住心里的惆怅,激励道:“去吧,好男儿志在四方。

”王缙这才依依没有舍,一步三回首地分开了家。

剑州离京城较远,王缙一路风尘仆仆赶到长安,实现测验,再等候着放榜,已是好多少个月当前了。

终于,榜上去了,王缙名落孙山。

他本就有意政界,因而心里一点都没有惆怅,再加上惦记着家中的翠萱。

第二天,他便拾掇货色预备回家了。

王缙归心似箭,抄了一条近路,那巷子比之前的官道要偏远许多。

此时正值天宝年间前期,阅历过安史之乱后,各地伏莽丛生。

这一天,王缙行至一处山谷,可怜碰到了匪贼。

原来依照以往的常规,匪贼们是没有会等闲打劫赶考墨客的,可这一次,由于山上刚好缺一个管账先生,王缙就被匪贼们一窝簇拥上了山。

匪贼头子也姓王,名叫王彪,王彪脾气虽粗暴,一生最敬仰的倒是念书之人,又见被抢下去的王缙是本人同族,便叮嘱阁下好生照料着先生。

就这样,王缙入了匪贼窝,成为个中的一员,他想归去,可寨子守卫威严,要想逃进来是基本没有可能的。

这一天,王缙去王彪的房间禀告事件。

突然,后面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王缙恍眼一看,那柔美的背影像极了他的翠萱,再转念一想:没有可能,翠萱应该还在家渴望着他归去呢,怎会涌现在这匪贼窝,定是本人日思夜想发生了幻觉,将此外姑娘看做了翠萱。

王缙一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