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争风云 > 文章详情页

中苏战争 粟裕考察西北边防后质疑林彪:人造山是形式主义,打起仗来没有用

中苏战争 粟裕考察西北边防后质疑林彪:人造山是形式主义,打起仗来没有用


文/李洋粟裕大将一生战功卓著,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因为一些原因,他的后半生不是那么为人所知,1958年他被扣上“军事教条主义”的帽子,随即卸任总参谋长,那么此后粟裕又做了什么呢?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这样一段不太为人所知的历史。

一、考察华北和西北边防的历史背景1969年的珍宝岛事件,使得中苏两个大国的关系空前紧张,苏方在边境上陈兵百万,一时间整个中国的局势都非常紧张。

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此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以“进山、钻洞、靠边”六字为原则,将我国沿海地区的工业全部搬到内陆以防止苏联空军的轰炸;工业内迁的同时在东北、华北、西北边境线上修建大量的国防工事,希望能够在未来的战争中迟滞苏军的装甲部队,为主力部队向水网河道密集的长江中下游地区转移争取时间;在北京西山召开最高级别军事会议,商议未来中苏战争的具体问题,如作战部署、具体打法、指挥员委任、中央领导同志的疏散地点、疏散方式等。

“文化大革命”对我国的工农业生产造成了很大的破坏,特别是一些需要保密的军工企业,在混乱中时常发生机密文件丢失、被焚毁的事件。

面对这种情况,周总理非常着急,遵照毛主席的指示,他在国务院成立了国防工业军管小组,对全国重要的国防工业基地实行军事管制,避免它们遭到破坏,而这个军管小组的组长,就是时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粟裕。

◆1960年代末修建的防空洞。

粟裕在管理国防工业方面做得很出色,1970年1月,全国重要的国防工业基地基本恢复生产了,粟裕就准备交了担子继续回军科院工作,但就在此时,周总理的命令来了:粟裕同志暂不回部队,留在国务院工作。

面对这道命令,粟裕很为难,他亲自去找周总理说:我打了一辈子仗,不会搞地方工作。

周总理说:不会搞可以学嘛!最终粟裕服从了总理的命令,但他说:请您代我向毛主席报告,将来一旦打起仗来,我还要重上前线!周总理见他放不下军事工作,告诉他说:你关心国防,我给你创造个条件,你去西北、华北边疆走一走,一方面学习地方工作,一方面了解边防情况。

除了让粟裕学习地方工作经验外,总理还有一层考虑没有说出来:粟裕是军事人才,但性格比较直,把他派出去搞调查,可以防止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向他发难、搞他的“黑材料”。

在这样的背景下,粟裕开始了一场长达50天、总行程7000公里、跨越5个省份的边疆调查。

二、粟裕考察西北及华北边防的具体经过粟裕是一名职业军人,当时在国务院业务组工作时,总理说可以挑选几个熟悉的行业来管,粟裕就挑选了与军事密切相关的运输、邮电和工业三个部门来主抓,这次去边境考察,正好充实他的管理经验。

◆“文革”时期的粟裕将……

【中苏战争】珍宝岛复方芩兰口服液纳入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


珍宝岛复方芩兰口服液纳入《黑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2021版)》日前,黑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下发关于印发《黑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2021版)》的通知,通知将珍宝岛复方芩兰口服液纳入确诊病例轻型患者在临床治疗期的推荐中成药。

复方芩兰口服液作为具备确切抗病毒疗效的中成药产品,由金银花、黄芩、连翘、板蓝根四味中药组成。

四药合一,协同增效,表里双解,全面对抗病毒侵扰。

据了解,在2020年新冠病毒肺炎防控期间,《黑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第二版)》及《黑龙江省新冠肺炎中西医结合防治专家共识》中,均将复方芩兰口服液列入推荐中成药制剂目录。

并已在湖北等省份部分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及临床治疗期患者,通过临床反馈,复方芩兰口服液中西医结合疗法能有效改善确诊患者的临床症状,用药 3~ 5 天后,咳嗽、咽痛症状明显减轻或消失,体温恢复正常。

同时,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开展复方芩兰口服液对人冠状病毒肺炎疫毒袭肺证治疗作用的研究中,采用单纯人冠状病毒感染小鼠肺炎模型、人冠状病毒肺炎寒湿疫毒袭肺证小鼠病证结合模型、人冠状病毒肺炎湿热疫毒袭肺证小鼠病证结合模型,评价复方芩兰口服液对人冠状病毒感染的治疗作用。

实验结果表明,复方芩兰口服液对小鼠人冠状病毒肺炎疫毒袭肺证有较好的疗效,可能通过抑制肺组织病毒复制,改善胃肠道功能,增强机体免疫能力,降低肺细胞炎性因子表达发挥作用。

通过实验数据证明复方芩兰口服液有效成分可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状具备相应治疗作用。

在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的特殊时期,除必要的日常防护外及尽量少出入人员聚集区域外,家中更应常备复方芩兰口服液等具有抗病毒作用及清热解毒功效的中成药,这是对自我的负责,也是对家人的负责,更是对社会的负责。


【中苏战争】当年西方的反坦克利器,如今却造福了中国,专门训练女飞行员


上世纪80年代,中美“蜜月”期间,我国从欧美零零散散地购买了不少武器。

例如从奥地利引进的105mm L7线膛炮,从法国购买了100mm紧凑型舰炮、“海响尾蛇”防空导弹、“超黄蜂”直升机(直-8)、“海豚”直升机(直-9)等,除了这些武器之外,其实我国还从法国购买了一款装备,这就是SA342L1“小羚羊”武装直升机。

这款装备在我军中的存在感并不高,并没有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

当年我们引进这批直升机,是为了评估武装直升机的必要性,所以没有引进太多客观来说,当时从欧洲引进的不少装备都得到了很大的应用,例如从法国引进的100mm紧凑型舰炮,由于法国提供的资料比较全面,我国将其吃透后推出了PJ-87式100毫米单管舰炮,直-8和直-9更是成为了我国的主力直升机,在陆航和海航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基于“海响尾蛇”防空导弹国产化的海红旗-7,几乎成为了当时我国驱护舰上的标配,但“小羚羊”武装直升机却默默无闻,只引进了8架左右,并没有后续的引进和仿制计划。

“小羚羊”武装直升机主要用于模拟对抗,并没有在我国批量列装,所以只购买了8架,法国人比较失望当时法国“宇航”公司极力推销这款武装直升机,希望我们可以多买一些。

但无奈的是,上世纪80年代,我国外汇储备极为有限,都要用在刀刃上,所以这批直升机只购买了8架,主要用于摸索武装直升机的使用方式,并用作模拟对抗训练,虽然说这笔订单数量稀少,但作为我国接触的最早的武装直升机,“小羚羊”为我国陆航积累了宝贵而丰富的经验,为日活我国列装武直-10和武直-19铺平了道路。

退居二线后由于飞行性能优良,成为了训练新飞行员的利器,这张照片也算是展现了军记的传统艺能,拍的好难看目前,我军装备的“小羚羊”武装直升机已经全部退居二线,很久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了,不过此前军视网报道了陆军首批10名女飞行员首次单飞的新闻,新闻中出现的正是久违的“小羚羊”武装直升机,作为我国装备的首批武装直升机,“小羚羊”服役30多年后已经稍显老旧,但优良的飞行品质和低廉的使用成本使得其退居二线后,也能够为陆航培训女飞行员。

由于采用了涵道尾桨设计,“小羚羊”直升机的安全性很好,高速飞行能力也很不错事实上,“小羚羊”直升机拥有诸多型号,我国引进的SA 342L是70年代诞生的专用武装型号,主要就是用来执行反坦克任务的。

原版的SA 342L直升机搭载的是法国与德国联合研制的“霍特”有线制导反坦克导弹。

我国引进后,为其搭载的是“红箭”-8反坦克导弹。

搭载红箭-8和机炮吊舱的“小羚羊”直升机当年法国研制该型直升机,主要是想替代其此前装备的云雀III型直升机。

“小羚羊”优良的机动性也是继承于云雀系列直升机。

该机价格低廉,远销多个国家,而且曾经创下了不少飞行记录。

法国飞行员……